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痞在校园

特种兵痞在校园 第29节

这时候,林西凡却是突然的吼叫一声,方茹却是突然的愣住了,看着林西凡那因为用力而有些憋红了的脸,方茹苦笑,难道自己要去死海需要别人批准吗?

林西凡看着方茹脸上的决绝之意,心中就更加担忧了,这样的人,就算是救了一次,下一次依旧是会寻短见的,所以林西凡觉得,救一个人不难,但是接下来要方茹这样的任务,就显得特别的重要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暂时保住了方茹的命,这次还算是来得及时的。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开导方茹

------------

看着方茹那死志坚决的目光中此刻露出了迷惑,林西凡知道暂时的转移了方茹的注意力了,于是一把将方茹拉了起来,方茹想挣扎,但是这个时候整个身体却已经被林西凡抱住了,挣扎不得。

不知为何,在林西凡的怀中,方茹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感。心中也想,这个家伙粗粗鲁鲁的,但是想不到还是一个心地不错的人。

将方茹拉了起来,林西凡就那样的躺在地上,急促的呼吸中,胸前也随着呼吸慢慢的一起一落,而方茹此刻正压在林西凡的身上,所以也清晰的感受到了林西凡的那股气息,再看看林西凡那英俊刚毅的脸庞,方茹不禁脸红起来了。

“那个,林同学,你能先把我放开吗?”方茹羞涩的说。

“放开?”林西凡看看方茹,谨慎的问道:“那,你不会再寻死了吧,现在我可没有多大的力能够拉住你了。”

方茹暗道:“你既然没力那你还将人家抱得那么的紧?”心中这样想,但是嘴上可不敢说出来,而是说道:“我暂时已经打消了那个念头了,刚刚就好像是从阎王殿前走过一样,想来我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吧!”

“嗯,只要你不再那么的执着,那好,我就放开你。”林西凡也知道,一个人死过一次,对人生的看法都会随之改变,所以就相信了方茹的话,放开了双手。

一个转身,方茹从林西凡的身上下来了,那是也像林西凡那样躺在地面上,目光看着就要暗下来的天,一阵失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倾听你内心的伤痛。”林西凡看着方茹,脸上出现的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曾想过结束自己生命的缘故,所以林西凡现在很了解方茹的内心。

那里,肯定藏着一道疤痕。

方茹看着那张有些稚气的脸,心中却不知道为何突然的觉得这个少年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但是他的身上又有足够的活力,两种完全不同的特质出现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使得方茹觉得,这个少年似乎很可靠,就像刚才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一样,有一种强横有力的感觉。

但是,方茹并没有立刻的回答林西凡的问题,而是好奇的问道:“林同学,你是怎么知道我来这里,那个……”

“感觉,我感觉告诉我的。”林西凡神秘一笑,“就在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妥了,因为你今天很反常,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向大家告别一样,所以我就一直的很注意你。”林西凡脸上保持着微笑,心中则是祈祷方茹不要再问下去,因为下面的问题似乎很难回答呢!但是,世事却偏偏是事与愿违的。

方茹接着问道:“我是问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的?”

“呃!这个!”林西凡脑筋在快速的转动,良久,方才嬉笑道:“可能是运气吧!本来我是在参加柔道社的训练的,但是因为一些东西落在课室,所以回去拿,想不到就见到你刚刚走进这栋楼。联想到你上课时候的神态,我心里担心,所以就跟过来了。”

说完,林西凡紧张的看着方茹,生怕这样的谎言骗不了方茹,但是方茹却是点点头,喃喃的说道:“也许这就是命吧!”

“呵呵,对啊,其实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是冥冥中自有天意的,上天既然不要你死,那就要学会好好的活着。”林西凡劝慰道,但是他心中却是鄙视了一下老天,人是自己救回来了,现在却要方茹感谢老天,这也太不公平了。

林西凡接着问:“那么,现在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周建的事情?”

方茹缓缓的点点头。

看见方茹点头,林西凡差点就被气晕过去,不就是有个男人缠着自己吗?需要寻死?

方茹抬起头来,清澈的目光看着林西凡,说道:“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很可笑,但是我真的已经找不到活着的理由了。”这样说着话头开了,然后方茹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方茹曾经有一个尚算美满的家庭,虽然妈妈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爸爸很正直,而且也非常的疼爱方茹。但是,就在方茹15岁得那一年,爸爸却是死于一场车祸,然后妈妈就改嫁给了一个商人。

方茹的继父跟妈妈一样,都是非常势利眼的人,一直想着让方茹攀附权贵,而周建的父亲就是这所中学的荣誉董事,加上周家产业也很大,所以方茹的继父和妈妈就硬逼着18岁的方茹跟周建订了亲。本来早就该完婚的了,但是因为方茹当时以要读大学为由拒绝了。

可是就在上大学期间,方茹跟一个名叫梁志浩的男生恋爱了,一度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对此,方茹也是付出了满腔的情怀,但是令她想不到的就是梁志浩逼于周家的势力,竟然拿了周家的10万块就离开的方茹。因为打击太大了,所以方茹当时便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所以她就一直的活了下来。

但是,最近周家将婚事催得太紧了,紧到了有让方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想到就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讨厌的人,方茹更加的心如刀割,于是就再次的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而且这一次比上次更加的决绝,所以要不是林西凡及时赶到的话,估计现在方茹已经在阎罗王殿前报到了。

听完了方茹的叙述,林西凡却是久久没有言语,本来他是想这样的事情应该多发生在上流社会阶层的,但是想不到的就是方茹竟然也卷入了这样的一个漩涡中,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方茹的妈妈。

人人都说天下的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但是这方茹的妈妈恐怕就不是这样的了,她是属于那种将女儿推到虎口中的妈妈。

林西凡拍打了一下方茹的肩膀,说道:“但是即便这样,你也不用轻生吧?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要是有办法的话,我早就用了。”方茹摇摇头:“他们已经决定了,婚礼就在下个月,所以我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

“这!”林西凡苦笑一声,但是随即却是笑道:“傻瓜,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既然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那你就还有机会,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说着便伸手去摸方茹的头,但是手到空中,却是停住了,毕竟是老师,可不是钱蓓蓓那样的小女孩。

“扑哧!”本来一直阴霾的心情,此刻却因为林西凡的这个举动而变得开朗起来了,方茹笑道:“看你年纪轻轻的,说话做事就像是一个老大爷一样。”

“呵呵,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我比一般人更早熟,更懂事!”林西凡这样解释道。

方茹挪揄道:“你是穷人家的孩子,刚来的时候你说这话我还相信,但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你身上就变成了一身的名牌,要说你的穷人,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什么啊?我真的很穷,而且那一身的衣服可都是别人送的,不信你就问一下王林。”

林西凡说的可是大实话,但是方茹的目光告诉他,方茹很明显是不相信的。

两人沉默了一阵,此刻的情景似乎有些尴尬,过了一阵,方茹真诚的说道:“其实你说得不错,现在不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我不会轻易放弃的,谢谢你将我救了回来。”

“嗯,你知道就好,不过即使是过了一个月,你也不能随意的轻生,现在你的人生可不到你做主。”林西凡露出了坏笑。

“为什么?”方茹疑惑的问。

林西凡抛去一个接近鄙视的眼神,说道:“你说还能为什么呢?你的命可是我救回来的,那也就是我的了,所以如果未经我的允许,你不能自作主张。”

方茹啐道:“年纪轻轻的,不学好的净学坏的。”

“嘻嘻,不管好坏,今天总是我救了你,你怎么也该表示一下吧?”林西凡首先站了起来,方茹也跟着站起来,问道:“要不请你吃顿饭?”

“吃饭倒是不用!”林西凡苦想一阵,说道㊣(7):“电视上不是老是说英雄救美,然后英雄就得到了美女的垂青的吗?要不这样好了,我也不要你垂青,你就赏赐个吻呗。”

“去死!”方茹举手就往林西凡的身上打去,林西凡一个闪身,整个人跳了起来,依旧坏笑道:“原来是母老虎一个,那好吧,这帐就先记下了,下次要是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就一并要过来好了。”

说着,林西凡便不再继续的逗留,快步的走向楼梯口,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方茹的视线中。

首节上一节29/142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护士姐姐爱上我

下一篇:我的艳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