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0节

  陈诺当然不知道顾卫南的小心思,转身从柜子里拿了一条新毛巾和新内裤出来:“那咱们走吧。我的码数你穿着可能大点,先穿着,外面衣服你回去再换吧。”

  “不用了……”顾卫南盯着陈诺的内裤,更加不好意思。

  陈诺明显误解了他的目光,解释说:“这是新的,我没穿过。”

  “不是……真不用,我回去换也一样。你这不也是新发的吗?我穿了你就少一条了。”

  陈诺不在意地说:“送你好了,我去年发的还没穿呢。”说着拉起顾卫南往门外走,“快点,我开着淋浴了。”

  顾卫南想到从陈诺那得到的第一件礼物是条军用内裤,脑门上顿时布满黑线。

  怕什么来什么。

  浴室在楼层的东头,陈诺必须领着顾卫南经过几个教官的办公室。就是这么不巧,其中一扇门在他们即将走过时突然打开了,一队的队长走出来,手里提着沐浴用品。顾卫南大惊,那个浴室不会像学员的公共澡堂一样开放吧?

  正在顾卫南回头找电梯准备逃奔的时候,陈诺却快步迎上去,用商量的语气说:“吴队,要不你等会?我东西已经都在里面了。”

  吴队长看见了陈诺身后的顾卫南,展开笑颜说:“行,你先吧,嘿嘿。”

  顾卫南被那声“嘿嘿”弄得毛骨悚然,怎么听怎么觉得一队长笑得不怀好意。眼见吴队长拍了拍陈诺的肩膀,又凑他耳朵边上说了句什么,陈诺居然不好意思地笑了。顾卫南看得很是吃醋,支起耳朵使劲听,也没听清说了什么,就见吴队长回自己房间去了,陈诺微笑着回头,朝顾卫南伸手做了个“来”的动作,自己还是在前面带路。

  你倒是说说为什么笑成那样啊!当着别人的面说悄悄话,太不礼貌了。顾卫南开始愤愤不平。

  终于来到传说中的教员浴室,顾卫南发现这间浴室比陈诺的办公室大多了,房间被玻璃板隔成一室一厅。外面是客厅模样,有衣柜、衣架和供人休息的沙发,玻璃门里面才是浴室。由于陈诺提前开了热水器,房内空气有些温热,这让顾卫南的脑子重新微微发晕。

  陈诺反扣上门,把手里的干衣服放进衣柜,也没问顾卫南一声,就开始脱自己衣服。顾卫南站在门口,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这样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如果陈诺这时回过头来看,一定会发现顾卫南不但能当训练标兵,还有练习射击的天分。自始至终,他的眼球定在陈诺身上,整整三分钟没有挪动过。

  修长的身躯,挺直的腰背,漂亮的腹肌,微翘的臀部……虽然这些是长期锻炼的效果,但并非是个军人就能把身材练成这样。顾卫南感到喉咙发干,全身都在发紧,同时他的大脑迷晕一片,好像意识已经出窍而去,只剩下身体本能还在不管不顾地给他刺激。

  “愣什么神,快脱啊。”陈诺发现了顾卫南的异样,转身说。

  顾卫南于是又看到了陈诺的正面……他觉得自己快崩溃了,说不定再多看一秒就得忍不住告白了。感谢陈诺这句话的提醒,他急忙“哦”了一声,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事情做。

  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顾卫南这才意识到,自己脱衣服的过程也被对面的陈诺看了个够。陈诺的眼光有点奇怪,往顾卫南腰部以下移了一点点,对着顾卫南已经半昂扬姿态的某处,开玩笑地说了句:“看不出来还挺精神的嘛。”就走进了浴室。

  顾卫南面红耳赤,不自觉地夹紧腿,又在外面呆了一会,才跟着进了浴室。

  其实男生们私底下拿这个开玩笑太平常了,每次一堆要好战友赤条条同进公共澡堂,被比较大小长短甚至逮住其中一个作势群起攻之,已经成为传统娱乐。顾卫南自己开过别人玩笑,也不幸被基友们争先恐后地群压过。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诺也会……顾卫南内心神兽咆哮:草,作为教官,这太不检点了!你不知道这是在公然挑逗学员吗?

  顾卫南一进浴室,就被扑面的蒸汽熏得晕头转向,他左右看看,只有一个莲蓬头,就拿在陈诺手里,不知道自己还怎么洗。陈诺看见他,摆手示意说:“过来。”

  他依言过去,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陈诺拿喷头里的水淋了个透,接着又被陈诺按住肩膀往后推。顾卫南还处于疲劳状态,当然站不住,腿一弯,往后坐在浴室墙边一个板条凳上。顾卫南完全已经没法思考,坐在浴凳上愣愣地问陈诺:“干嘛?”

  陈诺拿着喷头从顾卫南头顶往下淋,很自然地说:“坐着我帮你洗。”

  顾卫南再次受宠若惊:“我……自己洗就可以……”他觉得他已经低估了陈诺的精分程度,不敢再高估自己的自制力。

  陈诺弯下腰,给顾卫南头顶上挤了点洗发液:“那你自己先洗洗头。”

  顾卫南听话地抬手,在头顶上揉起一堆泡沫,因为怕泡沫揉进眼里,他微微仰起头。这一抬头他又僵了,陈诺的身体近在咫尺,只要稍稍伸手就能摸到,一道道水流顺着紧实光滑的肌肤表面流淌,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完美的肌肉形状。

  这情景太魅惑了,顾卫南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但他的行动能力正在奇迹般地自由发挥,驱使他干点出格的事。在水汽氤氲的浴室里,顾卫南咬住发干的嘴唇,伸出手指悄悄向陈诺靠近。

  “洗完了?”

  顾卫南的头顶立刻下起了大雨,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把咸猪手收回来继续洗头。顾卫南暗地里长出一口气,为自己还能自控庆幸不已。可就在这时,另一只手按上顾卫南的脊背,轻轻地上下揉搓起来。顾卫南全身颤抖了一下,险些从凳子上溜下来,他强作镇定地挺直了腰,让陈诺帮他搓背。

  因为顾卫南靠墙坐着,陈诺是弯腰站在他面前,再把手伸到他后背上进行擦洗动作的。所以顾卫南什么也不用干,只要睁着眼睛就能看到陈诺诱人的胸肌和腰线,他的心跳频率和幅度顿时直线上升,咚咚乱响着向顾卫南发出濒临窒息的警报。

  顾卫南感到呼吸困难,于是张开嘴巴吸气,没想到陈诺这时又给他下了一场雨,顾卫南倒霉地把水吸到了气管里,剧烈咳嗽起来。陈诺拍打他的后背,笑着说:“怎么呛到了?早知道提醒你一下。”

  顾卫南趴在凳子上咳得肺疼,眼泪汪汪地抬头看陈诺:“教官……你不是故意的吧?”

  陈诺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我说着玩的。”顾卫南扶着凳子站起来,摇摇晃晃,“我觉得有点头晕,还是不洗了吧。”

  “那我把水温调低点,”陈诺把顾卫南按回去,回头点了几下热水器的触控面板,“你坐好就行,我帮你冲。”

  顾卫南只能坐着不动,任由陈诺拿浴花给他全身上下涂上了一层沐浴露,过了一会,又边揉搓边把细密的水流喷在身上。白色的泡沫顺着滑滑腻腻的皮肤往下流,流到哪里,陈诺的手就跟到哪里。顾卫南面色越来越窘迫,思想越来越龌龊,他觉得下半身正在微微胀痛,忍不住拿胳膊挡在大腿中间,生怕又被陈诺看到。

  悲剧的是陈诺已经看到了,他拉开顾卫南遮挡的手,毫不客气地给他冲洗,口里还用那种轻微玩笑的语调问:“你怎么都竖起来了?”

  顾卫南差点昏过去,恼羞成怒说:“教官你要不揉来揉去的,哪会这样。”

  陈诺又给他一通暴雨,轻声说:“胆壮了啊,别以为脱光了我就不敢罚你出去跑圈。”顾卫南不由想象了一下自己裸奔的情景,目露恐惧之色。陈诺仿佛已经看到了他的脑补,表情愉快地笑起来:“老实点。”

  “……”顾卫南被他笑傻了。

  陈诺给他冲完了前面,又把他从凳子上拉起来。顾卫南是真觉得脑袋里在发晕,他有点站不住,陈诺举着喷头,把他搂在胳膊弯里冲洗后背。沐浴露里淡淡的薄荷香味让顾卫南稍微恢复了点意识,他的手臂微微抬起来,然后抱住了陈诺的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真的这么干了,碰到陈诺身体的刹那,从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他微微颤抖。然后他仅存的理智就没了,脑袋里空白一片,顾卫南眼神有些迷离地抬头,看着雾气里陈诺的脸,接着想也没想就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第二十三章 教官深不可测



  “嗵”!陈诺手里的喷头掉了,水流猛然朝上,喷泉似的在浴室里乱喷一气。顾卫南急忙跳开,光着脚踩在浴室的地板上,差点滑倒。因为刚才的大胆举动,他的心还在狂跳不已,极度紧张之下连手脚都发麻了。

  性骚扰教官这种事,他果然给做出来了!浴室,该死的浴室……顾卫南回过神后,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豪迈举动,他低头去看弯腰捡喷头的陈诺,悲观地做好了被陈诺狠狠打骂一顿然后去办退学手续的准备。

  陈诺拾起喷头后,直起腰来对顾卫南皱眉:“你干嘛拿头顶我胳膊?”

  顾卫南闻言愣了半天,做梦没想到他问出这么平常一句话,口吃着说:“我我……不小心……”

  陈诺淡淡地说:“下次小心点,滑倒了就不好了。给你冲干净了,我们出去吧。”陈诺给了顾卫南一条干毛巾,自己也拿过一条擦干了身体,收拾好东西,镇定自若地走出了浴室。

首节上一节20/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