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4节

  “靠……”

  教室里低声表示愤慨的声音微妙地连成了一片,让已经围好理发衣的顾卫南更加绝望。理发器嗡嗡抖动着贴上头皮,陈诺挑剔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他身上,这让顾卫南更不自在。觉得自己像头等待宰杀的猪仔,临行之前还得担心外貌影响顾客的胃口。

  不到三分钟,顾卫南的头发已经被完全搞定,他迅速低头逃回座位,觉得肯定没法见人了。不过顾卫南自己也没想到,由于他本人长相端正清秀,就算顶着个傻发型对他也没什么影响,理完后回到座位上,反倒对战友们起了点安抚作用。

  那边张指导员也拿起花名册跟陈诺交替点名检查仪容,很快新兵们不管头型长圆扁宽,都一律理成了零点五厘米的平头,大家互相看看彼此的残样,觉得队长选顾卫南第一个理发,真是腹黑得可以。

  大家理完发解散,已经是接近九点半了,迅速进澡堂冲了澡,回宿舍后衣服都来不脱及就到了熄灯时间。由于陈诺和指导员事先警告过要第二天收学习心得和笔记,顾卫南他们都趴在床上匆忙补作业,顺便召开入学后的第一次卧谈会。对于这一天的军校初体验,大家要吐槽的实在太多,话题围绕着军训、魔鬼教官、军训无限展开,想停都停不住。

  许守峰理完发后一直很受伤,一直在表达哀怨:“妈的,伟岸形象就这么毁了,我要长小南南那样多好啊。”

  于冬冬边写边损他:“你别逼我脑补,就你那身材,怎么能配小南南的脸呢?”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就顾卫南的称呼与许守峰达成一致。

  顾卫南学习心得只写了一半,此刻正在日记本上骂陈诺。描画完“人渣”两个大字后,他重重加了一堆感叹号,然后把被陈诺操练的憋屈延伸到日记本外:“警告你们,别找死啊,谁敢再这么叫一声,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许守峰草草写了几行字,把笔记本扔旁边,张大嘴打呵欠:“见不到最好了,那就意味着也不用被魔鬼操练了。困死我了,还是睡觉吧,反正怎么也是死,我宁愿睡死。”

  顾卫南感到许守峰的身体重重倒在枕头上,朝床下探头:“哎,你真睡了?你有没有考虑明天不交的后果啊?”

  “大不了一百个升级版加强型……”许守峰说完已经进入梦乡。

  “靠!这厮也太快了!”于冬冬在对面表示愤慨。

  在他的带动下,战友们都没了动力,除了顾卫南和随艺,大家都把笔记扔一边,躺下继续吐槽魔鬼教官的大业。正吐槽得欢时,不知谁说了声:“好像是值班员来查房了!”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

  大家赶紧躺好,打算假装卧床熟睡多时。可惜刚把眼睛闭上不久,就听宿舍门一下被打开了,从漆黑的走廊里照进一道强光。这道强光上下移动,一直照到顾卫南的脸上,突然不动了。

  顾卫南努力了半天,还是被照得眼皮忍不住轻颤,他只能睁开眼。迎面一个刺眼的光球立刻充满了视野,完全看不到站在门口的人,他忍不住把手遮在眼前。

  “还没睡?”陈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接着视野中灯影一晃,顾卫南发现陈诺已经背对自己站在床头,手中的强光手电挨个照在每个人脸上。除了已经熟睡的许守峰,每个人都只能“醒来”,陈诺冷酷地说:“继续聊啊,怎么不聊了?现在距离早操还有六个半小时,就算我是魔鬼,也不会把你们半夜叫起来做俯卧撑的。”

  全宿舍人都打定了主意装哑巴,因此气氛在昏暗的宿舍里显得特别凝重。陈诺突然回过头来:“班长。”

  “……到!”顾卫南此时是趴在床上的,陈诺就站在他的床头边,这么突然一回头,顾卫南登时惊悚了。陈诺正和自己面对面,那距离绝对不超过十厘米。

  陈诺注意到顾卫南的僵化表情:“点个名你怕什么?这副表情。”

  顾卫南好不容易恢复呼吸能力:“报告教官,我有点不习惯这么被点名……”平心而论,两人此时一个卧姿,一个站姿,这情景是有点诡异。

  陈诺似乎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眼睛盯着顾卫南的笔记本和没来得及藏起来的手电,继续说:“一班长,熄灯之后宿舍成员还在说话,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明天写一份检查交上来。还有,熄灯之后是休息时间,不能再做休息以外的事,笔记没写完明天找时间写,手电没收。”他说完拿过顾卫南的手电。

  顾卫南不知哪来一股奋起反抗的勇气,穿着裤头背心从床上追下来:“报告教官,手电不是违禁品!”

  陈诺冷冷看他:“我说过因为是违禁品没收了吗?”

  顾卫南语塞,泄气地站在宿舍中央。

  陈诺看着他那副不甘心又尴尬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但他依旧冷冰冰对宿舍所有人说:“你们注意了,现在军训只是开了个头,以后如果气得想骂我,可以。但是从早晨集合到熄灯前,你们必须把精力放在训练上。训练完后随意,但是千万别让我听到,最好的办法是在心里骂,或者写在只有自己看得到的地方。要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整治你们!好了,听我口令,全体都有,睡觉!”

  他说完以后转身走出宿舍,随手关上了门。



  第十六章 就是来玩命



  陈诺的话够绝,他走后挺长的几分钟里,宿舍醒着的人都已经被打击到无话可说,也不敢开口,生怕陈诺还在门外转悠。过了一会,于冬冬打破沉默来了句:“不但是魔鬼,简直还是暴君啊……”

  顾卫南重新上了床:“您老快睡吧,我怕叫我写双份检查。”

  于冬冬吐下舌头,抱歉地压低了声音:“对不起啊班长,其实主要说话的是我们。”

  “没事,谁叫我是班长,不帮同志们担责任,那不白当班长了?”顾卫南自己开自己玩笑。

  于冬冬赶紧说:“别当真啊,都说着玩的。”

  “啊,我又不傻。” 顾卫南笑了。

  宿舍里重新归于宁静,舍友都不再说话,一个原因是陈诺的威慑,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为顾卫南替所有人受罚写检查过意不去。军队就是这样,会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融入集体,即使做不到像战时那样血肉相连,也必然得荣辱与共。

  顾卫南在床上躺了会,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虫鸣,很快也因为疲倦睡着了。

  第二天的训练照旧,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再有丝毫松懈。为了达到陈诺“哨响以后五分钟内必须集合完毕”的要求,大家只有提前半小时起床准备,整理好所有内务和着装,哨响时立刻冲下楼去。

  陈诺的标准并没有因为集合达标而降低,既然前一天二十分钟内跑完了全程没出人命,第二天速度当然得照旧,还可以节省出时间来练习一下队列;第一天唱歌赢了二队,那碰见一队不赢还有什么脸吃饭?顾卫南很快发现,他们的队长陈诺具有另一种强迫症,就是不允许他的兵比别人落后。跑步要比人快,唱歌要比人响,动作要比人标准,队列要比人整齐,连内务他也不放过——从这天起,只要谁的被子被扔下楼,名字上了通报全校的小黑板,就能获得与顾卫南一起结伴站军姿的特殊优待。

  随着训练的不断深入,学员们开始觉得第一天的运动量和累简直是过家家。每一天都很累,因为每一天的训练量都在逐步加重。早上一睁眼,就必须像上紧了发条的机器,用高度集中的精神,不停地重复着枯燥的训练内容,不断地超越自己身体和意志力的极限。等到晚上结束一天的训练,往往都是累到全身散架,倒头就睡,然而一觉还没睡够,又要开始另一天的高强度训练。

  训练,吃饭,训练,睡觉……占据了所有新兵的全部思想和生活,战友们经常私下里自嘲,这哪是来军校上学,这是来玩命。就连三心二意如顾卫南,也几乎已经没有闲暇去考虑训练以外的事情。

  陈诺的魔鬼本质暴露得越来越彻底,新兵们很快明白,并不是惟独第一天他给了所有人下马威。而是此后每一天的早操,他都可无穷无尽地挑出队列中的错误,然后理所当然地实施处罚。顾卫南开始不记得有多少次因为一个人的鞋子穿错,或者领带打歪,就导致全队多跑五公里甚至十公里。到后来他也懒得去弄清了,因为已经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被罚,更不知道到底在陈诺的监督下跑出了多少公里。

  每一天的基本队列训练更是狠上加狠,为了把动作做标准,陈诺可以让他们将一个分解动作保持半小时以上;拿着尺子量他们脚尖离地的距离,手腕和身体的距离、裤缝的距离;掐着秒表控制他们每分钟的迈步频率……

  陈诺的讲评训话也逐步升级,短短半个月,新兵们已经被剥夺了做人的权利,连“劳改犯”都算不上了。

  “你们没有权利抱怨,也别把自己当人看。”陈诺冷酷的表情配着的无情声音,“因为军人的一切都属于国家,包括你的生命。当然,每年部队里都有承受不了训练强度的逃兵,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努力让我们三队成为成绩最好的学员大队。我也欢迎坚持不了的人早日滚蛋,不要当害群之马。”

  早日滚蛋!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了陈诺每次讲评的结束语,也是训练中的常用词。每当有人坚持不了或者情绪抵触、稍有动摇的时候,这句话就被陈诺毫不吝啬地拎出来。那种冷冰冰的语气,那种鄙夷的态度,那种因为对方一点软弱的表现,就否定他之前一切努力的断言,足以让任何一个好脾气的人怒火中烧。

  帅气的外表拯救不了陈诺,几乎每个人都开始对他发自本心地仇恨,渐渐地,每次只要一开始军训,双方就剑拔弩张得像仇敌一样。三队队员的眼里射出的都是野兽般凶狠的光芒,恨不得把眼前这个魔鬼吞掉。

  顾卫南照旧逃脱不了经常被单练的命运,他被陈诺处罚的次数也是全队最多的。当他全身酸痛得几乎坚持不住,却还必须保持抬腿的分解动作不动,当他被陈诺当着所有人的面劈头盖脸毫不留情地训斥,他也是真恨陈诺。可是同时,他也像队里其他人一样,越是被训斥嘲弄,越是发狠坚持,内心深处明知道陈诺这是激将,仍旧吞不下这口气,发誓要与魔鬼抗争到底。

  训练间隙,大家凑在一起还是会骂人发牢骚的。曾经因为熟睡躲过一难的许守峰,终于在一次熄灯之后的卧谈中中枪了。他当时正在谈论白天的训练:“哎,你们说他有心理疾病吧?我觉得那就是个疯子。因为我不小心在他讲评时接了句话,他就把我玩命地折腾,妈的可把我折腾惨了。我现在就盼着啥时候学擒敌术,军训完成了,给他那么一下做纪念……”

  正说得痛快,就听见房门一响,陈诺拿着手电站在门口:“你可能要失望了,你们的擒敌术也是我教,下周一,每天晚上。”

首节上一节1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