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5节

  他从地上站起来,面孔僵硬地喊:“到!”觉得自己在一片坐姿的队伍里,像个麦田里的稻草人那么突兀。

  “出列!”

  “是!”

  陈诺指挥顾卫南:“你站在我对面不动,一会吴队和胡队分别站你身后两侧,我喊开始,三个人会依次行动。吴队长先用锁喉摔把你摔倒,我压住你的小腿,然后胡队再拧住你的手臂。别紧张,把你按倒的时候我们都不用力。”

  顾卫南心里发抖:靠,你都说得这么恐怖了,我还能不紧张嘛?

  他这么想的时候,陈诺已经发出号令了:“就位!开始!”

  顾卫南还没反应过来,咽喉已经被吴队长右手臂夹得窒息,他心里一急,身体本能地往下坠,双手使劲抱住吴队长的手臂,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吴队长“草”了一声,迅速抬起右腿在顾卫南膝盖上猛一踹,然后绊住顾卫南的左腿,向左猛转体把他抱摔在地。

  接着吴队长半个身体压在顾卫南身上,扭住他的左臂和肩颈。陈诺紧跟上来把他两条小腿交叉叠在一起,用膝盖压住,胡队长同时把他右臂向后一拧,按在背上,用两腿夹制。

  顾卫南摔得眼冒金星,四肢被以奇怪的角度扭曲着,半点动弹不得。正想挣扎的时候,身上压力骤然消失,顾卫南咧着嘴角面朝下趴地上,好一阵没动弹,他觉得脖子快被吴队长扯断了。

  陈诺急忙把他拉起来,给他整理了下衣服,皱眉小声问:“怎么了?怎么摔哭了?我没用力……”

  顾卫南确实疼得眼角都带泪了,不过完全是出于身体本能。听陈诺这么问,好像以为他是受不了疼给委屈的,脸都红了,急忙解释说:“我没事,不是摔的,是给地上的假草坪给扎到眼了!”

  陈诺点点头:“我知道,你归队吧。”

  顾卫南逃也似地回到队列里。幸好动作时间很短,学员们都没看出异样,远一点的只注意到教官们的动作,近一点的觉得顾卫南这么狼狈完全正常,换了谁被三个教官同时演练,都会给摔得不知道东西南北。

  陈诺也没表现出什么,把刚才的动作简单说明了下,就开始跟两个队长一起展示解脱技术了。等这些全部演示完,已经到了下课时间,最后的警械使用部分他没讲:“到这里大家已经对擒敌术的全貌有了了解,你们坐了一节课也该累了。好,全体都有!起立,集合!”

  所有人都在心里抗议,我们坐着不累!

  “各区队长带领你们的队伍做一下准备活动,八百米,向右转,跑步走!”陈诺在所有人的怨念之下继续向区队长发令,“跑完之后以班为单位散开,各自找场地练习基本动作!”

  等到队伍依次跑上跑道,陈诺侧头低声问吴队长:“他好像扭到脖子了,你是不是没注意动作要领?”

  吴队长有点不好意思,跟陈诺咬耳朵:“抱歉我刚才是不小心下手重了点。”

  陈诺脸色有点难看:“失误?”

  “哪儿呀!我擒敌术也练了这么多年,我会失误?”吴队长立马为自己辩解,然后给陈诺边做动作边小声解释,“你看按照锁喉摔动作要领,这么锁他咽喉的同时,把他身体向后拉,让他自然失去重心,然后就绊住他的腿,把他轻轻放倒了。可是实际上你知道吗?我没想到那小家伙反应那么快,他在我还没把他拉到位的时候,自己把重心下移了!还使劲抓住我手臂,结果没能锁牢他。我又不是超人,当时也收不住了,只能硬绊,就把他给摔狠了点。”

  陈诺听了,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跑在队伍里的顾卫南,胡队长倒有些惊讶:“难道他学过——”

  “没学过。”陈诺接话,“要不也不会伤了。”

  “那还是有点小天分嘛。”

  “陈诺的眼光不服不行啊。”吴队长的话简直像在讨好。

  陈诺继续板着脸:“你把我好苗子伤了,你得负责。”

  “怎么负责啊,再给你找一个?”吴队长笑嘻嘻地说。

  陈诺二话不说,一个锁喉摔把他撂倒在地。

  吴队长扶着腰站起来直“哎唷”:“陈诺,欺负学长是不好的行为!我四五年前就告诉过你了。虽然咱有技术,老胳膊老腿的摔多了也不好啊。不就是把你的小标兵扭了筋嘛,赔你一包膏药还不行。”

  陈诺忽然被他的话逗笑了,拍他的衣服说:“对不起啊前辈,我刚才也是不小心,控制不住了。你们都知道我是训练狂嘛,就多担待一下吧,我还要谢谢你和胡队今天的配合呢,回头外面请你们吃烧烤。”

  “你这个脸!”吴队长无奈地说,“还是变这么快!”

  陈诺表示无辜:“脾气上来我也没办法。”

  “羊肉串你得管饱,至少来三百串。”

  “你随意。”陈诺笑着回吴队长,又跟胡队长道了别,跑去监督自己队学员去了。

  吴队长看着陈诺离开,忽然感慨对胡队长说:“其实我挺久没见陈诺这样合群了,自从……你知道吧?”

  胡队长也看着陈诺:“援疆那事是吧?我听说过,他跟你们队的那谁关系特好吧?可惜了,要是没牺牲,回来军衔都是我们的两倍了。”

  吴队长提醒他:“这话你可别让陈诺听见,准揍死你。”

  胡队长粗声叹气:“我不过说说而已,都是自己战友,这事谁提起来不难受?”

  两个人都没再说下去,却听见陈诺铿锵有力的声音从操场那边传来:“一区队,谁叫你们跑这么慢的!前面有人,你们不会加速绕过去吗?晚上一共这么点时间,等准备活动完成你们可以直接去睡觉了!”

  顾卫南就在被陈诺呵斥的队列里,他趁人不注意悄悄按住自己脖子,郁闷地想:今晚才学基础动作,什么时候模拟擒敌啊,我等不及了啊!

  他一边想一边回忆陈诺示范的各种擒敌动作,揣摩着哪一招更容易发生肢体接触。没留神陈诺已经在喊他出列了,他赶紧说:“到!”跑步来到陈诺面前敬礼,“教官!”

  陈诺冷冷说:“又造反?今晚你堪比佛祖啊,这么难请!”

  顾卫南急忙说:“报告教官!我刚才是因为心里紧张没底,所以出列晚了。现在是因为回想你示范的动作,一时没听见。”

  陈诺面色更冷:“谁教的你不服从命令还强调理由?写份检查明天交来。——脖子怎么样?”

  “报告教官,挺好!”顾卫南这次不敢再有任何延迟,脱口就答。

  “好个屁!你起码得养一周,要不学擒敌时得把脖子戳进去。”陈诺看上去很生气。

  “啊?”顾卫南失望,“我不是得落下很多进度了。”

  “谁叫你自己瞎反抗啊!老实不动的话根本不会出问题。”

  “那怎么办?”顾卫南喃喃自语,近乎哀怨地看向陈诺,“教官,我是不是不能当你的擒敌术标兵了?”



  第二十八章 抱住就不撒手

首节上一节25/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