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痞在校园

特种兵痞在校园 第59节

“是这样吗?”张子阳有些失望,但转而却是自信的笑道:“不过不怕,只要是我张子阳看上的,就算是将临江这片土地掘地三尺,我也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的。”

李雨琦笑道:“呵呵,就是你这样的性格,我当初才会选择你当我的经纪人的,希望你能够挖掘出一个新星哦。”

在那两人谈论着自己的时候,林西凡此刻却是心中欢喜,刚刚回到家的时候,蔡萍点了一下今天的收入,竟是好几千,这对于蔡萍一家来说可是一笔不错的收入,所以回到家的时候,钱大本就提议大家一起出去吃宵夜。

本来林西凡是想着开车去的,但是这两宝马今天在海滨路实在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所以大家也怕再开出去吃宵夜,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引起轰动,当下四人商议了一番,只好步行出去了。

在棚户区向南,大概走一千米左右的距离之后,有一条很热闹的街道,名叫华盛街,这条街上很多做夜宵生意的大排档,平时钱大本和他的工友在收工之后,或者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都会来这里聚餐,所以对这里,钱大本也是比较熟悉的。

一家名叫发记的大排档前,一名典着肚子的中年汉子看见了钱大本,连忙的招呼道:“老钱,今晚有空来吃宵夜啊?”

发记大排档也是钱大本比较常来光顾的,老板名叫钟发,是个老好人,所以钱大本连忙的走上前,拍拍钟发的肩膀,说道:“发哥,你看看,今天我是拖家带口的过来了,可不要忘了多加点料啊!”

钟发看向钱大本背后的三人,先是向蔡萍颔首笑笑,接着目光落在了钱蓓蓓的身上,说道:“蓓蓓啊,钟伯伯可是很就没有见你来了呢,最近学习很忙吧?”

“不是啊,钟伯伯,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钱蓓蓓笑道。

“嗯!”钟发应了一声,最后目光又落在了林西凡的身上,见林西凡站在钱蓓蓓的身后,而且又是这么晚的跟着钱家的人一起出来吃宵夜,估计关系是不一般了,而且林西凡一表人才,所以钟发笑道:“蓓蓓啊,这是你男朋友吧?怎么也不向钟伯伯介绍一下呢?”

“啊,不是不是!”钱蓓蓓脸上一红,慌忙的摆手道:“钟伯伯你误会啦!其实……”

“哈,小丫头还害羞了呢!”钟发向着钱大本问道:“老钱啊,老实说了,这个这么优秀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未来女婿,要老实回答哦,要是真不是的话,我就为我家晓月争取过来了哦。”

本以为钱大本会否认的,但是想不到钱大本听了钟发的话,连忙的一瞪眼,说道:“你敢抢,告诉你,稀饭这孩子一定是我家蓓蓓的,谁也抢不走。”

“爸……”钱蓓蓓惊慌起来,可是钱大本这样说,她有不好直接的驳钱大本的话。

钟发得到了钱大本肯定的回答,于是转向林西凡,笑道:“这小伙子我是越看越是中㊣(7)意了,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西凡微微含笑道:“钟伯伯,我的名字叫林西凡,所以大家都叫我稀饭,钟伯伯你也可以这样叫我的,显得比较亲切嘛!”

“稀饭?哈哈,稀饭好啊!”说着,钟发对钱大本说道:“老钱啊,你这家伙还真的是好命啊,未来女婿都是这么的有礼貌的,而且还随和,一定是一个好女婿啊!”

“那是肯定的了。”钱大本哈哈大笑起来。

“好,就冲着你这未来女婿,今天我免单了,你们要什么尽管点好了。”钟发说着连忙的将四人带到了店中,而钱大本知道钟发做这生意也不是好挣的,所以一定要坚持付钱,最后钟发拗不过,只好说打七折了。

钱蓓蓓和林西凡跟在后面,那是一个尴尬,钱蓓蓓埋怨道:“爸爸怎么老是这样说话啊,也不知道人家有多难堪的。”

“难堪吗?我可是很高兴呢!”林西凡说着装出一副羞涩的样子,说道:“蓓蓓,那我以后可是你的人了,你可要负责任啊!”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三个笨贼

------------

钱蓓蓓知道林西凡就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主,当下也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并不敢责备,她生怕自己一说话,那林西凡就会说出其他惊人的话语来了。

四人坐下来,钱大本完全的做主,点了个老鹅煲,然后是一些肉丸青菜之类的,总之是一下子点了将近十样,身旁蔡萍埋怨道:“大本,挣点钱容易的吗?就算是有点钱,也不能这样花啊!”

钱大本平时为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他对蔡萍似乎是比较怕,被老婆这样一说,当下便不再点菜了,而是说道:“发哥,店里都有些什么酒啊?今个儿高兴,来些酒助兴呗。”

“有,是好酒,我珍藏了多年的剑南春,咱们哥们好像都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那我这个老板今天就蹭个饭,不醉无归。”钟发说道。

“那敢情好啊!”钱大本大喜,转而向林西凡问道:“稀饭,这白酒你能不能喝?”

“喝,越烈的酒越喝。”林西凡笑道,即使不是因为任脉打通了的缘故,在军区的时候,林西凡也是很喜欢喝酒的,而且喝再烈的酒,都很少醉的。

“好,男子汉就应该喝酒。”钱大本大笑道,虽然这个“女婿”看起来只是自己认定的,对方还没有答应,但是钱大本越看林西凡就越顺眼,特别是经过了胡金银的那件事之后,钱大本心中其实巴不得林西凡真的能够将自己的女儿娶了。

最后,钟发拿了两瓶剑南春过来,另外还有一支汽水,那是为蔡萍母女准备的。

钱大本刚刚出院,要是喝猛酒的话,很伤身,所以蔡萍不断的在身边劝慰,而事实上,钱大本的酒量可远不如胆量大,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两杯下肚之后就基本醉了。

钟发还算可以,不断的给林西凡劝酒,可是当喝下了七八杯之后,后果基本就像钱大本一样了。两个大人迅速倒下,林西凡有些没瘾,于是就自斟自酌起来了。钱蓓蓓本是很担心林西凡不胜酒力的,但是现在看他都喝了十杯有多了,可依旧是脸不红而不热的,当下嘻嘻笑道:“稀饭哥哥,你是特意要灌醉我爸爸和钟伯伯的吧?”

“哪里啊?我可不知道多希望他们能够多喝几杯呢,自己一个人喝多没有意思啊!”林西凡笑道,然后又斟了一杯倒进口中,舒爽的感觉瞬间传遍身体,“钟伯伯说这剑南春是珍藏的,还真不是吹的,这酒的后劲不错呢!”

钱大本和钟发两人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倒下了,而剩下蔡萍母女和林西凡也就慢慢的吃了起来,当吃得杯盘狼藉的时候,时间才是晚上的十点,三人就扶着醉醺醺的钱大本,结账之后就回去了。

路上,钱大本还不时的大笑,看来今晚他是真的很开心呢!

将钱大本送回家之后,林西凡并没有回家,而是往竹林的方向走去,一来是找个清净地修炼,而来是因为刚刚喝的酒不少,出来散散酒气。

可是,刚刚来到竹林另外一端的时候,竹林外那条幽静的公路上传来了几个脚步声,林西凡也放慢了脚步,要是在这个时候那几人听见竹林中有声音,恐怕不知道会被吓得怎么样呢!

“老大,要不我们走路过去吧,这样还能够省几个钱呢!”

竹林外传来这么一个声音,而被称之为老大的一个魁梧汉子打了一下刚刚说话的汉子的头,骂道:“你到底会不会用脑子的?姓周的要我们十点半之前赶到临江中学的,要是迟了,这趟买卖就吹了。只要做成了这趟买卖,咱们兄弟至少可以一个月不用干活了,你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老大!”被打的汉子似乎有些委屈,转而却是问道:“对了,老大,那妞是一个老师来的吧,那姓周的也是老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这我这么知道!”老大冷哼一声,说道:“现在的有钱人都有那样的恶趣味,也许这姓周的家伙本身就是一个变态。”

一直不曾说话的那汉子这时候也是嘻嘻笑道:“谁说不是变态呢,我都听说了,那妞可是那姓周的未婚妻,迟早都是自己的人了,但是他偏就要这时候对人家下手,这样的人除了是变态还能够是什么啊?”

“哈哈,对,对……”

三人说到这里,似乎脑海中想到了什么不堪的景象,于是哈哈大笑起来。而林西凡听着三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眉头便皱成了一团,从三人的话中可以听出,似乎下手的对象就是方茹呢,而那背后指使的人,自然就是周建了。

“竟然对我承诺保护的女人动手?哼,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林西凡冷哼一声,然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跟着那三人慢慢的离开了棚户区的附近,来到了村子外的那个公交车站,前往临江中学的12路公交车晚上的最后一班车是在22:30分,所以现在还有车。林西凡若无其事的跟着那三个人上了车。

在临江中学门外的站牌下了车,之后那三个人就向着旁边的一条黑暗的小巷子中走去,林西凡没有跟着进去,因为这样的话恐怕会被发觉,只是用透视眼注意着他们的行动。

果然,过了一会儿,那三个人就在巷子中跟另外一个人接头了,那正是周建。

“周建?想不到你竟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很好!”林西凡冷哼一声,进而却刚好看见了方茹这时候从校门走了出来,林西凡本想上去拦住她的,但是想不到她一个转身就走进了那个黑小巷子中。

首节上一节59/142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护士姐姐爱上我

下一篇:我的艳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