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7节

  旁边的人反应过来想拦,结果已经拦不住了。人愤怒时爆发的力量是无穷的,两个人在上百号人的围观下扭打在一起,旁边人想拉都无从下手。最着急的是一区一班学员,虽然军校里素来血气方刚不缺打架事件,但彭顾两人一个班的,这么仇敌似的搂一起,一点集体精神也没有,明显给别班人看了笑话。

  顾卫南冲出去得太快太远,好心拉架和不明所以围观的人太多,许守峰和于冬冬等几个跟顾卫南同行的战友已经被丢到外围去了,连衣服边都摸不到,更别提劝架了。许守峰仗着个大,带头拼命往前挤,一边大声跟于冬冬他们说:“这叫什么事啊?突然就冲过去打起来了!看他平时挺稳重的啊!”他伸开胳膊拨开前面几个学员,“哎兄弟,麻烦让让,里面打架的是我们班长!”

  于冬冬晕倒:“你瞎喊什么啊,还嫌围观的不够多?”

  随艺看一眼外围:“糟了,区队长来了!赶紧去拉开他们啊!”

  不知道从哪挤过来的徐川说:“来不及了!”

  一区队长眨眼走到他们旁边,朝周围喊:“都让开!你们哪个班的?还不回宿舍去!”区队长还是有点威力的,很快许守峰他们就跟在区队长身后挤了进去。这时候顾卫南已经和彭志飞抱团在地上滚了,两个人帽子都掉在旁边,军装已经看不出颜色,旁边劝架的拉都拉不开。

  许守峰他们想过去拉架,区队长已经把鼻子气歪了,狮吼般大喊一声:“妈的都滚开,我来!”

  他把帽子摘了往身后许守峰手里一塞,走过去一膝盖先顶在顾卫南的腰背上,然后一手压住他左臂,一手握住他右手臂的麻穴,往后反扭住双手手腕折在身后,硬把他从彭志飞身上拉开。接着他伸脚顶住彭志飞的胸口,腾出一只手来照样把他翻个个扭住。

  顾卫南好容易叛逆一次,大脑充血状态解除得慢,这会仍旧天不怕地不怕。趁区队长分心对付彭志飞,他左手猛抓住右手,迅速左转体,用整个身体的力量使劲往下拉,滚到一边摆脱了控制。

  区队长十分意外,拎着彭志飞站起来:“胆子够大啊,你什么时候学了解脱技术了?训练标兵不好好训练,仗着先学到的内容打架?”

  顾卫南根本没听见区队长说什么,还想冲过去给彭志飞补上一拳。刚一迈步,右腿忽然被人从后面别了一下,接着腰部被牢牢抱住,怎么挣都动不了。顾卫南以为抱住他的是战友,怒火熊熊地说:“别拦我,今天看我不揍死这个装模作样的混蛋!”

  “你给我冷静!”

  顾卫南身体猛地一僵,他听出这是陈诺的声音,愣了。陈诺察觉出顾卫南停止了挣扎,放开他,沉沉地说:“回过头来。”

  顾卫南的怒火瞬间被浇灭,慢慢转过身,面向陈诺。他嘴唇被彭志飞打破了,嘴角上还挂着血丝,衣服上到处是土,别提有狼狈了。宿舍楼前的灯光很明亮,陈诺自然把他看了个一清二楚,顾卫南开始有些不知所措,再看到陈诺脸上没有温度的表情,心不由往下一沉。他忽然觉得自己傻得要命,傻透了。

  陈诺看见他的样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很好,晚自习的时候还义正言辞地提意见,拒绝我单独找你谈话。出于对你个人的信任,我同意了。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入学半个月就打架斗殴,都刷新学校记录了。顾卫南同志,我可不可以问问,你这是出于什么心理?”

  顾卫南没法说自己生气冲动是为了陈诺,何况就算说出来也没什么道理,只能一声不吭。倒是彭志飞听说顾卫南拒绝陈诺找他单独谈话,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陈诺见顾卫南不吭声,以为他在赌气,冷冷说:“把帽子捡起来,整理好着装,跟我来操场!”他又看向彭志飞,“你也是!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说完之后,陈诺忽然发现围观的学员还没散,用可怕的语气对所有人说,“怎么,你们是不是想有难同当,陪他俩上操场受罚?——不想去就回宿舍,准时休息!”

  学员们大惊,急忙都往宿舍里奔。

  陈诺在嘈杂的脚步声中低低问旁边的区队长:“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

  区队长说:“我问了下来报告的学员,只知道是顾卫南先冲过去找彭志飞动手的,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打起来了,好像是平常口角吧,说着说着气不过就打起来了。”

  陈诺点点头,看着费劲地拍打自己衣服的顾卫南,突然若有所思地跟区队长说:“我没教他控制解脱术,擒敌术的课程下周才开始。”

  区队长愣了愣:“那可能是我没抓紧,凑巧被他用上力了。”

  “可能。”陈诺说,“没事你先走吧,我把他俩带操场上练练。”

  区队长打个敬礼离开了,等到全队学员们都回了宿舍,陈诺才冷冰冰地对顾卫南和彭志飞说:“走吧。”

  顾卫南超负荷训练了一整天,又刚打了这么一架,力气几乎全用光了,现在全身酸痛,几乎是一步步地往前捱。他现在已经彻底清醒过来,开始为自己的生死担忧了。根据对陈诺的了解,出了影响这么大的违纪事件,不管什么原因,他都逃不掉处罚了。顾卫南再怎么好色无厌,也不能做到对陈诺的魔鬼属性毫不介怀,想到即将到来的处罚,他不寒而栗。

  彭志飞终于享受到被陈诺主动叫去面谈的待遇,看上去一点也不兴奋,相反他看上去和顾卫南一样行动迟缓,神情沮丧。虽然军训消耗没顾卫南那么大,但顾卫南怒火之下出拳太狠了,彭志飞现在觉得自己整个脸都有肿胀的趋势。他从心里恼火顾卫南,但更多的是心虚,生怕陈诺问起顾卫南为什么要找他打架。

  很快到了操场边,陈诺冷冰冰地对顾卫南说:“趁着还有力气开口,你现在可以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找彭志飞打架?”

  顾卫南早就打定了主意,立刻说:“报告教官,是这样,彭志飞同志看完录像后,说现在和平年代,根本不会打仗,放这个太煽情。我当时刚看完片子,情绪正激动,听到他这么说,冲动之下就把他打了。”

  陈诺眉毛微微一挑:“顾卫南,我一向觉得你各方面表现都比较优秀,不是那种无视纪律的学员。看完后各人感想不同,这是人之常情,你居然为了一句话就跟同志打架!放到战时,这种破坏团结的行为会连累所有的战友,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上,我对你很失望。”

  顾卫南抿住嘴唇,血腥味在嘴里面打转:“报告教官,是我错了!我不该冲动!更不该找彭志飞同志打架!”他特别受不了陈诺那种轻视的神情。

  陈诺没有再多说:“现在去操场上跑十五圈,跑完之后回宿舍写检查,边跑边反省反省今天的行为。”

  “是!”顾卫南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泄露,他端正地敬礼,然后向右转,跑上了长长的塑胶跑道。



  第二十章 后果很严重



  陈诺转向彭志飞,冷冷打量他:“一区一班行啊,净出名人!你也算队里的训练尖子,就这种觉悟?和平年代来当兵,当然不是为了上战场那种无聊事,就为了找工作能走捷径是不是?”

  彭志飞嘴硬地低声嘟囔:“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

  陈诺冒火了:“你心里怎么想我不管,既然当了兵就得服从命令!军训第一天教你们什么忘了吗?我放什么片子,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看什么片子,看完了继续训练。对着同志说三道四,要在战场就是动摇军心!毙了你都不过分,还让你有机会跟我在这绕!嫌煽情是吧,那咱们就来点实际的。你现在回宿舍,明天一早再过来,我领你去办退学手续,军队里不需要你这种兵,你回家去找更有前途的事业吧。”

  彭志飞没想到自己今天不但被单独谈话,还能享受被队长亲自劝退的待遇,当场被吓住了。过了一会,他含糊不清地低声说:“教官,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诺面色冷得像冰块:“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顾卫南找你打架是不对,因为他只是学员,没有权力教训你。要我当时在场,就为你这种落后思想,说不定揍死你!”

  彭志飞被训得面红耳赤,垂着头不敢再说话,当然更不敢挪动半步,生怕自己一动,就被陈诺认为同意退学了。

  陈诺看着他:“既然你不想走,那现在就别闲着了,你也去跑圈吧,跑满八圈回宿舍写检查。”

  彭志飞连“是”都没说,低着头也跑上了操场。

  顾卫南这时已经快跑完一圈,他速度控制得很慢,因为本身已经很疲劳,要跑的圈数又太多,必须给后面留点体力。跑过陈诺身边的时候,陈诺站在操场边帮他数数:“一圈了。”

  从这个语气顾卫南就听出来了,陈诺已经消了气。他看了陈诺一眼,见陈诺的神情果然已经恢复到温和状态,不觉从心里叹了口气:要命,又开始精分了……

  彭志飞的速度比顾卫南快,到第五圈,他已经追上顾卫南,跟他平行了。顾卫南当没看见他,自己跑自己的,彭志飞却喘着气开口了:“哎,你说你……有这个必要吗?不就一句话,还不是说你,这么小心眼干嘛?”

  顾卫南冷冷说:“当兵就是准备随时打仗,你不这么认为是你的事,我忍受不了你那么说队长是我的事。我们世界观不一样,没什么好说的,拜托别挡道。”他说着加快了速度。

  彭志飞还在那里不依不饶:“我就是说说自己的感受,也没诋毁教官啊,我也没恶意。那个片子是挺感人的,就是觉得用这个教育我们好好军训,有点像拿炮弹打蚊子。”

  “我觉得这个方法很直观。”顾卫南继续加速,“你要觉得问心无愧,干嘛不自己跟队长把自己的话复述一遍。”

  彭志飞脸上挂不住了,毕竟也知道顾卫南给他留了余地。本来还想尽力说点给自己下台阶的话,但他的极限渐渐到了,只能被顾卫南越甩越远。

首节上一节17/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