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3节

  “我怎么没碰见你?”

  “刚才厕所都满了,我有点拉肚子等不了,就跑了五楼。”随艺无辜。

  陈诺看着随艺没说话,半天才说:“睡吧。”他转身往门外走,身后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结果没想到走到门口陈诺又停下了,这下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听陈诺喊:“班长!”



  第三十六章 你想往哪跑



  409全宿舍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眼看即将蒙混过关,就毁在这一声“班长”上了。

  陈诺见没人应声,回过头来往顾卫南床上一照,果然没人,脸黑得都快成碳了:“顾卫南也上厕所了?是不是上六楼厕所了?”

  “……”一宿舍人吓得不吭气。

  陈诺冷冷看着他们:“怪不得我觉得这么不对劲!平常许守峰要么叽叽咕咕,要么呼噜震天响,哪有这么警觉的时候?我一问就接话,你当你是顾卫南啊?”他说着把目光落在许守峰身上,“老实交代,顾卫南去哪了?”

  所有人这才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平常陈诺问话,总是顾卫南这个班长以身作则出来顶住压力。换了平时,找不着人这么大的事,顾卫南早爬起来喊报告,把话头接过去跟陈诺解释了。这次他居然老老实实没动,明显不符合常理。一众人心里绝望地想,班班,都怪你这个标兵太出风头了,不说话也是个大破绽啊……

  许守峰还想拼死坚持:“报告教官,不知道他去哪了。”

  陈诺火了:“现在还想包庇,你们脑子集体进水了吧!知道擅自离校的后果吗?你们想让他被学校开除?”

  几人闻言都忐忑了,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帮顾卫南争取离开的时间,还没仔细考虑过后果,现在被陈诺发现了,顿时察觉事态比他们想象得严重很多。

  “随艺!”陈诺已经冷冰冰点名了,“刚才你就藏在顾卫南床上吧?你们可真行,敢这么跟我耍心眼!说吧,顾卫南去哪了?要是现在还能追回来,至少他不用被开除。”

  随艺也害怕了,老实交代:“报告教官,他说要回家,去火车站了吧……”

  “他什么时候离校的?”

  随艺想起彭志飞来找的时间:“熄灯没多久,现在可能走了有半个多小时了。”

  陈诺回头就走,临出门前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这件事谁都不许说出去,你们都给我宿舍里老实呆着,知道吗?回来收拾你们!”他“哐”地摔门出去,走廊里立刻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陈诺跑步离开了。

  409全宿舍人都傻了,前一分钟他们还怕被陈诺发现,现在反而盼着陈诺能把顾卫南追回来。万一顾卫南真被开除,他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陈诺一边飞奔一边给学校后勤处的战友打电话:“大成吗?是我,陈诺。你赶紧给我调个车吧,队里一个学员急病,人正吐着呢,得赶紧送医院!不用不用,别叫司机起来,我有驾照,你把车钥匙给我就行!好,三分钟到你那!”

  说完又给吴队长打,“吴队紧急集合的时候你帮我带一下队,我现在有急事出去!什么事?妈的跑了个兵!帮我糊弄下上面的,天亮前保证把他揪回来!”

  挂了电话以后,陈诺把手机一关,揣进了兜里。后勤处被唤作大成的战友已经等在值班室了,陈诺签字领了车钥匙,二话不说就往外走,被大成一把扯住,很有经验地问:“老实说,你是不是跑了兵了?”

  “草你个混小子,别乱说!”陈诺骂,见大成不放,无奈道,“别说出去,回头跟你说!”

  “你个混蛋我就知道!”大成笑着骂,“哪次军训不跑几个,还用瞒兄弟。不过这次你咋急成这样,跑了自家孩子似的。”

  “废话,你家孩子跑了我急什么?”陈诺已经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了就走。

  “妈的你爱惜点!”大成在后面嚷。

  陈诺根本没工夫搭理,开出校门之后就开始猛踩油门,一路朝着火车站方向开,闯红灯无数。

  顾卫南刚从售票窗口买了回家的火车票,在候车厅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发车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五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眼前人群攒动,来来往往地从他身边经过,顾卫南神情愣愣的,显得有些茫然无助。真的逃出来,顺利地买到车票以后,他开始担心怎么向家里交待。长这么大,他还从没做过什么叛逆的事,而这第一次叛逆的后果就可能很严重。

  过了一会,他从牛仔裤口袋里重新拿出车票看了一眼,又放进去,好像这样能让自己坚定决心似的。即使是错误,他也不打算后悔,而如果不回去,他真的可能会后悔,还有什么更坏的结果呢?如果被退学,从本心里讲,那也不算多坏的结果吧。

  顾卫南这么宽慰着自己,舒了一口气,放松地转头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旅客。这一望他僵住了,因为就在他这一排座位的过道入口处,一个穿军装的身影正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笔直朝着他走来。陈诺不住客气地请堵住过道的旅客让一下路,视线却显然始终牢牢锁定在他身上。眼看陈诺越走越近,顾卫南拔腿就跑。

  “靠!”陈诺没想到顾卫南还敢跑,也随之加快了脚步。

  各种沉重的行李挡在过道上,顾卫南慌张地在人群和行李中穿插,干脆跳上一个个空着的候车椅,连着横穿好几条过道,接着就往候车厅门口跑。陈诺阴沉着脸色追过去,他那身军装引人注目,旅客们都开始注意到陈诺正对一个穿便服的小子穷追不舍,顿时哗然一片,纷纷认定是在抓小偷。

  几个身强力壮的男旅客见被追的是个手无寸铁的毛头小子,顿时十分胆大,主动上去帮陈诺拦,结果被顾卫南用几个闪身和反擒拿手法躲掉了。原来有两下子!附近群众更是惊声一片,以为顾卫南要逃掉了。就见陈诺一个箭步冲上来,手臂揪住顾卫南的衣领,二话不说一个锁喉摔把他按在了地上,边按边说:“臭小子,你还想往哪跑?”

  衣领被抓的一瞬,顾卫南还想转身摆脱,结果附近的车站执勤人员和几个旅客也跑上来帮忙,把他按了个结结实实。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们围在中央,朝着顾卫南指指点点,有的对他表示鄙视,有的还催促陈诺赶紧报案,显然都认为这家伙在作案过程中被解放军发现了。

  顾卫南别提多郁闷了,想喊误会,结果喉咙被卡住,喊都喊不出来。陈诺也不急着帮他解释,只是冷冷问:“放开你的话,还跑不跑了?”

  不料听了这话,群众反应更大了,纷纷插嘴说解放军同志你千万不能放。

  顾卫南想哭的心都有了,勉强从喉咙里挤出句整话:“不敢了……”

  陈诺这才不紧不慢地跟人耐心解释:“大家可能误会了,这是演习。”

  草啊!顾卫南差点泪流满面,这么狗血的解释,你港片看多了吧!

  好奇的群众们总算在陈诺出示了警官证后慢慢散开了,顾卫南满身是灰地从地上爬起来,垂头丧气。陈诺前后左右地把顾卫南的衣服拍了个遍,拍得四周尘土飞扬。最后他拾起掉在地上的军帽,使劲在顾卫南屁股上拍了最后一下,冷冷说:“前面走!”



  第三十七章 再表白一次



  顾卫南站着没动。陈诺神情冷漠地看他:“你还想怎么着?站这里继续丢人是不是?”顾卫南扭过头消极抵抗,立刻被陈诺毫不客气地拿军帽抽了下头,“草,你还跟我较劲啊!老子为追你闯了多少红灯知道吗?”

  顾卫南听了,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却仍旧不甘心地低声嘟囔:“我都买了车票了……”

  “去退了。”陈诺冷冷说,“难道你还在幻想我能当场给你准假?”

  顾卫南只得迈步往候车厅外走,一瘸一拐的。

  “等等,”陈诺立刻发现了,“你脚怎么回事?”

  “崴了。”

首节上一节33/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