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8节

  顾卫南再次经过陈诺,陈诺还是那样注视着他,态度温和地站在操场边数:“五圈了,慢慢来。”

  两圈以后,顾卫南的极限也到了。他开始觉得双腿僵硬得不听使唤,呼吸越来越粗重,肺里的空气好像被挤光了一样,大脑严重缺氧,只能靠着意志力支配着自己机械地向前迈步。

  彭志飞还剩下最后一圈,他已经是第二次极限,渐渐觉得已经超过了身体负荷,就要支持不住了,那种超越极限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他咬着牙,只知道昏昏沉沉地跑,就在以为自己就要昏倒的时候,彭志飞总算听见陈诺说了句“第八圈”,他立时瘫在跑道上,再也没有力气起身了。

  陈诺走过来踢了他一脚:“不许坐下,站起来,慢走十分钟!”

  狂跳的心脏撞击得胸腔疼痛难当,彭志飞支撑着身体原地来回走了一阵,心跳和呼吸才勉强找到点规律。这个处罚太惨痛了,简直是要人命的,彭志飞绝望地看着陈诺,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因为有了这种亲身经历,瞥见在跑道上默默跑过的顾卫南时,想到他后面还有那么多圈要跑,彭志飞居然都觉得不忍心了。

  他注视着顾卫南,看到他明显在勉强支撑的身影,咬了咬牙说:“队长同志,我有事想报告。”

  陈诺看看他:“你可以回宿舍了。”

  “不是,”彭志飞有点急,虽然陈诺的眼神让他胆怯,还是硬着头皮说,“队长,我觉得顾卫南……他快撑不住了。已经九圈了,他白天又训练了那么多,能不能也让他下来?”

  “哦,”陈诺盯着顾卫南,冷淡地说,“你居然为他说情,不介意他打了你了?”

  彭志飞尴尬地说:“我也打他了,再说我们都是一个班的战友,本来没什么深仇大恨。”

  陈诺看他一阵,面无表情地说:“有集体观念是好事,那就给他减一圈。你先回宿舍吧。”

  彭志飞看着两腿已经抬不动的顾卫南,觉得再多一圈都要坏事。不过陈诺这已经算法外开恩了,他没敢多说,只能离开。

  顾卫南的确要撑不住了,他大脑已经处于混沌状态,两眼望出去迷迷蒙蒙一片,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了,只剩下两条腿还在不停地向前,通过陈诺身边时,听他报数,才知道已经跑了多少圈。

  第十圈的时候,陈诺跟上去,在他身边慢跑,声音很温柔:“十圈了,还行不行?”

  顾卫南没说话,他没那个力气说“还行”。虽然比平时速度慢得多,但是经过这么多天的受训和拉练,明白再慢也得在及格线上,不然陈诺肯定会让重跑。可是他今晚实在有些体力透支过分,开始还会根据时间算算速度,现在连抬起手腕去看时间都做不到了。

  陈诺没有停下,开始陪顾卫南一起跑:“刚才彭志飞跑三千二百米都用了十五分钟,你肯定到不了及格线了。”

  顾卫南没有放慢速度,只是用暗沉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看上去表情麻木。

  陈诺见他没明白,只好做进一步解释:“我意思不是叫你明天重跑,我是说反正已经不及格了,没必要再要求自己保证速度了。如果你觉得现在不能坚持,那也可以不跑,明天再补上。”

  顾卫南没理陈诺,把目光收回,继续用原来的速度跑。极度的疲劳导致他心情极差,所以他现在已经是在跟陈诺赌气了。

  陈诺见他没反应,继续在一边说:“刚彭志飞还跟我求情了,说别让你跑了,打了架还能这么想毕竟是好事,我看他确实有悔过情绪,给你减了一圈。”

  “不用!”顾卫南实在忍不住,用力吼了一声。

  陈诺微微一愣:“你这什么态度?”他也知道顾卫南已经在透支体力,有点担心惩罚太重了,但既然已经下了令,罚到一半收回就达不到惩戒效果,所以才想让顾卫南自己放弃。没料到顾卫南平时温顺,这会倔起来像头小毛驴,一声不吭地表示抗议。陈诺只能改变策略,拿彭志飞当理由给他减量,顺便帮忙搞搞团结,结果换来顾卫南不知好歹地对着自己炸毛,完全违背了他的本意。

  给新兵军训那么多次,陈诺头一次被个新兵蛋子吼了,还不大能适应,冷冷说:“既然不用,那你继续跑吧!”说着慢慢停下步子,把顾卫南一个人扔跑道上,往操场边走。

  顾卫南其实等于自己折腾自己,刚才那么一吼,他嗓子里立刻有血腥味涌上来,就差往外冒血了。脑袋本来就痛得快裂了,听到陈诺的话更是恼火,心想我为了你打架是我自己有病,你一会说我坚持不了,一会让彭志飞来卖人情算什么意思?显得他觉悟高不记仇,我不注意团结?

  他越想越气,脚下加快了频率,就想离陈诺远点。然而他虽然过了极限,身体在调整下适应了运动需求,实际上身体感觉却变得迟钝了,察觉不到自己已经严重透支,只急速冲了几步,体力就再也跟不上意志,脚尖忽然在地上一绊,失去平衡,向前摔了出去。

  陈诺听到不对,回过头看见顾卫南已经在地上滚了一圈。顾卫南还想站起来继续跑,但是突然的停止让他心脏和大脑出现了极度缺血状况,顾卫南脑袋直发晕,只撑起一条腿,眼前就骤然一黑,重新栽倒在地上。

  陈诺一惊,迅速跑去把他扶起来,顾卫南已经恢复知觉,眼睛依旧暗沉沉地向前看,带着决绝的神情,还试图挣开陈诺往前跑。陈诺逮住他的手腕,摸到他狂跳的脉搏,沉声说:“你不能跑了!超过了身体负荷,再跑你就没命了!部队每年新兵连都会练死几个,你想占名额?”

  顾卫南急剧地喘息着,两腿直发软,身体还在往前倾:“宁可……跑死!也不……让你看扁了!”



  第二十一章 教官我赢了



  “操蛋!”陈诺一边发火,一边用力拽住他的腰带,不让他再跑出去,“你给我歇着!”

  顾卫南连喘带气说不出话来,又挣不开,只能这么被陈诺挟持着在操场上慢走。等到能开口了,他固执地又问:“我还差几圈?”

  陈诺冷冷说:“一圈半。”

  顾卫南想了想:“不对,两圈半!你放开我吧,我现在又能跑了,占不了名额。”

  陈诺眯着眼睛看他一会:“我要说不让你跑了呢?”

  顾卫南又恼了:“你凭什么不让我跑?”

  “我是队长!”

  “你下令让我跑十五圈的时候不是队长?”顾卫南跟他抬杠。

  “草!”陈诺瞪了他一眼,突然没话说了。过了一会他又不甘心地说了句:“没见过这么倔的。”

  顾卫南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胜利的快感,得寸进尺地说:“服从命令不是军人的天职吗?我服从命令又哪儿错了?”

  陈诺看着顾卫南在路灯下苍白到没颜色的脸,又看到他明显撑不住还在那瞎逞倔的神情,直想揍他,狠狠说:“那我现在以队长的名义收回刚才的命令,改成让你跑十二圈半!你敢再跑就是抗命!”

  顾卫南听了一愣神,接着不知道自己哪出了毛病,突然特别想笑,结果就放肆地笑出来了。这一笑不要紧,他把刚恢复那点力气给笑没了,陈诺差点被他带得一起滚地上:“有病,你笑什么笑!”

  顾卫南也觉得现在笑实在不合适,因为他刚还在对陈诺喷火,这么冷不丁笑出来实在破坏战斗气氛。可是出于对陈诺的非分之想,他实在控制不住脑内那个张狂又得意的声音:魔鬼陈诺,你这算不算是服软了?

  得意归得意,顾卫南还是不断往地上出溜。他是一点都站不住了,没力气不说,从气管心肺到浑身肌肉无一不痛,全身重量实际都压在陈诺胳膊上。

  陈诺恼火地抱住他:“你行!我训新兵这么多年,还没遇见一个把我练怵了的兵呢!你是该得意几天!”

  顾卫南说:“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你这么狠的教官。”

  “这混小子!”陈诺又好气又好笑,“你能见过多少教官,军校里真正教过你的不就我一个?”

  “你一个就能把我给毁了。”顾卫南小声说。

  “嗯?”陈诺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没听清,问得有点意义不明。

首节上一节18/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