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5节

  第三十八章 不想跟你上床



  顾卫南满腔感激之情瞬间化为一个“囧”字凝固在了脸上。陈诺这话说的,简直跟说“给我来两斤白菜”一样随意啊!在他眼里自己真这么幼稚吗?顾卫南心里不是个滋味,闷声说:“教官,你以为这是菜单上的菜,想点就点啊?”

  陈诺说:“我看你那感动劲,还以为又要被表白了呢。”

  “我又不是天天没事瞎表白,我很郑重的!”

  说完这话,他忽然想起自己此刻的造型,当下极其郁闷。这要换了文艺又狗血的电视剧里,他应该极其拉风地站在陈诺对面,严肃地进行这个话题才对。现在被托着屁股趴在人背上,摆着如此不郑重的姿势强调自己很郑重,真是熊透了啊!

  “哦,有多郑重?”陈诺似乎是专门捉着顾卫南的痛脚问。

  顾卫南想撞墙:“教官,不带拿人这么寻开心的!”

  “怎么了?”陈诺很平静,语气里完全听不出寻开心的成分。

  “很难堪啊!”顾卫南泪奔了。

  “哦,你表现那么生猛,还怕难堪啊?”陈诺诧异得很真实。

  “我哪里生猛了啊?”顾卫南委屈,鼓起勇气也就表白了这么一次,还被拒了,我要够生猛早把你扑倒了。

  “那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陈诺冷冷问。

  “……”顾卫南这还在考虑自己的追求力度问题,哪想到陈诺已经转移了方向,把他从另一面打倒了。

  候车大楼上方那闪着灯光的“火车站”三个大字稳稳映入眼帘,顾卫南忽然认识到自己的前途问题,蔫了。作为一个被立为全级标杆的军校新生来说,当逃兵还不算生猛的话,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倒是陈诺见他挺久不说话,主动又开口:“哎,怎么不说话了?”

  顾卫南诚惶诚恐地问:“教官,我这种情况不开除的话会有什么处罚?警告还是记过?”

  “这个我还没想好。”陈诺随意地说,“也许罚你操场上晒着太阳跑一天?”

  “啊?”顾卫南一呆,“不按校规处罚吗?”

  “你要想去学校自首,我也不反对。不过万一学校决定让你滚回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陈诺的语气还是挺冷淡,但最后那句话明显有了松动的迹象。

  顾卫南立刻精神了:“教官,这么说你徇私枉法了啊!”

  陈诺听到顾卫南欠揍的话,差点当场给他个过肩摔:“这混小子,得了便宜还敢卖乖?”

  顾卫南察觉到危险,赶紧转移话题拉近乎:“什么混小子,教官你根本也不大啊,能不能不要这么老气横秋的,弄得大家还以为你人到中年了呢。”

  陈诺冷冷斜他一眼:“就这还镇不住你们呢!伤了的送药,逃了的一个个哄回来,教官都成保姆了。你们这还叫兵?一帮子大爷吧!天天就知道叫苦叫累,想着怎么请假摸滑。”

  顾卫南厚着脸皮说:“那不包括我。我这是特殊情况……”

  “嗯。”陈诺考虑了一下,依旧声音冷冷,“客观地说,你还算好点,起码不是为了偷懒,但归根结底都是纪律性太差。无组织无纪律,你算个屁的兵!”

  顾卫南逃兵都做了,今晚胆子是前所未有的壮,当下不怕死地接话说:“我纪律性差,那教官你开小灶笼络学员,是不是原则性太差了?”

  陈诺微愣:“我什么时候笼络学员了?”

  “你上次亲口说的,说我是稀有物种什么的……从那以后不就常单独叫我吃饭吗?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在巴结你,我都冤死了。”顾卫南对此很有意见。

  “哦,你说这个。”陈诺瞬间调整回温和状态,居然微微笑了,“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请你吃饭你还不乐意啊?”

  顾卫南当然不乐意:“那是两码事,我又不是为了让你特殊对待才说出来的。”

  “那你可能有点误会了。”陈诺背着他在嘈杂的广场上走着,温和的声音有些不清晰,“我那天还说了,我喜欢过很多学员,但没碰见同样喜欢我的。所以我找你吃饭固然因为你说喜欢我,同时也因为我也喜欢你啊。我以为是两厢情愿的,这算笼络吗?”

  顾卫南怔住了,原来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陈诺是喜欢他的,这点只要稍微一想就可以发现。不然的话,陈诺不会选他当标兵,不会给他开各种小灶,更不会对他的事那么上心。换别的教官,直接跟学校打报告,先把他按逃兵处理,然后出来找人,这才是最正常的做法。可是陈诺却没有,他冒着自己被处分的危险,瞒着学校追来火车站,为的是不让他顾卫南受处分。

  吴队长说陈诺对喜欢的兵都是很照顾的,说明陈诺向来如此。只是因为别人并不喜欢他,所以不在意,而陈诺当然也没必要私下对不喜欢自己的兵表达喜爱之情。顾卫南就不一样了,他急吼吼地表白了……这说明他是喜欢陈诺的,甚至超越了一般的喜欢。于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魔鬼教官终于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兵,这就是顾卫南显得独树一帜的原因。

  “我以为是两厢情愿的,这算笼络吗?”陈诺这句话让顾卫南惭愧,可同时又让他特别沮丧。从一开始陈诺就没有刻意掩饰对自己的偏爱,只是他的偏爱却让顾卫南高兴不起来。陈诺的所谓喜欢,跟自己的不一样啊!

  “草……”顾卫南趴在陈诺背上吐槽出声,这么前心贴后背的距离,为什么想跨出一步就那么艰难呢?

  “你在想什么混账事?”陈诺已经找到学校的车,正掏出钥匙遥控打开车门。

  顾卫南视线落在陈诺的衣领,反问:“凭什么我想的就是混账事?”

  “凭我对你的了解。”陈诺走到车门边把顾卫南放下,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淡淡说,“进去吧,纯情少年。”

  日,又来这句……顾卫南无力地在心中暗骂。陈诺却已经替他关好车门,接着绕到另一边,坐到了驾驶座上,熟练地发动汽车。很快车离开停车场,驶上了回学校的路,顾卫南看着路边灯光闪烁的广告牌前方不断掠过,内心前所未有地纠结。对于陈诺的这种态度,他思来想去得不到确切答案。

  都那么赤裸裸地表白了,对于自己的感情,陈诺当然是知道的。可是如果彻底不接受的话,为了让对方死心,应该连最普通的好感都不表露才对。可是陈诺完全不避讳,还能严肃地断定自己青春期没过,在第二天问自己的心情,还能老拿自己的表白和身体上情不自禁的反应开玩笑……妈的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态度吗?

  思想太乱七八糟,眼神就会放空,陈诺一眼扫到顾卫南出神的样子:“又在想什么?想到要回学校了,紧张了?”

  顾卫南转头看向陈诺,条件反射:“报告教官,我在想你。”

  陈诺稍微抬了下眉头:“想我什么?”

  顾卫南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教官你究竟对我是什么看法,我想来想去想不通。”

  陈诺平视着前方,语气特别正常地回他:“有潜力,做事认真,大部分方面很优秀,但是不够成熟,有时缺乏自制力……”

  顾卫南再次无力:“教官,我不是指这个……”他想着怎么委婉点,边说边斟酌着措辞,有点磕磕巴巴,“我是说别的方面,如果刨开教官和学员的身份……比如单纯从个人角度……我是说两个平等的……你对我……呸呸呸!”顾卫南突然说不下去,转头狂呸,面对这混乱的表达,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陈诺手握方向盘,平稳地行驶着,并没有朝他看,只是温和地说:“你可以慢慢想好了再说,还有半小时的路程。”

  顾卫南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认真看向陈诺:“教官,我干脆直接说了吧,我想不通你对我感情的态度。上次,我真的认为你已经拒绝我了,也想着死心,因为你好像无动于衷,平常训练、谈话,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可是到现在我都没法彻底死心,因为你有意无意的话,总让我感觉还有希望。”

首节上一节35/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