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贴身暧昧

贴身暧昧 第74节

  可今天关乎自己小命的问题,不免聚集十二分的精神仔细阅读,这一看之下发现里面大有门道。这本书是专门介绍如何治疗毒伤内伤,以及刀剑兵器造成的外伤,详细且每样都加以注解。最让张寅大喜过望的是,上面竟然有对抗鬼刺毒气的解毒方。

  上面有一段是这么写的:荒芜苗疆,有独门害人秘术,毒害民众天理难容!其法以自身为器,聚天地之毒,食毒物之首,如此往复七七四九天自身化作毒煞魔君!其身体毛发无不剧毒,哈气弹指之间尸横遍野。为解救天下苍生,特尝遍百草留下此方!

  在下面是一大堆的中草药名字,其中有很多张寅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但还是按照上面所写抄录了下来,准备一会就去外面药店去抓药。

  拿着抄好的配方,张寅后悔不已,要是以前自己多重视下这本宝书,何至于今天会吃如此大的亏!小时候爷爷给他讲起过阴气侵体术的密事,他只是当成故事一听而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身体验。那时候要是多嘴问下,爷爷肯定会告诉他该如何破解(他的爷爷也没想到这种秘术竟然还有传人)收拾好凌乱的房间,张寅怀揣抄好的药方准备去中药店抓药。可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药店的人,看到他的方子后无不是摇头不解,说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上面的药名,这让张寅大为郁闷。

  接连转了好几家,都是如此的情景,正当张寅灰心丧气打算回去时,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家不大的中药店。这家店不像现在其他的中药店,门头豪华大厅明亮,反而外表看起来显得有些破败,门口竟然还挂着一个古代的幌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药字!

  张寅上下打量了很久,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看到周围高楼林立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店是一座低矮的瓦房,跟建国以前的破房子差不多,放到现在就是花钱请人去住,也不见得有那胆大敢去。

  可奇就奇怪在这,在SH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里,人们恨不得把一平米的土地变成一百层的高楼,怎么还可能在闹市里保留这么一处特立独行的瓦房?这简直就像一只鸡在一大群的凤凰中间,虽然身份低微但却最为抢眼。

  这屋子的主人一定不是普通人!张寅搓着下巴暗想,不然不会在闹市之中,能保留这么一处瓦房。要是一般的人,早就让人给巧取豪夺的给拆掉了。

  怀着这么一探究竟的心情,张寅推开了药店的房门,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虽然外表破败,可里面装饰的古香古色,古式的药柜明式的座椅家具,茶几明亮完全是红木打造。墙壁上挂满了各种赏心悦目的古画,空气中飘扬着清新的药香,一点没有医院那种恶心的消毒水味道。

  “小伙子,你是来抓药的吗?”

  慈祥的老人声音让张寅回过神来,顺声望去发现一位鹤发童颜粗衫布衣的老者,正站在通往内间的过道上,对他和蔼可亲的微笑询问。

  “呃,您好,我是来抓药的。”

  这名老者给了张寅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的淡然洒脱的气质,非常像自己已经故去的爷爷,语气之中不由的添了几分尊敬。

  “呵呵,好……咦,你中毒了!”

  老者本来笑眯眯的脸上,忽然现出惊讶之色。

  张寅心中一惊,暗自庆幸自己果然没来错地方,这个老者也果然不是一般人。能一眼就看出自己中毒,这份医学功力可非常人能比。

  “是的,我因为某种原因,身体中了一种剧毒,还恳请您老施以援手,我将一生铭记您老的恩德。”

  张寅更加尊敬的一鞠躬,表示对老者的佩服。

  “呵呵,医者本身就该治疗伤患,何谈什么恩德。来,小伙子你先坐下来,让我给你仔细看一下。”

  张寅听从老者的吩咐,走在问诊台前坐了下来,老者则坐在他的对面,伸出手仔细的替他把脉。可老者脸上的惊讶之色越来越大,最后惊异的再次仔细打量张寅,紧皱眉头的道:“小伙子,你这是内伤加剧毒啊!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中这种阴气剧毒?”

  “这……”

  听到老者这么问,张寅不禁犹豫了下,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真相。

  “盘古开天天圆地方,四海之内皆我兄弟,行侠仗义匡扶正气,敢问小哥何道也?”

  老者看他面现难色,也并不催促他,而是微微一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张寅又是一惊,因为老者所说的,是一句古武术者之间的暗语。头一句只突出一个字,那就是天字!后两句说的是,我愿意与所有人都如兄弟般的相处,一起锄强扶弱扫平天下不平之事,这是一种为人的道德标准!合起来就是,我是天道!至于最后一句,就是反问你是哪方面的,是敌还是友而已。

  “一撇一那四平八稳,忙忙碌碌只为名利,此乃万物之灵长也,小的拜见老前辈!”

  张寅一抱拳,恭敬无比的回礼。以上就是体道的暗语,头一句同样包含着体道二字,后两句就主要体现体道是以人为基本的宗旨。说完之后,张寅还偷瞄一下有没有其他人,毕竟在这文明的现代社会,做出这种老掉牙的动作,要是让外人看见,那实在有些脸上挂不住。

  “呵呵,不用这么多礼数了,这都是以前老辈留下来的,现在都已经不讲这些了。”

  没有想到老者倒是很开放,并没有那种老古板的气质,拍拍张寅的肩膀亲热的道:“看你的步伐形态,虽然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如此的成就,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你是白家的第几代啊?”

  张寅一乐,感情老者是把他当成白家子弟了。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现在体道也只剩下白家一支独大,看到体道中人难免不联想到白家:“回您老的话,我不是白家的人,我姓张。”

  “姓张?”

  老者一愣,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再次仔细打量下张寅,脸上若有所思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很认真的对张寅道:“小伙子我不瞒你说,你身上的伤很严重,轻则会让你一生无法动武,重则甚至会危及生命,你必须跟我实话实说,否者我也帮不了你。”

  老者神情郑重,没有一丝恐吓的意思。张寅知道他是想要帮助自己,当下叹了口气就把与鬼刺交手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向老者讲了一遍,只是并没有提及宋思雨等人。因为那毕竟是个人隐私,再加上宋思雨的身份特殊,实在不好向外人道。

  “原来你是虎威擒拿手张家的子弟,怪不得我觉得你有几分像故人呢。”

  老者听完之后恍然大悟,不无感慨的拍拍张寅的肩膀,一脸的唏嘘不已。

  “怎么,您老认识我的爷爷吗?”

  张寅之所以这么问,那是因为爷爷要是健在的话,年纪正好跟老者相差无几。

  “唉,那是很多年前的是了,不说也罢!对了,你爷爷现在还好吗?”

  老者叹了口气,并不想多提往事,而是有些感怀的向张寅问道。

  “我爷爷已经于十年前仙逝了。”

  张寅的神色一暗,想起自己的爷爷不由的眼圈开始发红。


正文 第057章 爷爷

  “啊!”

  老者惊呼一声,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久久的不愿睁开,任凭老泪纵横满脸的悲伤。

  良久,老者才一抹脸颊,对张寅自嘲的笑笑道:“唉,对不起啊,都这把年纪了还看不开,真是让你见笑了。”

  “请您别这么说,我想我爷爷在天之灵知道的话,也会为有您这么一位朋友而欣慰。”

  “唉,对了小伙子,你既然是老友之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啊,我叫张寅,您老以后就叫我小虎就可以了。呵呵,这是我的小名,只有我爷爷和父母才知道。”

  张寅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小名他谁也没有告诉,哪怕他的妹妹也不知道。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对一名刚见不久的老人,竟然生出了对爷爷的那种感情,不由的连自己的隐私都告诉了他。

  “呵呵,小虎!唉,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这个小名还是当年我们闹着玩的时候,给你爷爷起的外号呢。呵呵,没有想到这老家伙,竟然拿来给你做了小名。”
首节上一节74/3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剽香窃玉

下一篇:香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