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28节

  随艺关切地问:“我看你昨天晚上心情就好像不怎么样,是不是擒摔练得太累了呀?”

  顾卫南笑笑:“没,昨天应该是队长快被我摔半死了。可能是我临睡前突然有点想家了,就怎么睡都睡不着。”

  “唉——”许守峰听了一声长叹,“你这么说我也有点想家了,都憋这里快一个月了,每天就是训练训练训练,我现在看隔壁二队的恐龙都是美女了……”

  于冬冬揶揄他:“人家二队女生才懒得理你,排队追求的多得是。”

  许守峰表情沮丧:“真应了学校流传的那句话,哥很帅,哥很无奈;姐很丑,姐很抢手。男女比例最无奈啊!要不是天天还能看小南南找安慰,哥真的要当逃兵了。”

  顾卫南这里心情正差,听见许守峰的话立刻找到了发泄对象:“草你!为什么在我这里找安慰?”

  “你比我帅么!你都没人要,我觉得我还心理平衡点。”

  顾卫南痛处被戳,顿时杀气纵横:“老子不会没人要的!你再拿我开涮,咒你打光棍一辈子!”

  “老大不要啊!”许守峰举手投降,“小南南你太狠了,亏我还是你下铺。”

  “上下铺有什么亲戚关系吗?”顾卫南冷冷说。

  “靠!”许守峰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白眼。

  刚忙完了洗漱打背包的时候,集合哨声响彻走廊,接着值班员的声音又不知道从哪传来:“三队集合!轻装,迷彩!”

  “靠!早说啊!”这次所有人都在骂,赶紧把打一半的背包又拆开。

  许守峰义愤填膺地说:“什么时候我能把这个天天躲着吹哨的家伙胖揍一顿啊!”

  每次下达集合指令尤其是半夜紧急集合的时候,大家都恨不得用唾沫把这个声音的主人淹死。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免仇恨攻击,每到下指令时,值班员从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明明那洪亮声音就在门外,你却不知道他在哪吹的哨,揪出值班员揍一顿成为许多学员共同的梦想。

  三分钟之内,三队学员已经整齐列队出现在了宿舍楼外,这次只有区队长在点名,陈诺意外地没有提早出现。不过也没等太久,两分钟后,陈诺和几个训练班长在学员们疑惑的眼神中出现了。只见训练班长们推着一辆脚蹬三轮推车步履艰难地走过来,从车子轮胎几乎被压成面条的形态可以推断,这车东西的重量很实在。

  很快陈诺走近队伍,听区队长报告全员到齐后,他神清气爽地站在自己队员面前:“同志们好。”

  “教官好!”学员们高声回答。

  “精神不错。”陈诺这么评价,接着微笑着说,“今天五公里越野不需要负重,只要一人拿两块跑就可以了。”

  学员们正在暗中嘀咕,哇靠,太阳是不是走错门了,今天队长怎么这么亲切啊!

  还沉浸在意外中没反应过来,训练班长们推来的小车就吱扭扭来到了大家面前,这下所有人都明白陈诺说的“拿两块”是指啥了,因为他们推来的是一车砖头。

  陈诺一声令下:“全体都有,来领砖头!按照班级顺序上来领,领完就可以跑了。”

  拿着砖头跑步,这又是什么新花样?学员们带着疑惑拎着砖头上路,跑上了学校外面再熟悉不过的荒僻小道。

  战友都在嘀咕的时候,顾卫南却对琢磨为什么要拿着砖头跑全无兴趣,他只是暗中看了几眼陈诺,发现自己心情依然沉重,依旧暂时不想见到他。看来还得为自己的失恋多祭奠一会,顾卫南无奈地叹了口气,沉默地把两块板砖拿在手里,表情凝重地上路。

  五公里没跑多久,学员们就充分领略到了砖头的妙用。虽然砖头本身的重量对而今的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但变态就变态在砖头既不能抗,也不能背,看体积更不能踹进口袋里,所以这一路上,他们就只能徒手拿着。拿着砖头跑,两只手臂就不能前后摆动,而他们要跑的路又是如此坑洼不平,这对身体的平衡性和手指手腕的力量绝对是个残酷的考验。

  跑完二点五公里往回折返的时候,全部学员已经是面目狰狞,龇牙咧嘴,却不得不把两块破砖头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等到五公里跑完,扔了砖头奔进食堂的时候,所有人的手都已经抽筋得拿不住饭缸了。

  顾卫南颤抖着拿起筷子吃饭,就听许守峰嚷:“小南南,快来掰开我的手!我放不开饭缸把手了!”

  顾卫南闻言努力了几下:“抱歉,我放不开筷子了,你自己等等就好了。”

  “靠!变态!”许守峰右手好不容易放开饭缸,拿起筷子往嘴里扒饭,“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地狱生活,赶紧叫他滚蛋啊!”

  顾卫南眼睛看到陈诺正向这边走来,踩了许守峰一脚。许守峰一抬头,好不容易拿起的筷子掉了:“教官好!”

  “教官好。”于冬冬和随艺也立刻说。

  陈诺微微一笑:“你们好,多吃点。今天的晨练感觉怎么样?”

  “变态。”许守峰说。

  陈诺闻言脸色一沉。于冬冬和随艺都瞪着眼睛看向许守峰,许守峰显然也被自己的大嘴巴吓住了,立刻惊恐地说:“教官,我说我自己!”

  “哦。”陈诺冷冷说,“那等会吃完饭,你去找训练班长,让他监督你站在门口喊三百遍我是变态。”

  许守峰刚捡起的筷子又掉了,表情看上去十分悲壮。

  陈诺转向顾卫南:“顾卫南你过来我饭桌上吃,我有点事问你。”

  顾卫南愣了一下:“是,教官。”

  他端着饭缸跟在陈诺身后,来到食堂的一角。陈诺的饭缸已经放在桌上了,只有他一个人。陈诺在饭桌边坐下,指指对面:“坐吧。”

  “是。”顾卫南坐下,低头抱着饭缸没动。

  陈诺倒是一直看着他,目光最后落在他微微颤抖的手上:“晨练吃得消吗?”

  “报告教官,还可以。”

  “多活动一下手指就好了。”

  “谢谢教官。”

  “今天还难过吗?”陈诺又问。



  第三十一章 一壶没开的水



  什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就是!

  老子不难过,老子好得很!顾卫南差点掀桌呐喊。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告白对象拒绝别人后,居然还会回头考察被拒绝人的心情是否舒畅,要不要这么变态啊!他直觉陈诺病得不轻。

首节上一节28/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