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4节

  “哪崴的?”

  “从学校院墙上跳下来的时候。”

  顾卫南的脑袋又挨了一下抽,就听陈诺说:“你脑子装的浆糊啊!那么高的墙也敢跳,找死吧?”

  “怕被人看见追上,急着走才跳的。”顾卫南试图证明他脑子没浆糊。

  陈诺看到旁边一个空位,朝那边示意:“坐那我看看什么样了。脚崴了你还敢跑这么快!”

  顾卫南慢慢走过去坐下,还嘴硬说:“要没崴我早跑了……”

  陈诺黑脸:“再废话回去看我不整死你。”他嘴上说得冷酷,还是弯下腰去撩顾卫南的裤腿。

  “啊!我忘了个东西!”就在陈诺弯下腰去的时候,顾卫南猛地站起来,趁陈诺一愣神的功夫,哧溜冲到了门口,往外一拐跑没影了。

  “妈的!”陈诺顿时炸了,他可是真在为顾卫南的脚担心,没想到被这浑小子耍了个正着。陈诺立刻跟着发足冲出了候车厅。

  旁边的群众看不明白了,刚刚还在好好说话呢,怎么眨眼又开始追了,难道又演习?

  顾卫南的脚是真崴了,强忍着疼才跑出来的。只是这次和开始不一样,症状明显加重,一着地就钻心疼,出了候车厅就再也跑不动了。无奈之下他溜进了候车厅旁边的小超市,蹲在最里面的货架边假装买东西,盼着陈诺追隔壁候车厅去,反正那么多候车厅呢,找去吧。

  不过不管怎么逃,他毕竟还是要上车的,所以也只能在这附近躲躲,看到时能不能躲过陈诺混上车,否则就得转战长途汽车站或者飞机场了。蹲了大概有四五分钟,顾卫南悄悄朝外看了看,没见陈诺的人影,于是一瘸一拐地转到了隔壁的连锁餐厅。那个餐厅的摆设有点像火车上的座椅,椅背很高,顾卫南找到最里面的一张桌子,要了碗牛肉面。

  从逃离学校开始神经就没放松,刚才又一阵激烈奔逃,他早就饿了。顾卫南吸溜吸溜地吃着面,一边不忘悄悄朝门外探头探脑。他相信要是陈诺出现,自己肯定能先发现,毕竟他那身军装太显眼了,火车站虽然人流多,穿军装的可没几个。

  等到面条见底,果然也没发现陈诺,顾卫南不由放松了警惕,对走过来的老板说:“老板——”

  “买单。”从他背面的座位上传出一个冷淡的声音,把顾卫南的话头接了过去。顾卫南腾地站起来就想往外跑,陈诺已经早一步站到他桌边,指着他桌上的面碗说:“给他买单。”

  顾卫南完全傻掉了,只呆呆地想:完了……

  陈诺替他付了帐,低头问:“吃饱了?”

  顾卫南默默点头,他想不通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居然一点都没察觉陈诺就坐在店里。

  陈诺又问:“现在可以去退车票了吧?”

  顾卫南再点头,老老实实地站起来。陈诺忽然两手伸到他胸前,手法熟练地从他口袋里摸出学员证,再沿着腰部向下,一边拿手挤压一边翻动,摸出了顾卫南裤袋里的车票和钱,直到确定他身上再翻不出什么了才住手。

  如此专业的搜身动作简直太容易让人误解了,餐厅老板眼神怪异地看着顾卫南,看得他满头黑线,不得不为自己的清白出声:“你干嘛拿我东西?”

  “防止你再玩花样。”陈诺把学员证、钱和车票没收,“万一你跑远了,我还得追你家去,到时就算想替你瞒都瞒不住,你可能就真得退学了。趁天还没亮,赶紧回学校吧。”

  做得太绝了……顾卫南已经没了指望,只剩服从一条路。

  陈诺领着他出了餐厅,发现他走路还是那样:“你脚真崴了?”

  “嗯。”

  “我看看。”陈诺又弯下腰去。这次顾卫南哪敢再跑,结果陈诺已经又火了:“都肿成馒头了还跑跑跑!你跑得掉才怪了!还能走吗?”

  “走慢点可以。”顾卫南说着走了两步,疼得牙齿缝里“嘶嘶”响。

  “你这还叫可以?”陈诺冷冰冰反问。

  “呃……”顾卫南有点语塞。

  陈诺沉着脸说:“背你过去吧。”顾卫南推辞,自己单腿跳着走,陈诺把他抓回来,不容置疑地说,“顾卫南,我命令你爬到我背上来!”

  顾卫南郁闷,为什么非要用“爬”这么个动词啊?可能等他望见陈诺紧实的后背,这点郁闷已经被窒息代替,顾卫南的心脏突然毫无征兆地“砰砰”乱跳起来,这是好多天没有过的感觉。被拒绝以后,他一直在拼命克制自己对陈诺的好感,还刻意挑剔陈诺的言行,好让自己有理由疏远。可是现在,陈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过给了个后背,他所有的节制就变成渣了。

  顾卫南一边恨不能把自己抽醒,一边却已经慢慢朝陈诺伸手,轻轻一跳,就抱住了他的脖子。胸口紧贴在陈诺后背的刹那,顾卫南压抑已久的感情已经澎湃到底,连那点保持距离的自觉都没了。只剩个小声音在心底无力地叫唤:教官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啊,这下可彻底跑不了了……

  陈诺背着他开始朝前迈步,顾卫南无比紧张地在陈诺背上问了句:“去哪儿啊?”

  “说多少遍了!退票!”陈诺显然压根没体会到顾卫南的感动心理,没好气地回。

  陈诺一直把顾卫南背到售票大厅,去军人窗口退票,顾卫南惊讶地看到他拿出两张票要退:“怎么有两张?”

  陈诺冷冷瞥他一眼:“你跑了的时候我去买的。不说了吗?万一你真上了车,我得跟着去把你逮回来。”

  顾卫南吓了一跳:“原来是说真的啊?”

  “你以为是假的?”

  顾卫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有点内疚。陈诺退了票,在售票大厅外面看见公用电话,忽然对他说:“你等一会,我去打个电话。”

  “你没手机?”

  “白痴,我手机有部队的追踪系统,一开机就暴露了。”

  “哦。”顾卫南老老实实当了次白痴,乖乖站在一边等着。

  就见陈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小本,照着上面拨了个电话。火车站人声嘈杂,顾卫南听不清他给谁打。过了一会,就见他挂了电话,又拨通了一个,没一会居然拿着听筒朝顾卫南招手,示意他过去。

  “谁?”顾卫南跳着过去,“怎么叫我接?”

  “你爷爷。”陈诺淡淡地说,顺手把听筒塞到他手里,“别说你在火车站。”

  顾卫南惊呆了,他颤抖着手指接过电话,把听筒按在耳朵上,听到爷爷声音的一瞬,眼泪差点不争气地掉下来。爷爷的身体恢复得不错,中气十足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总算让顾卫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放下听筒后,顾卫南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舒心笑容。陈诺在旁边看着他说:“这下安心了?”

  顾卫南笑着抹了下眼角:“教官,谢谢你,我爷爷没事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我没想到……” 从怀着被学校开除和被家人严厉训斥的打算,决心承担不顾一切回家的后果,到被陈诺抓住,不得不回学校,顾卫南基本上只剩下失落了。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陈诺不只是来抓他回学校,还一直想让彻底安心,甚至帮他联系到了爷爷。

  “教官。”去停车场的路上,顾卫南继续抱着陈诺的脖子,放肆地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道,忍不住叫他。

  “干吗?”陈诺声音毫无起伏,“你不会想再对我表白一次吧?”



首节上一节3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