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1节

  陈诺听到他的质疑,面色一瞬间有点淡漠:“你这么想?那你干嘛不去考普通大学,起码自由得多。你想不受纪律约束那有一个办法,我也经常说的,申请退学。”

  顾卫南心里被刺痛,开始口不择言,冷淡道:“退学就退学。你以为我不想考普通大学?这个破军校本来就没什么好的。”

  “……”陈诺愣了一下,顾卫南已经飞快从他身边走过,进了教室。

  整整一节课,顾卫南没有抬头,他不知道陈诺靠在门边一直看着他。下课后陈诺就离开了,许守峰和随艺关心地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才把经过又说了一遍。

  随艺听了叹气:“也许不能怪教官,学校有硬性规定的。那个特殊情况,是指父母病危或者去世吧……”

  “但也有例外嘛,怎么能那么死板?爷爷奶奶也很亲啊,长辈生病了回家去看看怎么了。”许守峰替顾卫南抱不平。

  “估计请假是不行了。”顾卫南握着拳给自己鼓劲,“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他低声对两人嘀咕了句话。

  “自己偷偷走?”许守峰和随艺惊得差点喊出来。



  第三十四章 逃兵顾卫南



  “打报告滚蛋”可是陈诺用来对付新兵的名言,开学初有几个学员因为训练不认真还顶嘴,就被陈诺二话不说领到办公楼去办手续,那几个新兵走到半路就吓哭了,苦苦哀求保证以后端正态度才被放回来。

  只是这一招对顾卫南不适用,他本来就是最没动力进这所学校的一个,却偏偏被选来当了训练标兵,付出和认真的程度比任何人都有过之无不及。对顾卫南来说,这真的挺讽刺的。所以他才会在陈诺要他退学的时候脱口说出“退就退”,这根本是他假设了无数次的场景,不自觉地就会往这方面想。

  不过平静下来后,顾卫南也开始后悔说话冲动,毕竟他还没有叛逆到不顾后果。所以第二节课陈诺一出现,顾卫南就急忙走过去道歉,并为请假做最后一次努力。站在教室门外的陈诺反应比较冷淡:“又不想退学了?我还等着你来交退学申请呢。”

  顾卫南垂着头表示诚心悔过:“对不起,教官,我说话太冲动了。”

  “嗯,你冲动可不止一两回了。”陈诺冷冷说,“怎么回事,前阵子训练你不是挺积极吗?现在你这态度不只是冲动的问题,根本是恶劣,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顾卫南回答得特别老实。

  “嗬,你还知道啊?”陈诺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新兵的确很难搞,大部分是因为吃不了苦。你倒好,吃苦受累能挺,根本态度消极得不行,动不动把退学挂在嘴边,结果你还是我选出来的标兵!我也不是吓唬你,如果真的不想上这个学校,完全不用勉强。”

  顾卫南埋头听陈诺训斥,一声不吭。陈诺教训得口都干了,最后气也生不出来了,就拿手里的军帽点着顾卫南的肩膀头:“哑巴啦?说话呀!你这是消极抵抗还是怎么着?”

  顾卫南这才抬起头来,张口继续恳求:“教官,就真的没有请假的可能吗?我看别的队有因病请假的,要不我也去想办法弄个医院的诊断书来,这样你就不用为难了。”

  “简直胡闹!”陈诺没想到顾卫南这么胆大,差点控制不住音量,回头瞅了瞅教室里的学员,见没引起骚动,才继续冷着脸说,“你别折腾了,先回教室。我往你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如果确实需要你回去,我会跟校领导反映,如果还是请不下来,那我也没办法,你就老老实实军训吧。”

  顾卫南激动:“谢谢教官!”

  陈诺冷眼看他:“真操蛋,快滚!”

  顾卫南重新回到座位,许守峰和随艺赶紧凑过来问:“怎么样怎么样?”

  “还不知道,不过教官说去跟校领导反映。”

  “哦!那很有希望啊!”随艺小声说。

  顾卫南这会觉得有点惭愧,“哎,你们说我对教官说的话是不是挺过分的啊?”

  “废话啊!”许守峰翻白眼,“我觉得你简直太有勇气了,属于蟑螂级别的,敢跟教官硬抗。”

  “草!我不是被逼无奈吗?”顾卫南为自己开脱,“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劳苦大众都是受不了才会闹起义嘛。”

  “切!你敢在训练的时候起义一个给我看,保证你尸骨无存。”许守峰朝他嘘。

  顾卫南拿出本子写他的日记,心里却在忐忑不安,因为他有不好的预感。

  快下课的时候,果然陈诺又把他叫出去了,表情严肃:“你家长不同意你回去,而且你妈妈亲口告诉我说你爷爷病情已经好转了,我觉得你应该相信。”

  顾卫南不作声,如果相信,他就不会这么想回去了。

  陈诺看着他:“但我还是去找了校领导,没有说你家里的意见,但学校斟酌了一阵也没同意。规定就是规定,不能为一个人搞特殊,军校更是这样,没有严格的管理就不叫军校了。也不单单是你,往年其实也有不少你这类情况,学校都没有放行。”

  顾卫南听说他去找校领导,眼睛微微一亮,但接着听到后面的话又黯了下去,他知道没戏了。陈诺看在眼里,不由缓和了语气:“别乱想了,还是把精力放在训练上把,这样你爷爷也会高兴的。”

  顾卫南愣愣地站了一会,直到发现陈诺也在不出声地陪他站着,才慌忙敬个礼:“谢谢教官,我回去了。”他此刻心里是真的非常愧疚,因为他知道陈诺已经尽力了,但他无法遏制自己的想法,他必须回家,而且不能再等。

  回宿舍的路上,他小声对许守峰和随艺叮嘱,让他们帮忙打掩护,至少骗过晚上的查房,却没想到两个人极力劝阻他。

  “不行,被抓住怎么办?”随艺担心地说。

  “好孩子不该这样啊!”许守峰难得与随艺一样正经。

  “谁说我是好孩子了?”顾卫南一脸决绝,“你们不想我退学就都别劝了,逃两天的课总比退学好吧?我要不能亲眼验证,一天都在这里呆不下去。”

  许守峰还想再劝,随艺拦住了他:“算了,让卫南去吧,谁遇到这种事都不好受,不就是耽误两天军训。咱们今天晚上先对付下值班员和队长吧,明天再说明天的。冬冬呢,要不要告诉他?”

  “告诉一声吧,也帮着打打掩护。别人就算了,万一有人吓得去告密,跑不掉了怎么办?”许守峰说。

  顾卫南心里感激得要命,又觉得嘴里说出来反而显得太见外了,于是使劲搂了搂两个人的肩膀。大家迅速分了工,随艺配顾卫南上楼去拿需要随身带的东西,许守峰和于冬冬趁着下晚自习人流大,窜到校园的院墙边踩点,看哪个地方出去不容易被人发现。

  一个小时以后,熄灯哨声响起,宿舍楼的灯光依次熄灭,校园里的光线也变得昏暗起来。顾卫南从藏身的花坛后跑出来,迅速朝事先看好的那段围墙跑过去。他已经换上刚入学时的T恤和牛仔裤,为了方便翻墙,除了裤兜里的钱和身份证,他什么都没带。

  “顾卫南!你想去哪?”

  就在他即将跑到墙根下的时候,有个声音很突兀地在他身后喊。顾卫南猛地回身,彭志飞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脸“你已经被我抓住了的”正义表情。顾卫南哪会跟他废话,更来不及想彭志飞怎么会看见他,只想着赶快离开校园,于是回过头来继续往前跑。

  “哎,你站住!”彭志飞一看顾卫南不停,也急忙追过来。

  顾卫南已经一跳攀住了墙上一块突出的部分,正想继续往上爬,两腿突然被人往下一扯,硬硬地摔在了地上。他侧滚了半圈迅速起身,看到刚爬起来的彭志飞,火了:“彭志飞,你想干嘛?”

  “你想干嘛?”彭志飞冷冷地说,“当逃兵吗?”

  “跟你没关系。”顾卫南说着回身继续爬墙。

首节上一节31/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