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0节

  “靠,给队长夹菜了!瞧那贱样,多看几眼就恶心。队长当初选标兵,肯定没想到选了个马屁精出来。”瞧着顾卫南的新兵又说。

  “三个月就走了,军训教官巴结个屁啊。”还有笑话顾卫南白痴的。

  一帮子血气方刚自以为嫉恶如仇的新兵,虽然内心里未必没有酸葡萄心理,但还是对这种不放过任何拍马屁机会的无耻行为十分鄙夷,于是在彼此添油加醋的脑补中,说话也来越不客气。例如上面这通对话,就是因为看到顾卫南跟陈诺一起吃饭引起的,要不说男生八卦起来比女生还有杀伤力。

  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冤案。远在食堂另一端的顾卫南是没听到,听到的话非得气吐血了不可。他刚才哪是给陈诺夹菜,他那是坚决拒绝再吃陈诺买给他的小灶,不客气地把陈诺刚夹来的烧鸡腿给夹了回去。

  不过顾卫南虽然没听到自己被编排得那么不堪,有人却正巧路过时听到了。彭志飞正端着饭缸准备去水池边,闻言忍不住插嘴说话:“你们这话过分了吧,说句公道话,他还真不是那种爱巴结教官的人。”

  一桌人都微微一愣,抬头看见彭志飞。大家都一个队的,就算名字记不住,至少脸是见过的,知道他跟顾卫南一个班,于是都有些讪讪。毕竟背后议论人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更何况当场被人家的熟人听到。

  这情景要叫一区一班的人看到,肯定感觉异常诡异。彭志飞自己就是个拍马屁嫌疑人,只有他自己绝对不认为自己主动找教官交流的日常行为是在巴结,连他都忍不住为顾卫南叫屈,显得顾卫南这个被动者更冤了。

  “我跟顾卫南一个班的,知道的比较清楚。”彭志飞这边继续一本正经,“坦白说,我也不觉得他当标兵就代表他是最好的。但人家没那种行为,被你们背后传成这样,那就不厚道了,还是注意点吧。”他正气凛然地说完,笔直地走到水池边刷起了饭缸。

  “我日!这欠揍的语气,这个班的人都这么装逼吗?”这桌人瞪着彭志飞的背影,把对顾卫南的鄙薄都转化成了对彭志飞的奇人共赏。

  过了不多会,顾卫南也端着饭缸过来了,见到彭志飞刷完了饭缸还在水池边占个水龙头,随口说:“麻烦让让。”

  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时吃完了饭,正是水池边拥挤的时候,彭志飞向旁边让了让:“你知道别班的都在说你闲话吗?”

  “说什么?”顾卫南心不在焉。

  “你跟队长天天靠那么近,你说能说什么?我刚才正好路过,听到有桌人都在骂你巴结教官,话很难听,好像是看到你给教官夹菜什么的。”

  顾卫南愣了一下,随之耸肩:“骂去呗,我又不少块肉。”

  “哎,”彭志飞意外得不行,“你就这反应啊?”

  “难道你是想给我指路,叫我去找他们干一架?”顾卫南继续刷自己的饭缸。

  彭志飞被噎得有点下不了台阶:“呃,我当然不是这意思,不过提醒你注意一下。”

  “谢谢啊,不过教官找我,我也不能推辞吧?再说我军训没多久就当了标兵,估计从那会开始这种风言风语就没断过。”顾卫南笑着说,“清者自清。没准我哪天经过个桌子,也听到有人那么说你呢,好像你跟教官单独呆一起的次数也不少吧?”

  彭志飞脸黑了一下:“我好心来跟你说一声,你怎么话里老带刺?”

  “我看是你的错觉吧!你是不是因为上次打架,还对我有成见啊?”顾卫南很不客气地倒打一耙,甩甩手上的水珠,走了。彭志飞很不高兴地站在原地,还闹不明白顾卫南为什么老对他一副厌烦的样子。

  顾卫南当然厌烦,他觉得彭志飞根本没必要把听到的闲言碎语告诉他,真是除了添堵没一点用处。加上今天这次,陈诺总共也就在吃饭时叫过他三回。第一次是为了慰问自己受打击的心灵,第二次和这次都是因为前一天训练太狠了,陈诺担心自己这个标兵罢工,赶紧给他点甜头笼络下,反正顾卫南是这么认定的。包括谈心和送药,他现在虽然依旧排斥,却完全没有过去的窘迫,接受得毫无心理障碍。

  要是训练轻轻松松没把人训出阴影,会需要谈心吗?要是自己没有因为高强度的练习扭筋或挂彩,会需要药水?顾卫南已经把因果关系想通过了,还挺理直气壮的。



  第三十三章 教官我要请假



  这一天是周末,晚上难得没有训练课。晚饭过后,新兵们又可以排队往家里打电话了。顾卫南握着电话卡十分紧张。军训已经快一个月了,从第二周开始,每周末都能打一次电话了,但是上周他还是没能打通老家的电话。问父母,他们还是那套说辞:爷爷奶奶可能碰巧不在家。他听了没再说什么,但心里已经很不踏实。

  顾卫南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出生时,爸爸还没退役,妈妈又要按时上班,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管他,于是他被送到了乡下老家。条件所限,妈妈只在周末和放假时才能把他接回去住几天,而爸爸一年只能回家探亲一次。直到八岁那年父亲退役,他才真正与父母生活在一起,那个时侯,他已经在家乡的小学里上完了一年级。

  因为这个原因,顾卫南至今还是跟爷爷奶奶关系更亲昵,遇到挫折首先想到的就是回老家,开学之前,他就是躲到乡下熬过了整个暑假。所以电话打不通这件事,他不怎么相信父母的解释,第一次打电话还可能是真没在家,但第二次还没人就不对劲了。以爷爷奶奶对他的关心程度,不可能这么久不闻不问,正常情况下,他们早就问出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打回家,准时守在电话机旁了。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顾卫南终于挨到电话边,拨通了老家的电话,他连拨了好几次,依旧没人。

  顾卫南心里一阵收紧,难道真的出事了?马上又拨了家里的电话,等那边一接通,劈头就问:“妈,是我!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爷爷奶奶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过了一周还是没人接!”

  妈妈在那边明显有些紧张,直说“没事”。

  顾卫南更加肯定自己的感觉:“没事为什么躲着我?肯定出事了,爷爷奶奶呢?你不说我就叫我爸听电话,你俩要都不说,我现在就请假回去!”

  妈妈支吾了好一阵,似乎正在跟旁边的谁商量,顾卫南看看表,打电话的时间都快到了,妈妈才在他的催促下小心翼翼地说:“卫南,你听了别急。其实你奶奶就住在我们家,爷爷住院了,你爸在医院陪床,本来……”

  顾卫南一听就急了,不等她说完就问:“什么时候?是不是我上上周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住院,心脏问题?那现在怎么样了?”

  妈妈见他急成这样,忙安慰说:“爷爷有点轻微脑血栓,已经没危险了,还没出院是因为你爸坚持让他在那里疗养一阵,顺便也跟踪检查一下心脏,再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顾卫南不信:“这都半个月了,不严重的话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妈妈又忙给他解释:“不光我和你爸爸,你爷爷奶奶也不同意告诉你,本来就不严重,怕说了反过来给你造成思想负担,影响你军训。你看,下周再打电话,爷爷肯定在家了,真的没事。你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教官对你好吗?和同学团不团结?”

  顾卫南固执己见:“我不信,你们肯定在合伙骗我,就跟报志愿时那样。反正你们不告诉我,肯定就是有事,没事的话我现在就跟爷爷通电话。我爸不是在爷爷那吗?我打他手机问问!”

  这下换妈妈急了:“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让奶奶跟你说吧。”

  顾卫南本来还在那发牛脾气,结果一听奶奶接过电话叫了声“南南”,就成了可怜巴巴的委屈小孩:“奶奶,你们为啥都骗我?”

  奶奶说的话当然跟妈妈差不多,但顾卫南愣是只知道说“嗯嗯嗯”,最后还叮嘱奶奶注意身体。要不是排在后面的战友都在眼巴巴等,顾卫南都不舍得挂断,他恋恋不舍地放下话筒,把公用电话拆回宿舍的心都有。

  打完电话后,顾卫南匆匆往教学楼走,又担心又焦虑很快就重新回来了。虽然妈妈和奶奶都咬定没事,他还是觉得她们没完全说实话。爷爷已经不是第一次住院了,前几次是高血压引起的心脏问题,都因为抢救及时才没出事。这次脑血栓住院,只是保守估计就已经有半个月,怎么可能不严重?仔细分析过以后,他越想越是害怕。

  走到晚自习教室时,陈诺已经摆着他招牌的冷酷面孔等在门口,顾卫南瞬间下定了决心,走上前去跟陈诺报告家里的情况,要请假回家。关心则乱,他现在认定家里瞒着他,想要回家确认的心情迫切,都没法冷静地叙述,几乎是带着颤音语速飞快地向陈诺解释原委。

  然而陈诺皱眉听他说完,却没有答应,理由是新兵连期间所有人都不能请假。顾卫南感觉像被兜头被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冷到脚,他咬牙:“不是说特殊情况可以请假吗?为什么又不准假?”

  陈诺看着他:“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学校没有准假的先例。何况你家里并没有要求你回去,只是你自己猜测而已,实情怎么样根本还不知道。特殊情况,也不是指你这种情况。”

  顾卫南低头:“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纪律就是纪律,如果你上了战场,会因为家里出事放下战斗往回跑?”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当兵就意味着你的自由不属于自己,这个我一开始就讲了吧。”

  顾卫南忍不住顶撞:“不过是军训,又没有打仗,耽误两天有什么?军队难道就一点不讲人情了。”

首节上一节30/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