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19节

  顾卫南掩饰地说了声“没”,又接着陈诺前面的话头说:“你能有多大啊,就喊我混小子。”

  陈诺冷冷说:“怎么也比你这个未成年大吧?你们不猜我三十了吗?”

  顾卫南已经不把他当教官了,直接反驳他:“你不就刚毕业一年吗?装什么老。还有我怎么成未成年了?法律都规定十八岁成年了。”

  “你不是到十一月才满十八吗?”陈诺也没饶他。

  “哎,你偷看我档案啊!”顾卫南大叫。

  “我用得着偷看吗?”陈诺一句话浇灭顾卫南的激动。

  “……也是。”顾卫南也没话说了,只能承认事实。过了一会,他又大着胆子开玩笑:“那你肯定关注我很久了。要不队里上百号人,你不能每个都记这么清楚吧?”

  “废话,训练标兵全队也只挑了你一个。”陈诺的回答正直得叫人吐血。

  顾卫南有点失落地叹了一口气,彻底没话了。

  陈诺看看他,平静地转过身,把顾卫南的手搭在他肩上:“我背你去歇会吧,看你这样也回不了宿舍了。”

  顾卫南顿时心里一热,不过转念想到陈诺可能只是怕自己练死,又开始赌气:“不用了,我走不回去还可以爬。”陈诺这次没理会他的话,弯腰托住他的屁股往上一撮,背起来就走。顾卫南双脚离了地,心脏也跟着忽悠了一下,到底抗拒不了诱惑,老老实实趴在陈诺背上。

  夏夜干爽的风在身边经过,吹干了跑步时湿透的衣服。陈诺身上有股清凉的薄荷味,闻着很舒服,顾卫南歪着脑袋,靠在他安稳的后背上,身体随着陈诺的脚步微微摇晃,开始有点迷迷糊糊的睡意。

  长长的哨声就在这时从宿舍楼中传来,每个楼层依次熄了灯,本来灯火通明的校园只剩了几盏路灯还在亮着,映出两个人清晰斜长的影子。顾卫南听见哨声,清醒了一下,抬眼四望:“我怎么离宿舍楼越来越远了,队长你要把我背哪去?”

  “先去办公室。”

  “啊?”

  “‘是,教官!’”陈诺冷冷提醒他。

  顾卫南撇嘴,小声自语:“刚温柔了一会,又精分了。”

  “你再说一遍?”陈诺用威胁的声音说。

  顾卫南想,怎么耳朵突然这么灵了。但他不想错过这个跟陈诺接近的机会,乘机说:“教官,你平常不军训的时候脾气不是挺温和的吗?”

  陈诺冷哼:“碰见你这么操蛋的兵,我还能耐住性子对你这么仁慈,已经很难得了。”

  顾卫南好奇:“那你本性到底是什么样啊?”

  “就这样啊。”

  “到底是凶残还是温柔的啊?”

  “你说呢?”

  顾卫南想了想:“你要真凶残,应该让我跑完十五圈,你要真温柔,那应该一圈也不让我跑。”

  陈诺表情冷漠:“一圈不跑,你想得美。要不是看你快跑死了,那也不会给你免。”

  顾卫南之前的想法被证实,有点受伤,就没接话。

  陈诺背着他走进办公楼的电梯,在电梯一侧的镜子里看见顾卫南的脸色,忽然微微一笑:“受打击了?还非让我承认一开始就处罚重了啊?”

  顾卫南也在镜子里看见陈诺的脸,心里猛然一悸,扭过头去。他扭过去才想起来,电梯里两面都有镜子,根本无所遁形。果然陈诺的脸很快也转过来,看着他问:“你躲什么?”

  顾卫南闷声说:“突然改这种语气,受不了。”

  陈诺笑了:“那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

  “别,我害怕。”顾卫南觉得自己的心脏又要超负荷了。

  陈诺想了一会:“这么说吧,我开始是怕达不到处罚目的才不给你减量,而且我作为队长,总不能轻易出尔反尔吧?”

  顾卫南缓过劲来开始讽刺他:“你还要面子啊?”

  陈诺的笑容立刻冰封:“你不给我面子,你想造反?”

  顾卫南吓了一跳,赶紧为自己辩护:“我白天要没拉练十公里,没做一千个俯卧撑,没头顶礼帽站军姿七八小时,也不至于就歇菜了。”

  陈诺从镜子里瞥他一眼,淡淡说:“你还敢得寸进尺怪到我头上,这十几圈白费了。早上队里没人扎错领带,你能多跑五公里?你帽子要是稳稳当当呆在头顶,不掉那么多次,能做那么多俯卧撑吗?最根本的,今晚上你不找彭志飞打架,能瘫痪到被我背上来?”

  顾卫南只能自认倒霉,但接着他又色心不改地想,能被陈诺背上来,是不是也算因祸得福了。

  陈诺背着顾卫南开了办公室门,把顾卫南一直背到自己的床边:“你先躺一会,我很快回来。”

  顾卫南一沾枕头,立刻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没问陈诺去哪,等到再听见陈诺叫他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刚才睡着了。见他醒了,陈诺的手从顾卫南额头上拿开,声音很轻地说:“起来吧,浴室里的水温调好了,我陪你去洗个澡,再把你送回宿舍。”



  第二十二章 浴室是JQ易发地



  “唔……”顾卫南睡意朦胧地坐起来,听清陈诺的话后有点受宠若惊,心想我只是暗中对你有点好感而已,这么发展太快了啊!他尴尬地说,“那个……我去学校澡堂洗就行。”

  “关门了。”陈诺提醒他。

  “哦。”顾卫南有点呆,“那我不洗了。”

  陈诺一脸嫌恶:“你这一身臭汗,不洗想把人熏死?”

  顾卫南只能屈服地下床,心说我又不睡你被子里,臭不臭关你P事。

  陈诺看着他:“你能走吗?要不我再背你?”

  顾卫南赶紧说:“能能,我没事了。”他现在又意识到一件事,这层住的都是教官,万一被看到,不就出名了?一般人都对喜欢跟教官套近乎的学员没啥好印象,虽然他不是出于自愿,可别人又不一定知道,他可不想被认为像彭志飞那样。

首节上一节19/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