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4节

  “我……”顾卫南“我”了半天,勉强说,“我想知道标兵是不是连擒敌术都得是榜样?我怕学不好。”

  陈诺看着他:“你以前一点都没接触过吗?”

  “没。”顾卫南老实交代。

  “没关系,你会做得很好的。”陈诺说,“只要你肯学。”

  顾卫南想不通陈诺对自己从哪儿来的信心,只能敷衍地点头。

  陈诺微微一笑,站起来:“那你去洗碗吧。”

  “是,教官。”

  顾卫南赶紧也站起来,收拾好桌子,拿着饭缸往水池那走。转身的时候,他忽然听见陈诺轻声说:“我没带别人洗过澡。”



  第二十六章 擒敌不如抱敌



  顾卫南感到心窝猛地被这句话戳中了,戳得太猛烈突然,以致跨出的脚步就在那一刻停住,一时间都没有办法动弹。好一会,他才恢复正常,求证似地慢慢回过头,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结果陈诺已经从另一边走了。

  他端着饭缸在嘈杂忙乱的食堂中间呆站着,脑中把陈诺的话循环回放了无数遍,直到察觉自己正被不少奇怪的目光注视,才赶紧跑到水池边。顾卫南欢快地在水龙头下刷饭缸,刷得心花怒放,最后哼着歌把餐具放回碗柜,大踏步走出食堂。

  陈诺笔挺的身影已经在台阶上等他了。——准确地说陈诺在等全队所有人集合完毕,不过顾卫南现在觉得这么YY一下并不算过分。

  谁叫他特意跑过来对我说,只跟我自己洗过澡的?顾卫南再次对自己强调。这难道不说明……这难道不说明……

  没带别人洗,不代表没跟别人洗过。脑子里另有个小声音提醒他。

  去!顾卫南把那个声音拍死。

  归队的时候,于冬冬瞧着他豁到耳根的嘴角:“你是真爱排骨啊,吃完饭变这么兴奋。”

  顾卫南的高兴没处发泄,就逮着这句话狂点头:“是啊,叫我顿顿吃排骨都行!”

  许守峰听见,忽然说:“不对呀,小南南你明明啥都喜欢吃,有次全是青菜萝卜,你都吃得很带劲。”

  顾卫南目光贪婪地望着台阶上的陈诺,正直坚定地说:“从今天起,我只爱吃排骨!”

  许守峰和于冬冬同时囧了一下:“原来还是受刺激了……”

  顾卫南不理他们,他在抓紧时间进宿舍前多欣赏一下陈诺,尽管实际上一小时后他们就会再次集合。

  擒敌术的课程按照计划如期开始,学员们都换上了迷彩服,在各自的队长带领下向操场聚拢。这是三个队长头一次联合授课,大家都充满兴奋的感觉,尤其在得知第一节课居然可以坐在地上听后。

  几百个新学员很快在操场上整齐地坐下来,三个队长就站在学员们层层围坐的空地中央。队长们聚在一起小声交谈了片刻,很快吴队长和胡队长都表情严肃地让到一旁,剩下陈诺带着三队学员最熟悉的寒气森森的面孔开始讲话:“今天,我们要学习擒敌术的课程,我和吴队、胡队商量后,决定第一节课把大家聚在一起,先让你们了解一下擒敌术的主要内容。擒敌术是与敌对分子近身格斗的一项技术,主要是利用击打人体的要害部位,以达到制服敌人的目的,我们武警还会涉及到使用警械。擒敌术直接体现你们的近身战斗力,尤其在实战对敌的时候,过硬的技术,能帮你们迅速制服敌人,减少自身损伤,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熟练掌握——掌握不好的就得享受悲惨的下场了。”

  对于什么是悲惨下场,三队学员已经有充分体验,听到这么说,脸上都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畏惧之色。于是陈诺开始锁定一队和二队,用恐怖的目光把附近毫无警惕,兀自仰着天真的笑脸听讲的学员们依次扫了一遍。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凡是不幸与他对视超过零点一秒的新兵蛋子都被吓到,差点以为自己马上会被陈诺当作敌对分子揪出来打趴下,气氛迅速凝重起来。吴队长见队员们都在陈诺的淫威之下高度紧张,开始护犊子:“今天由我们示范,你们没经验,在一边认真看就行。”

  陈诺冷冷看了眼吴队长,继续说:“不论训练实战,只要是格斗,难免有受伤的情况出现,希望大家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们的课程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基础动作、击打和防击打技术、擒敌拳、控制解脱技术和捆绑上铐技术。时间关系,我和吴队、胡队以最快的速度为大家演示一遍。”

  演示交替进行,吴队长首先走过来跟陈诺示范击打和防击打技术,接着胡队长跟陈诺演示擒敌拳。不论演示什么,陈诺都是主动方,另两人都是配合角色。标准利落的动作引起新兵们一片仰慕赞叹,同时两个队长被不断摔擒的惨样,也让学员们心有余悸。

  许守峰戳戳顾卫南:“怎么样?”

  顾卫南正心情愉快盯着陈诺:“什么怎么样?”

  许守峰充满不忍地看着吴队长被一把拉住手臂,重重摔在地上:“你对你的前途没有觉悟吗?我觉得我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被这么摔来摔去就是接下来的命运。”

  顾卫南只顾看陈诺的动作去了,傻笑着说:“怎么可能!我们是练擒敌,又不是被擒。”

  “那谁当敌人?”许守峰瞪眼,“肯定要互相摔啊。”

  “哦,那倒是。”顾卫南继续笑着说,“你说我还能被队长特殊关照不?”

  “啥?你想被队长亲自摔死啊!”许守峰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脑子没坏?”

  “比起被你摔,队长起码摔得有经验吧。”顾卫南现在是充满向往。

  许守峰惊悚了:“你不是最讨厌被单独操练吗?”

  “嘿嘿嘿嘿,我现在还挺喜欢的。”

  “草,你是不是忘记吃药了!”

  顾卫南大度地原谅许守峰对他的诋毁,继续微笑着说:“我当然不喜欢站军姿踢正步那种操练,可这个和平常那种训练不一样啊。”擒敌术必须有身体接触,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搂搂抱抱……他在心里邪恶地补充。

  “你是不是想赶紧练好,办了彭志飞?”许守峰想了半天才替他找到这么个理由。

  “彭志飞啊?”顾卫南撇嘴,“懒得搭理他。”

  这时被陈诺和胡队长已经开始共同演示“二对一”控制技术,吴队长再次被各种方式摔翻在地,好不容易爬起来。陈诺双手背在身后,淡定自若地讲解:“大家都看到了,吴队长因为懂得自我保护技术,所以即使被摔,关键部位也不会有大的损伤。”学员们都充满怀疑地瞧着吴队长动作迟缓地走到一边。陈诺继续说:“所以实战中,摆脱敌人控制与控制敌人一样重要,演示完“三对一”控制技术后,我们就演示摆脱技术。下面,我想叫一名学员来配合一下演示。”

  学员们顿时惊恐不已,心想上有区队长,下有训练班长,为什么叫我们配合演示?为了演示什么叫不会自我保护,一摔就伤?不过大家没能紧张多久,陈诺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顾卫南身上:“顾卫南,出列!”



  第二十七章 悲催的演示



  随着众人都松一口气,顾卫南原本轻飘飘的心情被硬生生拽回地面。他想的是跟陈诺单独接触,可没想当着全级战友的面被三个队长一起摔。旁边和身后的队友们都情不自禁地朝他行注目礼,许守峰眼睛直勾勾地做认真听讲状,嘴巴从旁边朝顾卫南裂开一道缝:“你的愿望实现了……”

  陈诺见顾卫南迟迟不动,厉声说:“怎么回事,顾卫南!”陈诺一声吼,连对面的一队和二队都看过来了。顾卫南心说:草!这下真出名了。

首节上一节2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