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3节

  “是啊,就跟你们的训练班长这样,不少从部队考进来的都会被抓去训新兵。”吴队长深有感触地说,“其实是个苦差事啊,没几个人愿意去。”

  “啊?”顾卫南惊讶,“没人愿意训新兵?”

  吴队长看着顾卫南笑:“你以为我们愿意来给你们这些新兵蛋子军训啊!整天跟着你们一起晒太阳,又苦又累,严了要被你们抱怨,训不好、出了问题又要挨军区领导批。再说我们都是有单位的,出来好几个月,因为没为单位工作,福利都领不着,简直三面不讨好。换了你,你愿不愿意来?”

  面对吴队长的反问,顾卫南想了半天,都没找出句合适的话,只能表情呆傻地说:“哦……”

  “不过,”吴队长在食堂外的台阶上站定,突然把话头一转,意味深长地说,“你们陈队就是个例外了,他这点我最佩服。我就没见过一个搞军事训练这么起劲的人,我觉得他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你们能在他手底下也算是一种幸运吧,他能帮你们找到军人的感觉。”

  “幸运啊……”顾卫南嘴角吊得老高,笑得很不自然。他笑得怪异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想到吴队长是个话唠,非常乐于向人兜售牢骚。顾卫南赶紧回归正题:“吴队你跟我们陈队怎么认识的?”

  “嘿嘿,不打不相识吧。当时我快毕业了,听说大一有个新兵训练起来很嚣张,就跟几个战友去参观呗,然后发现那家伙果然很嚣张,就演变成单挑了。”

  顾卫南酸溜溜地追问:“那谁赢了?”

  吴队长无奈地摊手:“当然是你们陈队赢了,他散打相当厉害,把我们摔了个遍。”

  “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么。你们陈队还专门来道歉,说不好意思自己动手太狠了。语气那个谦虚,态度那个软,换了个人似的,叫你想报复都没法下手,气死个人!”

  原来陈诺不但那时候就那么精分了,而且还很善于利用自己的精分。顾卫南忍不住笑出来:“哦,那他是不是每次军训都要找个标兵?”

  “找啊!”

  “那他以前对标兵们怎么样啊?”

  “就像跟你这样吧。”吴队长想了想说,“去年我也跟他一起来军训过,他对选出来的标兵要求虽然高,其实很关心。经常找他们谈心,伤了送点药水什么的,其实你们队长人不错啊。”

  顾卫南心里“咯噔”一下,口里都有点发苦了,忍不住问:“那他是不是也带他们去洗澡?”

  吴队长明显被问住了,顿了几秒才说:“哦,这个这个么,哈哈……我就不清楚了,你还是去问你们陈队吧,嘿嘿。”

  顾卫南又被他给弄得提心吊胆,心说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嘿嘿”什么啊!还是不甘心地想刨根问底:“那你那天见到我的时候……怎么跟队长说话那么神秘?”

  “哈哈,有吗?”吴队长笑起来,“我就跟他开了句玩笑。”

  “什么玩笑?”顾卫南再次紧张。

  “大人的玩笑,小孩听到不合适啊。”

  顾卫南心说,草!

  这时候他们身边有几个高年级学员经过,认出吴队长,都跟他打招呼。等他们走过去,吴队长突然想起来似的:“呀,已经有人吃完了,还是赶紧去打饭吧。”

  “那……”顾卫南还想问。

  吴队长笑嘻嘻地拍着顾卫南的肩膀头:“别‘那那那’了,这么点事就别记挂了,只能说明陈队真对你们很关心嘛。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要不等下次?我得走了,吃完了还得领我们队的小少爷们回宿舍呢。”

  顾卫南马上懂事地说:“哦,那吴队长你快去吧。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我们队长以前都怎么军训的,怕给我一个人搞特殊。”

  “放心吧,你们队长不是那种人。”吴队长搞怪地挤了下眼,“我先进去了。”

  顾卫南呆在门外把吴队长的话琢磨了一会,恨不得把吴队长揪回来狂摇:你究竟叫我放心什么?他到底不是哪种人啊!

  回到饭桌上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次行动很失败,去找吴队长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不但啥也没问出来,还被搞得更加疑神疑鬼了。

  随艺已经帮他打好了饭:“你去哪了?给你买了酱排骨。”

  顾卫南本来垂头丧气,听到排骨俩字立马精神了:“随艺!爱死你了!”拿筷子夹了块叼嘴里,“能量消耗太多,我得补充下。”

  于冬冬在对面问:“你昨天受的刺激还没好?”

  “我没受刺激啊!”

  于冬冬异常犀利地看他:“那怎么整得跟难民似的?没见过肉一样。”

  顾卫南无辜地说:“我饿呀!”

  许守峰的饭缸已经快见底了,他把最后几口饭拨进嘴里,对顾卫南表示严重关切:“小南南,你对晚上的课有心理准备没有?”

  “准备什么?”

  “当沙包啊。”许守峰悲悯地说,“我有预感,你还会被队长单独叫出来,然后——噼噼噼噼!”他学了几个被打得很惨的动作,然后做一命呜呼状。

  “草,我跟你绝交!”顾卫南愤怒。

  “绝交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啊!”

  顾卫南站起来要打他,许守峰赶紧笑着求饶,一溜烟逃开,洗碗去了。身边几个人相继吃完,也都去洗碗,顾卫南一个人低头匆匆吃饭,没留神对面新坐了个人。等他吃饱喝足抬起头,立刻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啊!”

  陈诺在对面说:“叫什么,没见过啊?”

  顾卫南惊魂未定:“教官你出现得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你要准备什么?”

  问得真歹毒。顾卫南对陈诺露出个难看的笑:“我是说教官你坐下的时候,我没看见嘛。”

  “哦。”陈诺表情平淡,“吴队长跟我说你找他了。”

  “啊?”顾卫南这次是真吓着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行动这么快就暴露了。

  陈诺继续平静地说:“吴队长说有个问题他解答不了,叫我来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啊……我不是……”顾卫南表情惊恐。

  陈诺看到顾卫南的表情:“你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想问我什么,现在问吧。”

首节上一节23/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