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6节



  可能由于顾卫南平常积极性太差,陈诺把他的意思搞反了,闻言目光冷硬:“别又装可怜,你以为脖子扭个筋就可以逃脱了是吧?”

  顾卫南额角一堆黑线,心说你什么眼神啊!我这明明是很遗憾的目光好不好?好不容易有点积极性想表现一下,不能给平白这么冤枉了。他马上立正为自己辩白:“不是,教官,我真的希望能有资格给同志们做榜样,很怕因为扭伤的问题耽误课程,辜负了你的厚望!”

  陈诺严肃的表情有点架不住了,敲他脑袋说:“什么厚望,就当个标兵而已,不要给我戴高帽啊!你既然很想学,那好好学就行。扭伤脖子也不是大事,这段时间你多练基本动作,不参加实战演练就可以了。”

  顾卫南吃了一惊,不觉露出委屈的小样恳求:“可……可是教官,我想参加实战……”这个打击太大了,他心里咆哮,不进行实战演练,学着有啥意思!

  陈诺看上去完全体谅不到顾卫南的心情,只不过态度放和蔼了些:“不行,这周就这样吧,反正你那脖子也不会影响日常训练。我那有跌打损伤的膏药,晚上给你拿过去。”

  “谢谢教官……”顾卫南无奈地说。他看了下陈诺,知道按惯例下面就要让他归队了,忽然不甘心就这么回去,赶紧又说:“报告教官!我有个问题能不能问一下?”

  陈诺动了下眉毛:“你今天问题特别多啊,说吧。”

  顾卫南被他这么一提醒,想起食堂里的事。不行,狐狸尾巴露太快,偷鸡不成蚀把米就糟了。于是小心斟酌地问:“报告教官我有点想不通,区队长和训练班长都在,你为什么把我叫过去配合演示啊?——我什么都不懂。”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

  陈诺面无表情地瞧了他一会,没说话。顾卫南以为问了不该问的,开始后悔自己多嘴,现在走也不是,只能紧张兮兮地等着,结果忽然听见陈诺冷冷说:“鉴于昨天刚处罚了你,真不想告诉你喊你出来是因为觉得你有格斗天分。”

  “啊……”顾卫南呆若木鸡地望着陈诺,他没想到陈诺会在这个时候跟他开玩笑,一时消化不良。

  陈诺板着脸:“又‘啊’了,你应该说,谢谢教官夸奖!”

  顾卫南慢慢反应过来,激动地问:“教官你是不是在鼓励我啊?”

  陈诺看见顾卫南的反应,微微一笑:“看来又助长你的骄傲心理了。算是吧。”

  顾卫南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一笑溶化得渣都不剩了,他忍住内心的冲动,痛苦地扯起嘴角:“教官……你真幽默……”心想完了完了完了,我只是想稍微暗恋一下而已,你不要得寸进尺地逼我表白啊!

  谁知陈诺听到他的话又笑了,顾卫南觉得再不走就要阵亡了。

  “教官,那我……归队了?”

  “可以,”陈诺点头,补充说,“好好练基本动作,下周我辅导你实战练习。”

  顾卫南听到这话差点又扭了脚腕,他急忙收住脚步转身,斜着身子地对陈诺敬礼:“是,教官!”

  回到队伍里的时候,顾卫南喜上眉梢。按照以往经验,顾卫南被陈诺单独谈话后都是一副郁闷的表情,许守峰只能从别的方面猜想:“捡到钱了?这么高兴。”

  “队长发现我脖子扭了!”顾卫南眉飞色舞地说。

  许守峰今天已经无法理解顾卫南的大脑回路了:“那你是因为脖子扭了高兴,还是被队长慰问了高兴?”

  顾卫南用看精神病的目光看他:“因为我脖子扭了,这周会耽误正常学习进度,队长下周要亲自辅导我擒敌实战课程啊!”

  许守峰开了点窍:“哦,那表示你因祸得福了。听训练班长说,我们队长的擒敌术很强,也许你会狗屎运走到底,得到他的独家武功秘籍?”

  顾卫南笑容灿烂:“谢谢,你现在是不是很羡慕?”

  “羡慕是羡慕,不过真的不会死人吗?”

  “草,你把这句话给我吃进去。”

  许守峰坏笑:“原来你还有这个觉悟啊。”

  没有视死如归的觉悟是不行的,不用说从这天开始,陈诺的魔鬼面目是变本加厉地显露。晚上的擒敌术课程只不过为学员们的动作添了新花样而已,很快所有人都发现这课程其实与白天站军姿、踢正步一样枯燥,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诺可以让他们连续蹲几个小时的马步,重复上千次出拳或踢腿的动作。对各种开小差、偷懒的惩罚手段更是花样百出。一周之内,顾卫南他们体会了跑过五千米后,再接着做二百米蛙跳加二百米鸭子步的恐怖;还目睹了许守峰因为多嘴说了一句“还让不让人活”,被勒令打着擒敌拳绕操场一周的人间惨剧。

  说出来就知道这惩罚的变态之处,擒敌拳全部十六动,前几动是边打边向前,后几动必须回过身来向后打,一套全部打完,人基本会回到原来位置。许守峰向前时拼着命迈大步,向后时迈小步,这样悲催地打到下课,挪动了还不到二百米的距离,等他一圈绕完,已经生不如死,说出的唯一一句话是:“我不想活了……”

  陈诺的训练强度基本与他的魔鬼气场是成正比的,这一周来,每个人见到他的反应基本是不寒而栗。陈诺冷冰冰的表情更让新兵们看得透心凉,于是即使把日记本变成恐怖诅咒大集合,也阻挡不了大家每日熄灯后牵着神兽狂奔的强烈欲望。就连顾卫南对抱怨的战友玩笑说“教官的表情有利于防暑降温”时,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这样的陈诺真的很可怕。

  由于顾卫南这周积极性比较高,陈诺没再单独找他聊天,所以顾卫南都没能见到陈诺私底下精分出的温和模样。和战友们一样,他本周唯一一次见到陈诺笑,是某次半夜紧急集合中。那一次新兵们在急促的哨声中被惊醒,急吼吼地打背包穿衣服套水壶跑到楼下,被直接带到野外拉练十公里。由于事前太没准备,新兵们的背包打得七零八落,跑着跑着胶鞋袜子之类的东西就开始往外掉,区队长们跟在后面抬着筐子拾东西。

  等回到学校,陈诺面对那满满一筐的东西就开始笑,顾卫南觉得他是真被逗得很开心,连学员们跟着笑都没有管,挥挥手就让解散了。顾卫南走上台阶后不觉回头看他的身影,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喜欢训新兵。平时冰冷的态度,和此刻的笑颜,他自己又喜欢哪个?

  经过一周艰苦卓绝的训练后,顾卫南终于得偿所愿,可以和陈诺练习各种摔擒动作了。回想起这一周的种种,他觉得自己能把命留到现在,实在不能不感谢暗恋的伟大。

  此刻陈诺就站在他的面前,各种动作早不用再教,陈诺强调一遍注意事项后,就在前面站定,让顾卫南拿他尝试抱腿顶摔。顾卫南盯着陈诺线条优美的大腿,有点紧张地从后面接近陈诺,右脚向前迈出,放在陈诺右腿外侧,然后双手突然弯腰搂住陈诺的膝部。

  陈诺的腿站得很稳,顾卫南向后一拉没拉动,急忙把肩膀向前一顶,去撞他的腰部,陈诺向旁一躲闪开了:“太慢了,重来,你要突然发力,手往后拉腿的同时,肩膀前顶。”

  “是。”顾卫南恋恋不舍地放开陈诺的腿,重新从后面袭击发力。一连试了好几遍,最后一次他才勉强把陈诺放倒,两只手迅速下滑到他的踝关节,两腿跪骑在他腰背处,接着腾出双手,一手按住陈诺的头部,锁他的咽喉,另一手把他左手反拉夹在自己左腿弯里,然后换手锁他咽喉,如法炮制控制住陈诺右手,最后把他双臂前推,用髋腹部抵住。

  顾卫南成功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忽然有三四秒钟的呆怔。这个动作……太暧昧黄暴了,他视线盯在陈诺衣领处露出的后颈,还有因为背部衣服紧绷透出的曲线,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如果是在床上,我把他这么按倒了,会不会接下来就要犯罪?顾卫南只是这么一想,就觉得头脑发涨起来,身体蓦然僵硬了。

  他情不自禁,正要用视线实施下一步侵犯,就听见陈诺在自己身下发怒了:“操蛋!快给我滚起来,当我坐垫啊!”顾卫南顿时清醒了,急忙往旁边一闪,陈诺已经翻身站起来,面色冷得吓人,“这就是你一周的训练成果?慢得跟乌龟有一拼,好不容易成功一回,你还得多享受一下胜利的喜悦是吧?”



  第二十九章 纯情少男被识破了



  顾卫南赶紧立正:“教官,我刚才……太紧张了,下次一定会努力改正!”

  陈诺哼一声:“动作要迅猛连贯,骑压要迅速到位!你站好,我给你示范一遍,你仔细体会。”

  顾卫南虽然被陈诺的表情弄得有点心悸,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又脑内了:动作迅猛连贯,骑压迅速到位……教官你要是知道我学好动作的目的,会不会还这么尽心尽力啊?他一边想着一边站好,不料连脚步声都没听到,就被陈诺拉住腿扳倒,三下五除二压在身下,锁喉压臂一气呵成。

  陈诺放开他冷冷说:“清楚了没有?要这样!再拖拖拉拉,你给我去操场上先溜两圈。”

  顾卫南倔劲儿上来,心想你又不是三头六臂,我就不信摔不了你!重新摆开架势,发狠地望着陈诺:“报告教官,我请求再来一遍!”

  陈诺看他一眼:“嗯。”转过身背对顾卫南。

  顾卫南绷紧了身体,面色严肃地把陈诺面前的塑胶场地想象成柔软的大床,饿虎扑食一般迅猛冲了出去!陈诺可能没想到顾卫南动作一下变这么快,摔倒得干脆利落,没一点刻意成分,接着他手臂就被骑在腰背上的顾卫南反压,结结实实锁在了两个腿弯里。

首节上一节26/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