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1节

  顾卫南僵在原地:陈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动作傻逼得太不像接吻,还是陈诺正直得不认为自己在吻他,或者真是自己踮起脚尖的时候碰掉了喷头这个意外动作,大得让陈诺忽视了自己的嘴唇被人亲了?

  顾卫南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陈诺根本是故意忽略自己的动作!而这么做的唯一解释,就是陈诺对自己一点那种意思也没有。他没有当场发作,那是不想双方以后相处尴尬。毕竟还有两个半月的军训时间,顾卫南又是标兵,彼此不可能不发生正面接触,于是陈诺只能用这种方式表示拒绝。

  顾卫南越想越是尴尬,简直无地自容,他抓着毛巾一下下擦着身上的水迹,恨不得能擦一辈子,那样就不用开门见到陈诺了。但是身体上的水分是有限的,他擦得无处可擦后,不得不出去。顾卫南本来就疲惫不堪,现在鸡血已过,心情短时间内大起大落,又加上在里面闷得太久,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忽然头晕得不行。

  陈诺正在外面穿衣服,结果听到浴室里“哐”一声响,顾卫南的影子就倒下去了。他赶紧冲进浴室,只见顾卫南正在挣扎着爬起来,抬头看到陈诺进来,表情有点慌。陈诺松了口气,轻声说:“怎么真的摔倒了?”说着两手卡在他腋下,把他半扶半抱起来。

  顾卫南的神情里带着点抗拒,尤其看到陈诺已经穿了衣服,自己还一丝不挂,更让他觉得不自在。可是他没有办法自己走,只能顺从地被陈诺扶到外面的沙发上。

  “哪里不舒服吗?”陈诺又问。

  “没,就有点头晕……”顾卫南闭着眼睛坐了一会,大脑仿佛陀螺一样飞速旋转的感觉才慢慢消散,他开始找自己的衣服。

  陈诺把衣服递给他,语气里似乎多了几分担心:“你好像情绪有点低落,是太累的原因吗?”

  顾卫南默不作声,不置可否地摇头,觉得此刻连与陈诺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同时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凭什么要有所期待呢?本来就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对人家有好感。人好心把你叫来洗澡,结果你却控制不住理智干了这种荒唐事。换成别人,可能多难听反感的话都骂出来了,陈诺现在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表示关心,已经是非常顾及自己脸面了。

  陈诺见顾卫南不说话,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试试热度,温和地说:“你坐这里等会,我把东西放回办公室就送你回宿舍。”

  顾卫南穿好衣服后一直低着头,直到听见陈诺开门出去了,才慢慢抬起失神的眼睛。他隐约听见陈诺重新敲吴队长的门说让他再坚持两分钟,忽然站起来走到门边,等到确定陈诺进了办公室,才轻轻打开浴室的门。——他必须逃走。

  头还有点晕,顾卫南扶住墙壁努力不发出脚步声,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电梯口。幸好电梯还停在这一层,他按下按钮走进去,软软地把后背靠在墙上。

  陈诺回到浴室,发现顾卫南不见了,他犹豫一下,还是追了出去。来到楼下时,顾卫南已经快走到宿舍楼前了,陈诺站在办公楼下看着他的背影,一直等到顾卫南艰难地登上台阶走进门厅,才朝学员宿舍楼走去。

  顾卫南心事重重地爬楼梯,半道还被值班员加值班的区队长好一顿审问,回到宿舍时大家都已经上床了。他瞪着眼站宿舍门口足有半分钟,才推门进去。果然所有人都被惊动了,顾卫南站在门口的时候,全宿舍人都坐起来朝他看。

  顾卫南面无表情地说:“干嘛啊,看我活着回来很惊讶?”

  许守峰严肃地说:“快点老实交代,你是人是鬼?”

  顾卫南懒得搭理他,回头关上门往自己床上爬。

  随艺担心地说:“彭志飞早回来了,看着都走不动路了。你多跑那么多圈,有没有出问题呀?”

  顾卫南忍住全身的酸痛,头朝下翻到床上,闷声说:“没,后来队长看我实在跑不了,就给减了两圈。”

  “那你怎么才回来?”

  “在外面休息了一阵。”

  于冬冬听了,哼一声说:“班长太冤了!就算是先动手,也不至于多罚吧。队长要知道彭志飞说他什么,晚回来的就应该是他!”

  许守峰帮腔:“就是啊,小南南明明是为了队长才动手,现在反而被队长罚了,简直比窦娥都冤。”提起彭志飞,舍友们都表现得愤愤不平,你言我语地说起来。

  顾卫南死猪一样趴床上,被舍友们这么一抱不平,更加觉得尴尬。赶紧澄清说:“别瞎说了,我就纯粹看不惯彭志飞那态度,哪是为了队长啊?就那魔鬼……”

  正说着,宿舍门再次开了,陈诺举着手电站在门口,冷冷说:“顾卫南,你行,刚才还空体力,瞬间就满血了。居然趁我不注意逃跑,我叫你回来了吗?”

  顾卫南完全没想到陈诺竟然会追到宿舍,此刻见他就在门口,已经彻底懵住。



  第二十四章 羞耻心是兵家大忌



  陈诺把手电的光移开,继续说:“别愣着了,今天先放过你,记得把检查交上来。快睡吧,明天准时起来早操。”

  顾卫南继续保持发懵的状态,他在努力思考陈诺那句“送你回宿舍”为什么就不等于同意他回来,甚至忘了说“是,教官”。

  倒是随艺下床立正,对陈诺说:“报告教官,我请求明天早上给顾卫南同志减一下量,因为他看上去有点疲劳过度。”

  陈诺扫了下随艺:“你是说要告诉全队学员,打了架之后还可以享受特殊优待?”

  随艺愣了下,无言以对。许守峰忙帮腔:“教官,这哪算优待,不是考虑到班长的实际身体状况嘛!万一他跑着跑着躺倒了,您接下来还怎么拿他当训练标杆啊?是吧?”他这么一搅,全宿舍跟着求陈诺手下留情,弄得顾卫南都感动了。

  陈诺不为所动,掷地有声地说:“他躺倒了我负责,你们给我统统睡觉!别以为装可怜就能蒙混过关。”

  哀求声戛然而止,陈诺果断地关上宿舍门,皮鞋踏在走廊里的回响让人听得心里发怵。顾卫南突然从呆懵中挣脱出来,飞快地脱掉衣服,对舍友们说:“同志们谢了啊,我没事,撑得住。都睡吧,睡醒了又是一条好汉。”

  大家都笑了,许守峰悄声说:“还是那句话,撑不住了跟我说,我背你啊。”

  顾卫南也不跟他客气,笑道:“行啊,我明天靠你了。”

  宿舍里又重归平静,由于白天训练也累,战友们很快都睡着了。顾卫南却仍然在黑暗里睁着眼睛,他不敢闭眼,因为闭上眼就老是自动回放自己在浴室里主动献吻那尴尬的一幕。

  他沮丧地想:早知道陈诺会这么较真地追到宿舍,还不如让他送回来,起码路上尴尬个够,回来就能安心睡觉。现在可倒好,他这一来,我又得多忧郁半小时。

  顾卫南的战友之所以为他的体力担心,是因为从周一开始,新兵们的早操就不是轻装上阵了。五公里负重越野就从这天早晨拉开帷幕,每个新兵都必须按急行军标准背上除枪支以外的全套基本装备,还得在两腿绑上沙袋,全部负重加起来有十多公斤。

  陈诺破例没要求速度,仁慈地说:“考虑到大家还是新兵,作战要求也不是很高,减了一半的负重,给大家三天时间适应。从周四开始以区队为单位,有一个掉队的,全区队站军姿一小时,希望大家互相帮助。”

  在陈诺讲评完毕之后全队心里一起骂娘已经成为一种默契。因此所有队员都默不作声照例骂完,然后表情悲壮地踏上征途。

  这一天的队伍显得特别凝滞,大家都像生了锈的机器人一样抬不动脚。而且陈诺为新兵们更换了晨练路线,现在要跑的这段路程坑洼不平,时不时还来个上坡下坡,搞得全队疲于奔命。跑到最后队伍已经零散得不成形,体力稍差的学员实在跑不动,只能落在后面。

  事实证明顾卫南不愧是陈诺挑选的标兵,前一天还濒临崩溃,一觉醒来就变得精力旺盛。全程跑完之后,他的速度居然在队伍中属于中间偏上。

  而且顾卫南作为一个勇于追求的青春少年,心理素质也十分过硬,他只是无地自容了一晚上,第二天羞耻感就变淡了。随着训练的照常进行,陈诺对他态度依旧,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顾卫南的春心于是再次萌动,再见到陈诺冷酷着表情在队伍前面训话,心里居然开始暗暗得意。

  “要是有人知道我把魔鬼调戏了,不知道会多震惊。”“别看你人前这么凶悍,还不是被我亲了也不敢反抗?”——诸如此类颠倒黑白的想法,经常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只有一件事让顾卫南比较郁闷,他发现自己对陈诺的迷恋并没有因为那次打击而消退。尽管已经决心再不表露自己的感情,但是只要陈诺在他跟前站着,他的视线就会经常穿透陈诺身上的军装,克制不住地自动浮现出陈诺衣服下性感诱人的身体。有几次他忍不住多看了一会,结果不留神把裤子支了起来,吓得他再也不敢多看。

  不幸的是,顾卫南躲躲闪闪的行为被陈诺察觉了。下午收操的时候,陈诺牵羊似的把顾卫南从队伍里牵出来,劈头盖脸地训斥:“你怎么搞的!训练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怕找你谈话就认真点!”

首节上一节21/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