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6节



  旁边的许守峰看顾卫南两眼发直,差点被吓到:“怎么了,家里没事吧?”

  “没。”顾卫南继续面瘫,“就是我可能又得罪队长了。”

  许守峰真的被吓到了:“我晕,你又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了?”

  顾卫南平静地说:“刚才找了队长,我请他以后别老单独找我谈话了,怕同志们有意见,影响不好。”

  许守峰震惊得下巴快掉了:“顾小南同志,我越来越发现低估了你了!那队长怎么说?”

  “他说你其实是对我选你当标兵有意见吧?”

  “妈呀,这个潜台词就是你死定了吧!”

  顾卫南点头:“不过我每天的训练强度已经接近极限了,还能糟到哪儿去?反正他已经答应不单独找我了,至少这方面应该可以解脱了。”

  “那倒是,”许守峰实事求是地说,“我觉得照这样下去,完全不用加量就可以死人了。”

  顾卫南回神:“草你,把我咒死你就没家长了。”

  “你哪算我家长,充其量是家属。”

  “狗嘴欠收拾啊你!”顾卫南恼火,完全不记得是自己先要当人家长。

  于冬冬趁区队长不注意,从前面悄悄回头:“班长你说怕人有意见,是不是指那谁啊?”他说着眼睛瞟了下彭志飞的方向,“我听徐川说,人私底下老开玩笑说怪队长偏心呢!照我看,是有人自己心里羡慕嫉妒恨,上赶着想让队长操练他吧。”

  许守峰明知故问:“啊?谁啊,谁这么犯贱?”

  于冬冬哼了一声:“跟你差点打起来那人呗。”

  “哦,他呀!彭志飞嘛!”许守峰抬手做个挥刀动作,“胆敢犯我家属者,虽远必诛!”

  顾卫南拿日记本敲他的头:“孩子欠揍!谁是你家属啊。”

  许守峰故意说名字,虽然隔着几排,彭志飞在后面还是听到了,他脸色变了变,看向顾卫南,又继续低头做笔记。

  随艺回头拉了拉于冬冬,指指门外,提醒他们别再说了。于冬冬向门外一看,立刻缩了头,原来刚才走开的陈诺正站在教室门口,催促最后几个刚打完电话的学员快点进教室。陈诺一出现,其他窃窃私语的学员也都赶紧住了嘴,一个个乖乖做出严肃认真的样子。

  进教室的时候,陈诺脸上的表情明显不怎么愉悦,视线在顾卫南周围停留得比较久。顾卫南觉得心虚,低头避开陈诺的目光,等他再抬起头,陈诺已经放下了投影仪的屏幕,站在讲台边调试投影仪。

  过了一会,他把即将播放的视频暂停在片头位置,语气还像跟顾卫南对话时一样温和,这让人多少有点意外:“按照平常的课程,我们今天应该像其他队里一样观看单个军人队列动作的示范教程,不过我觉得大家平时已经做得很多了,没必要多此一举。所以今天晚上我们来看一部资料片,是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录像,大家认识下真正的战争是什么样的。”

  出于男生们天生对摸枪打仗具有的向往之情,绝大多数学员们听了都一阵激动,许守峰尤其兴奋,小声对顾卫南说:“这才是正经事嘛!看来我们离实弹射击不远了。”

  陈诺按下遥控器,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底下一堆乱兴奋的人:“这个是内部资料,除了做必要讲解,没有经过太多的处理,所以有些地方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它很珍贵,也很真实。”说完以后,开头屏幕上出现了介绍背景的字幕,陈诺退到一边,在学员中间找了个空位,也坐了下来。

  顾卫南忍不住追着他看,陈诺就坐在他的斜对面,两人隔着过道,顾卫南能尽情欣赏到他的侧脸。这么好的机会,不瞧白不瞧,顾卫南在心里给自己叫嚣的理智找借口:多看看,说不定就能看腻了,腻了就会烦他,烦了就用不着被此人的外表迷惑了。

  陈诺没注意到顾卫南如饥似渴的视线,他正在随身带来的工作日志上写东西,偶尔抬头看一下片子播放的情况。

  “你往哪看呢!都开始了。”许守峰拿胳膊肘推了下顾卫南,义正言辞地警告他,“知道你恨队长,不过也不用这么赤果果地盯着不放吧?好像个饿了几天的哈士奇。小心被逮个正着,那你更惨了。”

  顾卫南咽了下口水,刚注意到自己偏离了初衷,他艰难地从陈诺那里收回视线,这才反应过来找许守峰算账:“草,那什么比喻,为什么我不是饿狼是哈士奇啊?”

  许守峰窃笑:“看上去比较二嘛。”

  顾卫南那个气:“好小子你等着,下了课跟你算账!”

  这个时候陈诺站起来了,回头盯着顾卫南这边冷冷说:“再不专心,一千个俯卧撑。”

  两个人立刻全神贯注地看视频,心里都想:看来这次得罪大了,处罚升级了……

  资料的开始是军队刚准备进攻的时候,镜头一直停在指挥部里,房间墙上就像通常电视里演的那样,挂着超大的军事地图,上面都用代号标注了需要攻克的地点。渐渐地镜头转到了外面的战场,几个身穿迷彩、头戴钢盔的战士正躲在挖好的猫耳洞里,字幕显示时间为中午,这个连队正在准备一次进攻。

  随着晃动不稳的镜头,已经有几个战士在连长的指挥下向目标高地进发。学员们开始注意到,真实的战场上完全不像电视上那样激动人心,更没有人大喊一声“冲啊”,所有人就以豹的速度跑过去占领阵地。由于地面坑洼不平,录像里的战士们握着钢枪,身上背满手榴弹,行进速度很慢,流弹随时都有,每走几步就要卧倒。

  看不到敌人在哪里,只看到不时有子弹在战士们身边射起土花。一个战士被击中,旁边负责紧急救援的卫生兵把他拉到山坳处包扎好伤口,那名战士就在原地向敌人的方向扫射。镜头摇晃到进攻中的另外几名战士,有人脸上凝结的血浆几乎把眼睛糊住,硝烟在前方弥漫,镜头里几乎看不清远处的高地。终于,敌人在进攻下退却,一名动作敏捷的战士几次卧倒躲过弹雨,终于奔进硝烟中,把布满弹眼的红旗插上山头。

  顾卫南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好像自己第一去陈诺的办公室,他电脑里正在播放的镜头,当时他以为只是一部戏。

  录像中已经在介绍另一场战斗。激烈的对战中,镜头里的连长正在指挥战士带伤员撤退,自己却留在最后被弹片击穿了胸口,他顽强地走了几步,不支倒地。旁边的战友见状,拼命地背起他走向安全地带,就在这时,炮弹在他们身边炸开了。

  陈诺向几个没有专心观看的学员扫了一眼,轻声说:“他们不会在镜头外醒来了,因为这不是演戏。”

  不知怎么,这句话让顾卫南听了特别难受,他不由想,如果是演戏该多好?资料里的战士们看上去都很年轻,有的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稚气,就这样在战斗中永远付出了生命。

  教室里的氛围逐渐凝重起来,在资料的最后,当看到活着的战士们胸前戴着军功章回到家乡,再想到埋骨在战场上的年轻战士,许多人红了眼圈。

  陈诺关掉投影仪走上讲台,望着坐在下面的年轻面孔,仿佛又恢复了军训时的冷酷:“资料大家看完了,真正的战争就是这样的,永远没有重来,生命随时都可能结束。军训半个月,你们暗地里叫我魔鬼,抵触情绪不小。我只想告诉你们,今天的残酷训练,才是对你最大的仁慈。就算是和平时期,作为军人也不可以放松警惕,也许今天和平,明天就被叫去打仗!如果没有过硬的素质,谁来为你们的生命提供保障?”

  教室里一片静默,陈诺望着学员们沉默了很久,才说,“今天就到这里,区队长整队回宿舍。”他说完拿起日志本走出了教室。

  三队学员们这次出奇安静,大家集合的时候都没有交头接耳,直到在宿舍楼前解散,才有人小声感叹着交流感想。

  顾卫南出神地望着陈诺办公室的方向,觉得自己似乎对他有了新的认识。他正要跟许守峰说话,忽然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在后面说:“资料看了是挺感动的,倒是队长挺矫情,不就个军训嘛,魔鬼就魔鬼,我还挺喜欢他这么认真的态度的。不过说这么大堆煽情的废话就过火了,都和平多少年了,好像真能打起仗来似得,感觉真假。”

  顾卫南听得气血上涌,想也没想就炸了,他猛地回过头面向那个声音:“彭志飞,我草你妈你说谁呢!”



  第十九章 好孩子打架了



  顾卫南暴发得太突然,以致于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冲过去一拳把彭志飞给揍飞了。

  彭志飞本来没注意到顾卫南,那些话他是边走边跟身边相熟的战友说的,等他看到顾卫南怒气冲冲地向他冲来,惊讶之下本能想躲的时候,鼻梁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彭志飞摔了个跟头,站起来的时候眼泪鼻血一起流,他也暴怒起来:“你他妈有病啊!我招你了?”鼻血顾不上擦就冲上去还击。

首节上一节16/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