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痞在校园

特种兵痞在校园 第19节

空荡荡的车中,乘客听到了林西凡的这句话,差点就笑喷了,心想这家伙够牛的。不过其实他们心中对那即将上车的五个流氓印象也不大好,那司机甚至还经常能够看见他们在这棚户区一带溜达,所以林西凡这样做,他却并没有出声阻止。

五个流氓面面相觑,他们自然也看见了空荡荡的车厢了,但是他们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跟自己五人这样说话,五人脸上的神色可就精彩了,为首的一名打着耳钉的黄头发少年更是愤怒:“***你找死是不是啊?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五霸的大名?”

“五霸?”林西凡这下可差点就笑抽了,就这样五个小混混竟然也敢说五霸?“五霸我没看见,五只老鼠我倒是看见了,好了,别在这里啰唣,坐下一班车去。”

“呃?”五个流氓竟然被称为五个老鼠,这下他们总算是知道这家伙就是要给自己找难堪的了,于是就要一拥而上,将眼前这拽得不得了的小子狠狠的揍一顿。可是,为首的那名耳钉男刚刚接近,就受了林西凡的一个窝心脚,整个人被踹出去老远。

剩下的四名小混混见对方一脚就将自家老大踹掉了,登时也不敢上来了。林西凡冷哼道:“早叫你们坐下一班车,你们偏不信。”说着就转身进入车中。

司机见那四名小混混你看我我看你的,似乎已经被吓怕了,也不敢上来了,于是就关上车门,公车便渐渐的使了出去。车中的乘客看见林西凡笑嘻嘻的走进来,都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林西凡。

蔡萍拍拍女儿的手,问道:“蓓蓓,林大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一个孙子啊?好霸道的脾气啊!”

钱蓓蓓笑道:“我也是昨天才看到他的,其实相比于昨天,今天他算是斯文的了,你不知道,昨天有个家伙被他硬生生的从车窗里塞了出去。”

“不是吧?”蔡萍被吓了一跳,心想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暴力狂,看来以后要悠着点,不能让自家蓓蓓跟他太亲近啊!

要是林西凡知道了此刻蔡萍心里的想法,那可就真的伤心了,自己可是好心帮忙啊!不过林西凡可没有读心术,于是进车中以后,林西凡就坐在了钱蓓蓓母女两人身后的空位置上。

约一个小时之后,三人才总算是来到了市人民医院,打听到自己的丈夫就在外伤科三楼,于是蔡萍便带着两人匆忙的赶去。三人刚刚来到三楼,一名做农民工打扮的中年男人就走到蔡萍母女的跟前,说道:“嫂子,你们放心,钱大哥伤得不是很重,在这休息几天估计就可以出院了。但是老葛他的运气就不是那好了。”

听到自己的丈夫并没有大碍,蔡萍首先放下了心,接着问道:“老葛他怎么了?”

“听说是脑震荡,现在还在昏迷中,唉…那帮王八蛋竟然敢下手那么重!”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深深的恐惧,当时其实他也是在现场的,但是他不断的护着自己的头,所以并没有受多重的伤。

蔡萍惊恐的问道:“刘哥,你们知道是谁做的吗?”

“还能是谁?”被称为刘哥的人义愤填膺的说道:“还不是那帮想要我们搬离棚户区的王八羔子吗?”

蔡萍神色一变,事情已经越发的严重了,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恐吓一下,现在却已经开始动手打人了,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棚户区恐怕就真的住不下去了。

钱蓓蓓拍拍妈妈的手,说道:“妈,咱们还是先去看看爸吧!”

“嗯!”蔡萍应了一声,然后顺着那刘哥的指示往丈夫的病房走去。

事情就如那刘哥的所说的,蔡萍的丈夫钱大本的确没有受多种的伤,就是手臂上被划出了一个伤口,伤口有多深大家并不知道,因为已经包扎好了。

这是林西凡第一次见钱蓓蓓的爸爸,只见钱大本此刻正端坐在病床上,随意的跟自己身边的病友聊天,还不时的发出一两声笑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笑得那么的开心,想必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了。

钱大本看见了妻女,当下笑道:“你们来了,来,蓓蓓到爸爸身边来。”

“嗯!”钱蓓蓓应了一声,然后就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的走到了钱大本的身边,依偎在钱大本的身旁,还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到了爸爸的伤口。

就是因为钱大本这样的性子,所以钱蓓蓓跟爸爸钱大本的关系比跟妈妈蔡萍的关系要好多了。

蔡萍看着妇女两人,叹息道:“看㊣(7)你们两个,都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呢!”

“呵呵,没办法啊,女儿就跟我亲近,哪像你啊,老是板着脸的,谁敢亲近你啊!”钱大本笑笑,而身旁的钱蓓蓓有了爸爸做后盾,于是也说道:“对啊,妈妈要是多笑笑就好了。”

“……”

这时,钱大本才发现了跟着蔡萍母女两人进来的那个小伙子,此刻正站在原地出神呢!于是钱大本笑问道:“蓓蓓,这孩子是谁啊,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生的啊?”

“啊,爸爸,稀饭哥哥是林爷爷的孙子,前几天才来咱们村里的。”钱蓓蓓解释道。

“是吗?”钱大本很明显不信,端详了一阵林西凡,说道:“我以前从没有听林老伯说他有个孙子呢,丫头,你充实招来,这帅小伙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正文 第十九章 :坤哥

------------

“啊?”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非但是钱蓓蓓感到害羞,就连林西凡这样的厚脸皮这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钱蓓蓓可是只有十六岁,要是这样的一个小娃娃成为了自己的女朋友,要是被昔日认识自己的人知道了的话,那肯定是会被笑掉大牙的。

钱蓓蓓羞红着脸,说道:“爸,你别乱说,稀饭哥哥真的是林爷爷的孙子,不信你回去问林爷爷好了。”

“稀饭哥哥?”钱大本疑惑的看着林西凡。

林西凡微微一笑,道:“钱叔叔好,我叫林西凡,的确是林老头的孙子。傍晚放学回来听说叔叔出了这点事,看蓓蓓和阿姨这么心急的模样,所以就陪着他们过来了。”

“哦,呵呵,那你真的有心了。”钱大本嘿嘿一笑,对于林老头,钱大本也算是比较了解的,所以他的孙子称呼他喂林老头,在钱大本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相反的,见林西凡这样的关心自家的事情,心中对这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产生了好感。

林西凡说道:“平时蓓蓓也很照顾我家老头,所以我来看看叔叔你是很应该的,只是来得太过的匆忙,脸水果都忘记捎上几个了。”

“呵呵,有心就好,有心就好。”钱大本又爽朗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长得稍微有点发胖的护士走了进来,看见几人,问道:“你们是钱大本的家人吗?”

蔡萍当即点头道:“姑娘,我是钱大本的老婆,不知道我们家大本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这个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你要去问医生,刚刚送进来的时候因为急,所以你丈夫的钱还没交上呢,你现在就去楼下收费处交钱吧。”护士说完便又走了。

蔡萍说道:“蓓蓓,你在这里陪你爸,我先去交费了。”“嗯,我知道了!”钱蓓蓓应了一声,蔡萍便转身出门,这时候,钱大本却将妻子叫住了。

蔡萍穿过身来,用目光询问丈夫怎么回事。钱大本吞吞吐吐的问道:“那个,那个,家里还有钱吗?”

听见丈夫这样问,蔡萍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有些,希望不要太贵才好。”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钱蓓蓓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但是欲言又止,直到门关上了,钱蓓蓓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这样的情景钱大本自然是看不见的,但却尽数的落在了林西凡的眼中。

过了一阵,却见蔡萍一脸愁苦的回来了,钱大本首先发现了妻子的异常,心中也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于是问道:“孩子妈,你怎么了,钱不够吗?”

蔡萍摇头道:“钱够了,但是所剩不多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老葛家的老婆孩子哭得是让人心酸啊,听说以老葛的情况,没有五六万怕是不行的了,老葛家一下子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所以现在说是要放弃了。”

“这个!唉…也合该咱们命苦啊!不过,不是说签了那个搬迁的合约,就能拿得到几万块的补贴吗?”钱大本说道:“屋子没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命保住了啊!”

蔡萍苦着脸说道:“你要说屋子没了,那老葛一家住哪里啊?他们一家可不像咱们,家里最小的孩子才三岁,还有两个老人得供着呢,要是这屋子没了,死的可就是全家了。”

首节上一节19/142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护士姐姐爱上我

下一篇:我的艳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