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贴身暧昧

贴身暧昧 第9节


  没有过多久,手机铃声再次把张寅叫醒,他继续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道:“喂,谁呀?”

  还是那名女声:“哦,没有什么,我刚才忘问了,现在几点了?”

  张寅傻乎乎的抬头望向墙上的挂钟道:“半夜二点。”

  “哦,谢谢你了,请继续休息吧。”

  啪的一声那边电话又挂断了,张寅这回足足楞了一分钟,接着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咧嘴吸气道:“他妈的真痛,看来不是做梦。”

  当手机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已经毫无睡意的张寅拿起来怒不可遏的道:“你到底是谁啊?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要是在骚扰我可就报警了。”

  这回手机里传来了非常得意的笑声:“呵呵,报警?那你可真找对人了,直接报给我就可以了。”

  这回张寅可听的非常清楚,但依然有些不太确认的问道:“你是高颖?”

  “哇哈哈哈,你说对了,我就是高颖。”

  那边狂笑不止,显得非常得意。

  “真是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哼,你难道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吗?别说你一个手机号,就是你八辈子以前干什么的我都可以查出来。”

  “你半夜给我打骚扰电话干什么?你知道吗,你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休息。”

  “哼,我这是在报仇,谁让你今天三番五次的戏弄我。我告诉你张寅,女人要是报复起来是很可怕的,你以后就不要再梦想睡安稳觉了。”

  “我……我说……说你脑袋秀逗吧你还不服,你这样打骚扰电话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你就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睡觉吗?”

  张寅这个气啊,连话都说不全了。

  “呃。”

  高颖一想,张寅说的也对,自己为了打这个电话忙乎一晚上不说,还要苦苦等待到半夜最佳的时间,自己付出的的确比张寅多,颇有点得不偿失的感觉。

  “神经病,就算在怎么折腾,你也改变不了胸脯的命运。”

  说完张寅狠狠的把手机关上,还把电池给卸了下来。可被这么一折腾,再加上闷热的天气,令张寅一下子失去了睡意。辗转反复才朦朦胧胧的睡过去,可天色已经大亮,新的一天又要即将开始。

  当张寅哈气连天无精打采的来到公司时,全体男同胞已经早早的等候他多时,一看他这幅情景,统统仰天狂啸一阵痛哭而散。张寅哭笑不得的骂道:“这都是怎么了?全都他妈的有病吗?”

  “寅哥,兄弟已经知道自己没有戏了,只是希望你以后对经理好点,我也就可以放心了。”

  高明过来拍着张寅的肩膀,一脸托付后世的表情。

  “我说你这鳖犊子在说什么呢?啥叫我以后对经理好点?”

  张寅一急连东北话都破口而出。

  “寅哥这事还要明说吗?你现在这幅样子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昨晚一定很激烈吧?”

  高明的问话让张寅楞了很久,这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二话没说一脚把高明踹在地上一阵暴打。

  “救命啊!杀人灭口了!”

  高明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大楼,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都以为大白天见鬼了呢。

  给读者的话: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希望可以获得你们的意见。


正文 第008章 闹鬼

  在给高明立好墓碑之后,张寅郁闷的心情总算可以稍微缓解,刚想去健身器材上锻炼一下,包胜男就黑着脸走了进来,对他喊道:“张寅,你给我出来一下。”

  张寅不知道自己又在哪里得罪了这个暴龙,莫名其妙的跟她来到外面,刚想开口询问就被包胜男一把抓住衣领按在墙上,恶狠狠地道:“小子,我警告你,不要碰我的姐姐,否者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会跟你没完!”

  “|呃,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些误会呢?”

  张寅被包胜男突如其来的举动,弄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误会?好,那我问你,昨晚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让她醉醺醺的回来,还在睡觉的时候喊你的名字?”

  包胜男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总管我冤枉啊,我哪知道经理如此不胜酒力,再说了昨天我们只是吃了一顿饭,那酒还是我喝的大部分,到现在还头痛着呢。”

  “那你怎么解释我姐在睡觉时喊你的名字?是不是你对我姐使坏了?”

  包胜男继续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呃,这个按照生理学的角度来说,梦只是白天现实中的延续,可能你姐正梦到与我喝酒,于是喊我的名字想跟我干杯。这在民间也是有说法的,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包胜男歪着脑袋想想,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放开手可依然威胁道:“就算你说的过去,但我依然警告你,如果你敢妄想与我姐姐发生什么关系,你的下场就是死的连灰也剩不下,因为你的骨灰将会被我用来喂鱼!”

  “呃,这么恐怖。不过总管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与经理发生超友谊的关系,我可以向天发誓,我们之间绝对是清白的。”

  话音刚落,包盼弟正好从外面进来,看见张寅眼睛一亮高兴的过来,递给张寅一个饭盒道:“张寅给你,昨晚那么辛苦肯定很累吧,是不是还没有吃早饭呢?呵呵,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的爱心便当,你不要嫌弃哦。”

  看见张寅机械般的接过饭盒,包盼弟转身兴高采烈的而去。

  这面包胜男看向张寅的眼神,都可以用来杀人了,更要命的是,那饭盒竟然是透明的,上面还摆着一个大大的红心图案。张寅现在的心情完全可以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捧着饭盒干笑的试图对包胜男解释道:“总管这都是误会,这个是……”

  张寅还没有说完,包胜男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饭盒,哼一声也转身离去。不过张寅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身上的怒火已经完全可以用肉眼看清楚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寅完全是在度日如年。高颖虽然不在晚上打电话了,却白天依然不断的骚扰,就算关机也会打到公司里的座机,弄的公司盛传他为了包盼弟抛弃了别的女孩。

  这让包胜男看他的眼神是越来越凶恶,不断的用职务压迫他做些体力活,整的他天天都是劳累不堪的。而公司里的男同事一看到他,不是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在不就一脸悲伤满眼幽怨。更要命的,包盼弟好像感受不到公司的气氛一样,天天笑嘻嘻的过来找他,不是送便当就是来擦汗,这就如同在旺盛的火堆上倒桶汽油一样,让暧昧是越烧越旺。唯一能让张寅稍微缓解郁闷的事情,就是每天给高明立碑。

首节上一节9/3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剽香窃玉

下一篇:香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