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2节



  第十三章 勾引纯情少男



  虽然顾卫南已经抱了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无奈当学生十几年也当出了职业病,一进办公楼,他就情不自禁地开始紧张了。当跟着陈诺在走廊里经过一间间的办公室,偶尔从敞开的门里望过去,视线里清一色全都是身穿军装、肩佩军衔的学校教官和领导,这场景更增添了他的紧张感。

  顾卫南一路上忍不住脑补了无数杯具下场,最先想到的是被学校勒令退学后,得知自己考上军校差点高兴得住院的爷爷会不会真的住院,接着他又想自己固执的老爸是会气死,还是把他揍死。等到陈诺停住脚步,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顾卫南的脑补已经走火入魔,他正幻想自己站在军事法庭上接受审判。

  陈诺打开门看着顾卫南:“愣着干什么,进来。”

  被这声音的主人操练了一整天,顾卫南的条件反射已经趋于根深蒂固,他迅速扯回已经飞到外太空的思维,不忘标准答复:“是,教官。”接着走进了陈诺的办公室。

  与其说这是间办公室,不如说是单身宿舍,房间里的摆设意料之中的简单整洁,带着浓厚的军队风格。迎面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书桌,床上的被子猛一看像个刷了漆的木板箱,这种叠被子的水平让顾卫南望尘莫及。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定格的镜头里硝烟弥漫,似乎陈诺正在看什么片子。

  “坐吧。”

  顾卫南看看平整的床单,拘谨地坐在了桌边唯一的椅子上。

  陈诺转身关上门,向顾卫南说:“先把裤子褪了。”

  顾卫南只感到耳朵里“轰”地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下意识地瞥了下束在腰间的军用皮带,含混地说了句:“教官,我没听清。”

  陈诺打开门边的柜子,从里面找出个小玻璃瓶:“你没什么?”

  顾卫南看着那个小玻璃瓶,脑内已经开始滚动播放各种教师性骚扰学生的新闻,然后把陈诺想象成一个伪装成优质青年和性冷淡的变态色魔。难道陈诺在校门口就早有预谋,今天再把他操练个半死,就是为了方便把自己叫来办公室实施计划,确保猎物无力反抗?怪不得他这么反感勾引纯情少男那句话,因为那就是他的真面目……

  “都是男的,你害什么羞?”正当顾卫南天马行空地发挥想象力的时候,陈诺拿着瓶子走过来,对顾卫南的不合作态度一目了然。

  顾卫南舔了舔嘴唇,心想到底是从陈诺眼皮底下夺门而逃比较容易,还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他推倒,把明天的新闻标题变成《军校新兵难耐饥渴,性骚扰美男教官》?——那可真要上军事法庭了。

  见他只顾动脑不动手,陈诺脸色一冷:“规矩又忘了。”

  顾卫南想归想,实际上哪敢造次,心里一急,立正回答:“报告教官,我不脱!”

  “就算你对我不满,也不用跟自己的伤过不去吧?”

  “啊?”

  “啊什么啊,”陈诺冷冷地说,“你的膝盖好像磕得不轻吧?我这里有碘酒,你先把破的地方擦洗一下,免得影响明天训练。”

  顾卫南呆了呆:“明天还要训练?”

  陈诺眼睛眯起来:“你不会以为这点伤就能逃脱新兵军训吧?”

  “我还以为……”

  “以为我带你来办退学手续?”陈诺一针见血地说,“就因为你背后说我闲话?”

  陈诺明显不屑的语气让顾卫南脸微微发红,突然觉得自己之前那些恶意揣测简直小人得不值一提,更别说后面关于退学的脑补了。他看着陈诺把那个装碘酒的小瓶放桌上,红着脸说:“教官,对不起,我刚才说话太冲了。”他说完开始往上挽裤管。

  陈诺当然不知道顾卫南根本是抱着想退学的心思跟他顶嘴,说了句“没事儿”,却突然弯腰按住他的手:“你不能这样,这样把伤口刮了,叫你从上面褪下来。”

  顾卫南被他碰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急忙说:“没事,这样可以。”

  陈诺已经不耐烦了,军训时的火爆劲被勾上来:“叫你脱你就脱,害羞个屁,不会没穿内裤吧?”

  “我穿了!”顾卫南被这赤果果的揣测惹恼了。

  “穿了你就脱!”

  顾卫南干脆利落地脱了裤子,狠狠扔到陈诺平整如镜的床单上,陈诺从抽屉里把一包棉棒塞给他,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在床上,拉过笔记本继续看视频。

  顾卫南低着头给自己伤口消毒,还好碘酒消毒并不很疼,伤口也只是破了几层皮,他很快收拾好,故意坐到陈诺的床上穿裤子。但是顾卫南穿裤子的时候发现了新问题,自己膝盖上的伤还算小事,他两个后腿弯附近一大片全部淤青发紫了,这当然是陈诺踹出来的。

  陈诺好像也发现了,边看视频边说:“晚上回宿舍用热水泡泡,加速一下血液循环,很快就消了,还能缓解疲劳。”

  “没踹的话,根本不用。”顾卫南嘟囔。

  陈诺转过头来说:“不踹我怎么知道你腿上问题这么大?你看你膝盖被磕破也是这个原因,如果腿上用了劲,挺直了,根本哪里都摔不着。”

  “那教官你也不用就把我一个人往水泥地上踹吧!”顾卫南不平衡的心理又被勾起来。

  “为了消除你的侥幸心理,如果继续在操场上练,你就不只磕三次膝盖了。”

  顾卫南无话可说,他穿好裤子迅速站起来。

  “还有怨气?”陈诺抬眼望望他,声调平常得像跟朋友聊天,“把你叫来擦擦伤口谈谈心,也算弥补我单独操练了你一天吧,再说我们昨天在校门口还有一面之缘呢。”

  顾卫南开始觉得他不正常了,忍不住直言:“教官,我就是不理解队里学员那么多,你为什么特殊对待我?而且你军训的时候,可没有像当初碰面的时候看上去那么温和讲情面。”

  “军训是军训,平时是平时么。”陈诺听到他这么说,居然微笑起来,“训练的时候严格点,也不妨碍平时交流吧,我是这么想的。”

  “教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顾卫南态度固执。

  “回答了你该骄傲了。”陈诺卖了个关子,继续对着顾卫南笑,“因为你对指令领会很快,身体各部位比例标准,做出的动作协调漂亮,态度认真,有毅力,体质好……”顾卫南对他的笑没法免疫,何况是这样对视,何况他还在夸奖自己。心脏再一次脱离大脑掌控越跳越响,让他都担心会被陈诺听到。

  短短几秒钟,顾卫南脑中转了无数个念头,包括他已经想试着原谅陈诺对他的疯狂操练了,结果陈诺最后一句话让顾卫南怨火重燃:

  “——可以尽情的操练,不怕你横着上医院。不选你当新兵标杆,选谁?”

  我草,去你妈的标杆,我才不要当你的标杆!可以尽情操练才是你的重点吧!顾卫南想起自己在众目睽睽下站军姿的苦逼,顿时悲愤不已。

  这还不算,陈诺说完之后,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对顾卫南表示了下担忧:“不好,我亲口说了你这么多优点,这算不算勾引纯情少男?”

  人渣!纯情少男顾卫南在心里咆哮。

 

首节上一节12/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