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贴身暧昧

贴身暧昧 第68节


  张寅张嘴大喝一声,抢先一步低身攻向鬼刺的下盘。虎威擒拿手讲究的只有两点,一是气势二是近身。每次的大喝都能给对方造成一定的心里负担,趁着对方愣神之际抢身进攻,争取自己一方的主动。

  鬼刺一个晃动,避开了张寅的扫堂腿来到他的右侧,伸掌向张寅虚拍而来。他这一掌大有文章,速度慢的不可思议,而且软绵绵的给人一种无力的感觉。但张寅却并不这么认为,脸色一变一个后空翻避开了他的攻势。就算张寅反映的快,可依然被迎面的一股恶臭熏得恶心不已头脑发晕。张寅不由的心里暗惊,果然有些门道,这要是拍实了后果可真不敢想象。

  第一个回合双方都只是互相试探一下,都没有使出真正的功夫。但就算如此,依然让周围的人看的如痴如醉,是没有想到古老的武术功夫竟然有如此的变化。

  这些人中,只有雷先生的眼睛最毒,他看的出来俩人的功夫各有千秋不分伯仲,可以预见的到这将是一场恶战!

  初步的接触让张寅明白过来,近身战并不会对他有利,这个家伙身上太神秘了,一个弄不好就会栽在他的手上。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他那令人昏迷呕吐的秘密在哪,否者实在没有把握赢他。

  想到这里,张寅再次大喝一声,不过这回他是凌空跳跃从空中进行攻击,企图避开鬼刺的毒气范围。这招果然有些效果,鬼刺不敢接他力道凶猛的一击,而是后退拉开距离企图故技重施。张寅且会让他的算盘打得如此之细,一落地毫不犹豫的又是一连串的凌空跳跃攻击,丝毫不给他喘息的余地。

  密集的攻击令鬼刺丝毫无法发挥自己的独门威力,只听他冷哼一声一蹬旁边的铁门,借力腾空跃起,身体如大鸟一般从下俯身攻击。张寅抬头一愣之间,那令人恶心的恶臭当头传来,比之刚才强烈十倍!

  张寅连忙闭气强忍,就算这样身体也是一阵晃动,仓促之间双手上举正好接住鬼刺下压的双掌。鬼刺轻飘飘的落地,但双手却如强力胶一样,死死的黏住张寅的手掌往外一带,张寅一个趔趄向他靠去。

  张寅暗叫一声不好,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奸计,这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那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张寅借着向前的力道,身体顺势一晃身体稍微的改变了下轨道。但就算如此,鬼刺眼中绿光一闪,手掌已经印在张寅的左肩头上了。

  只见张寅被震的往后连退数步,当站稳脚跟后,抬起头来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摊的鲜血,显然是吃了不小的亏。但张寅前伸的手掌上,赫然紧紧握着一块黑布,仔细辨认竟然是鬼刺一直戴在脸上的头罩!


正文 第052章 鬼刺的秘密

  “寅哥!”

  白飞等弟兄,看见张寅吃了亏,不由的都大吃一惊准备过来查看。

  “慢,不要过来,我没什么大碍!”

  没有想到张寅却伸手制止了他们,但眼睛却死死盯着前面的鬼刺道:“没有想到啊,原来你令人昏迷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白飞等人停下脚步,纷纷好奇的随着张寅目光望去。这一看之下,几乎所有人都不由惊呼出声,更有甚者竟然当场呕吐起来。

  只见月光之下,一身黑衣的鬼刺依然站立在不远处,可不一样的是,他面上的头套已经被摘了下来。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张霉绿色的脸庞,上面还有着不少的小疙瘩,就像癞蛤蟆的皮肤一样,有一些甚至都开始化脓,淌着红白相间的浓水,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你是故意让我打中的对吗?你的目的就只是想见我的真面目吗?”

  鬼刺并不理会周围人的厌恶所动,只是冷冰冰的盯着张寅。但他眼中的杀气,却是浓厚的几乎可以用肉眼看见。

  “没错!一直听说阴气侵体术是鬼道中最邪门的功夫,但其修炼手法却是避讳莫深,一直没有让外人知道过。可没有想到的是,原来阴气侵体术中的侵体二字,竟然是指先让本体受到感染,然后在传给对手,这种手法果然够阴毒!这让我想起了苗疆一种秘术,修炼者先在全身抹上一种秘药,然后浸泡在用各种毒草浸泡的汁液里,每日以蜈蚣毒蛇等毒物为食,如此经历三个月的磨练之后,自己的本体就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毒罐,伤人于无形之中煞是恐怖!这样的修炼厉害是厉害,但本体却会永远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哼哼,没有想到你不禁反射神经好,连见识也比别人高,留你在这个世上将是对我最大的威胁!”

  这次,鬼刺是真的动了杀机,他可以容忍任何行为,但一名知道自己底细的人,那将会是自己最大的克星。

  “怎么,你想要杀人灭口吗?”

  张寅看出他心里所想的,冷笑一声站直身体伸展了几下,感觉吐了一口血之后舒服了许多,内脏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看来还可以继续的战斗下去。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么自然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不,不禁是你,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留下!”

  话音刚落,就已经竖掌成刀出现在张寅身边。

  张寅心中一惊,好快的速度啊!格挡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脚底一用力快速的向后飘去,这让鬼刺的手刃只能劈在虚空之中。不等鬼刺回过神来,张寅闭住呼吸大喝一声散!满天的掌影铺天盖地的向鬼刺袭来,正是上次在邮船中打败雷先生的那招。

  鬼刺并不擅长应对这种密集型的攻击,有些捉襟见肘的仓促应战,转瞬之间就被张寅狂风暴雨的进攻打得叫苦不迭。因为张寅紧闭呼吸,鬼刺的毒气也奈他不何,没有办法鬼刺只好一咬牙,暗中咬破舌尖张口吐出一口黑血。

  张寅知道有的血中也含着剧毒,是万万不能碰的,只好再次飘身避开,但这就让鬼刺等到了喘息的机会。经过这轮攻击,鬼刺总算知道了张寅近身的威力,于是不等张寅再有什么动作,他自己先大喝一声,用力挣破自己的上衣,露出里面已经发黑腐烂的瘦小躯干。

  “啊!”

  这时鬼刺的脸上开始现出痛苦的神色,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滴落在地上竟然冒出丝丝的黑气,脚底下的青草瞬间枯萎。

  张寅又是一惊,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花样,不过看这架势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再看鬼刺双手形成环形园状,双手之间竟然开始形成团团的黑气,对着张寅轻喝一声就缓缓的推了出来。

  这团黑雾虽然并不是很快,但它的范围相当的广,几乎攘括了张寅所有可以转动的空间,所到之处无不是草木枯萎。所幸,鬼刺的目标是张寅,并没有波及到其他人。

  “奶奶的,这么邪门!”

  张寅不由张口骂了一声,这种诡异的攻击张寅还是第一次见过,虽然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无奈。张寅的虎威擒拿手虽然名头响亮,但招数都是以近身攻击为主,是散打搏击的始祖。威力是比较大,可对付这种邪门功夫倒是有些力不从心。

  为今之计只能是先避开这层毒雾为好,于是张寅转身借力于树木腾身而起,想要越开这次的攻击。但鬼刺却圆目大睁喝道:“哪里逃!”

  屈指一弹竟然一条黑烟化成的利箭激射而出,张寅由于人在半空再加上实在没料到他还有这本事,一时间被黑烟化成的利箭透体穿过。噗通一声,张寅重重的跌落在地,半天没有一丝动静,不过全身已经开始慢慢的变黑。

  “寅哥!”

  白飞悲呼一声就要上前查看,但却被旁边的人死死的拉住。

  “哇哈哈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鬼刺仰天狂笑,神色包含着说不出来的得意。然后他一步一步的向张寅走去,准备给他最后的一击。

  “你要干什么!混蛋!”

  白飞他们知道鬼刺没有安什么好心,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握拳就要上前来拼命。

  “嗬嗬嗬,看来你们真的当我是死人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雷先生,突然出现在他们与鬼刺的中间,手里鲜红的血刃耀眼而诡异。白任翔竟然也站在他的旁边,看神色他是打算铁心背叛白家了。

  “翔哥!你真的要向同族兄弟动手吗?”

  白飞悲痛的想尽最后的努力,换回白任翔一丝的良知。

  “哼,小飞现在的形势你应该看得出来,你们已经输了!再说了,白家有什么好的值得我去效命,累死累活没有什么前途不说,甚至还有受到其他人的排挤!我心意已决,今天就是我白任翔正式退出白家之日,从此之后将全心全意效忠于雷先生!”

  白任翔的这番慷慨激昂的一番话,拍马屁的成分很重。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想回头是岸,但后来看到连张寅都被打倒了,形势是急转直下,墙头草的本性这时发挥了出来,起码跟随着强者暂时不至于没命。

首节上一节68/3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剽香窃玉

下一篇:香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