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0节

  陈诺嘴角露出一丝轻蔑:“刚才班长同志演示了升级版俯卧撑。至于加强型,更好解释。许守峰,你过去坐他背上,二十个升级版俯卧撑以后互换。”

  顾卫南及其舍友现在内心升起一种彻底的绝望感,因为他们现在坚信,他们刚议论陈诺的那些话绝对被他听到了。

  就许守峰那身材,一屁股坐上来还不把自己腰折了。顾卫南觉得自己不如直接去撞南墙,他迅速爬起来:“报告队长!我请求换个搭档!”

  陈诺看他一眼:“我可以替他。”

  顾卫南内心颤抖着说:“谢谢教官,不用了……”

  陈诺说:“那就这样,上下铺互换。”

  鉴于班长已经牺牲,没人再敢请求网开一面,一宿舍人乖乖撑地上听口令。陈诺没有屈尊亲自监督他们完成,喊了个“一”以后,叫过隔壁的训练班长陈维来数数,自己去别的宿舍转了。陈维的严格不下陈诺,直接把顾卫南他们操练到趴地不起。当他们拖着酸痛的胳膊爬来叠好被子,集合的哨声已经响了。

  八点钟,夏日的太阳已升得很高,开始有些晒人了。陈诺把队伍拉到操场上,面朝南方立正,阳光从左上方晒下来,每个人的半边脸上都开始觉得热乎乎的。

  陈诺面容沉冷地站在队伍正前方,肩膀上肩章的反光时不时地刺一下学员们的眼。点名之后,他开始训前讲评:“今天早上出操,有不少人私下里喊受不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如果这种程度就受不了,那下面的训练会让你们更受不了。军训是成为军人的第一课,有些人以为军校训练就可以比部队放松,那你就得特别小心了,因为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特例存在!

  “什么是军人?绝对的服从,高度的责任感,坚强的意志!并且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从进入军队的时候起,就别跟我傻谈什么自由,因为你们来,就是为了服从命令的!你们在这里没有自由,也别提什么尊严,纪律和命令就是全部。军训期间,你们可以当自己在蹲监狱,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们不是为了接受惩罚才蹲的。”

  陈诺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队伍上空回荡,在每个人耳边的响过,“以后集合哨声一响,你们每个人,从头到脚都必须给我紧张起来。抛开你们的一切杂念,集中精力遵从发出的每一个指令,调动你们的全部神经去完成每一个动作。累、苦,这是肯定的,但是只有经过这些训练,你们才配称为一名军人。我说完这些话,你们有一分钟选择的时间,如果有的人不能坚持,那你可以立刻滚蛋,找你们的指导员去办退学手续。”

  队伍一如既往地没有声音,因为已经领教过陈诺的厉害,大家都是自己考来军校的,当然再苦再累都得认。就算是顾卫南这样的不积极分子,也没勇气当众跑出来做这个离经叛道的傻缺,何况他还是决定暂时在军校里试一试的,不想被人看做因为害怕训练而退缩。

  陈诺果真等了一分钟,然后才下令:“还记得早饭唱的歌吗?好了,纯情少男们,从现在开始你们没有退路了,把自己操练成一块钢板,就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全体——都有!各班开始训练!”他回头看了看越升越高的太阳,“这边光线挺好,训练班长自己选择最佳位置。”

  他说完就走开了,似乎每次都是这样,从不拖泥带水。

  顾卫南望着他端正的走路姿态,挺直的腰背线条,那是只有长期训练才能形成的,特属于军人的气质和身材。虽然陈诺从早上训练至今,不断在颠覆昨天的温和形象,飞速往魔鬼形象大踏步迈进。没说过一句好听的,放的都是狠话,下的都是折磨人的死命令。顾卫南却觉得自己心底正在隐隐升起一种渴望,或者羡慕,似乎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有想成为陈诺那样的军人的冲动。



  第十一章 魔鬼的游戏



  陈维这时跑上来,领走了顾卫南这个班。顾卫南开始把视线集中在自己的前方,认真听陈维讲解动作要领。

  “今天我们学习立正,也就是平常说的站军姿。同志们注意看我动作!”陈维边做分解动作边讲解,“听到立正口令,两脚脚跟迅速并拢,脚尖向外张开,呈六十度夹角;手指并拢,自然弯曲,拇指放在食指第二关节,中指贴在裤缝上;上身保持正直,稍向前倾,肩膀要平,微微后张;自然挺胸,微收小腹……”

  陈维到底多当了几年兵,备课备得很充分,严格照本宣科,讲解得毫不含糊,动作也准确无误。正面、侧面各做了一遍后,他对学弟们说:“大家自己体会一下,记住要领,一正、二平、三收、四挺。现在听我口令,立正!”

  全班立正,陈维一边讲解着,又示范了一遍,然后挨个纠正他们的偏差。

  他首先走到排头许守峰面前:“两眼平视前方,不是要你豆眼!——也别往一边看,黑眼珠保持在两眼中间,看我这里,注意看!好,别动了!”

  接着是顾卫南,“膝盖后压,并拢,裆部夹紧!脚歪了,自己看看那是六十度吗?九十度有了。”陈维说着把顾卫南的脚踢回正确角度。

  “于冬冬吧,看看自己肚子跟人家一条线吗?收腹啊!”

  “你没事撅屁股干什么,收臀收腹,要形成一股夹力!”

  “向前上方挺胸,这样腰就直了。”

  “肩膀肩膀,别端着啊,自然后张,不然脖子都缩进去了。”

  “你这干嘛,便秘啊?面部肌肉自然点!”

  “哎,你快睡着了吧,两眼倒是睁开啊!”

  “报告队长,我天生眼小……”

  “那也得睁!”

  ……

  事实证明,陈维不愧是陈诺亲自挑选来的训练班长,对动作的要求一板一眼,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偏差。经过一番整治,陈维终于把全班摆成了满意的形态:“好,就这样别动,集中精神,先站四十分钟。”说完翻了翻身边陈诺给的教案,“四十分钟后,队长要来检查,不要存在侥幸偷懒的心理啊,学弟们,我可是过来人。”

  许守峰按捺不住,大着胆子问:“班长,陈队长也教过你啊?”

  陈维看他一眼,居然回答了:“没有,不过我是从地方部队考来的,这点训练不在话下。陈队长也是,他大一就开始训新兵了。”许守峰还想得寸进尺,陈维面色一沉,“动作要领,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谁叫你张口说话的?许守峰伏地,俯卧撑二十个!”

  站了三十分钟,大家已经充分体会到了陈诺最后那句“光线挺好”的概念,岂止是挺好,简直好得过了头。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暴晒在操场上的新兵们额头上开始有汗珠滚下。要人精神高度集中地去维持一个动作是痛苦的,有时越是想集中精力,就越有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突然跑来,带人在不知不觉中走神。一走神,动作就会变形,接着被眼尖的陈维发现,重新整治一番。

  顾卫南本来还能坚持,可是因为出汗,他的鼻尖开始发痒,想要忍住不去碰,结果越来越痒。身边的于冬冬肩膀时不时左右晃,显然也十分难受。顾卫南再也忍不住,趁陈维转身时飞快摸了下鼻尖,就这么倒霉,陈诺的声音远远从他背后传来:

  “一区一班顾卫南。”

  顾卫南一面心说靠,不是又要整我吧?一面回:“到!”

  陈诺很快走到队列前面:“顾卫南向前五步走!”

  顾卫南目光正直地望着前方,向前踏了一步,没表露出任何紧张情绪。

  “向后转!立正!”

  顾卫南脚跟向后转了半圈,面向自己班的战友们立正,这才看清陈诺一手揣在军裤口袋里,另一手拿着把直尺和一大卷白色的胶带。不知道的乍一看,还以为他要去教室教课。

  陈诺站在顾卫南和队列之间,让两边都能看到他。陈诺的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错,除了没有笑容,这简直是起床以来的最佳态度:“刚才,顾卫南同志向我们展示了立正的标准动作,动作要领掌握得不错,值得鼓励——如果出列的时候没有顺拐就更好了。”

  顾卫南一愣,这才明白对面几个战友那拼命憋笑的难受劲来自哪里。大凡军训过的都知道,正常走路是上下肢交叉行进,出左手迈右腿,出右手迈左腿。所谓顺拐,则是走路时左手和左腿同时前伸,右手和右腿同时前伸,走起来十分滑稽别扭,当事人却对此毫无察觉,通常是由于精神紧张造成的。

  陈诺朝顾卫南扫了眼:“既然这么紧张,大家先休息五分钟。”他说完,带着手里的东西往别的班去了。

  陈维跑过来喊:“顾卫南归列,大家原地自由活动。”

  顾卫南郁闷地走回队列,许守峰和于冬冬立刻一左一右蹲地上,两个人已经笑得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看得顾卫南想揍人:“草你们,有这么好笑吗?”

  “本来……是没那么……好笑……”许守峰喉咙里发出闷笑。

首节上一节10/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