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6节

  车速猛地慢了一下,陈诺居然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他:“你自己认为呢?”

  顾卫南抿紧了嘴唇。陈诺到底对他有没有特殊感情?这个问题他经常在考虑。如果有,为什么总是表现得这么冷静,时不时泼自己冷水;如果没有,为什么说的做的又总是会让他想入非非?在陈诺面前,自己总是忍不住头脑一热干点出格的事,这只是因为他对陈诺特别特别的喜欢,所以才没有什么抵抗力,诸如此类的原因他可坚决不会考虑在内。

  短暂的沉默后,顾卫南豁出去了:“我不知道。你老拿我表白的事开玩笑,也许是觉得我的行为很幼稚很好笑,但是在我看来,这都挺像勾引的。”

  “勾引?”陈诺脸色有点难看,显然对这个词不大适应。

  “嗯。”顾卫南肯定,尽管陈诺看起来很像要他把踹下车去,还是大着胆子补充,“就像是不肯正面回应,却又从侧面给了暗示。”

  “比如?”绿灯亮起,陈诺依旧平静地启动汽车。

  比如你每次叫我纯情少男,心里其实想说的是色情少男吧!顾卫南在心里吼。

  他偏过脸,不敢跟陈诺对视:“比如我心里想着那种事的时候,你其实都知道,表白之前你就知道了。浴室里那次,你故意躲开我,假装若无其事,可是当我去问吴队长那个问题,你明知道我的用意,还是回答了。另外还有很多很多次……其实仔细想想,你好像表现得对我没兴趣,但实际根本没有明确拒绝过我的感情。”

  他说完这些胆大包天的话,等着迎接陈诺的训斥,结果没有等到,只是听见陈诺淡淡地问:“那你觉得是为什么?”

  “为什么?”顾卫南一怔,陈诺居然都没有否认……刹那间,他灵光一闪,激动了:“教官……”

  陈诺点点头:“因为我真的不想跟你上床,所以你最好给我收敛点。”

  

  第三十九章 废话,当然会死 ...



  如果有人提问:为什么陈诺一会严厉恐怖得像魔鬼,一会又温和善良如天使?顾卫南一定答:因为他精分。

  所以,为什么顾卫南总是觉得陈诺叫人火大,问题就出在他那变态的精分属性上。政治课本教导我们说,矛盾是对立统一的,要坚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他坏就坏在忘了把陈诺看成一个统一又精分的主体,看,这当然要出问题。

  顾卫南到这一刻才搞清了自己许多天来痛苦的根源在哪。陈诺表现出一个教官对学员的正常偏爱和严格要求,却对一个向自己表白的追求者没有任何明确交代。他界限分明地完成了对两个角色的区别对待,很不幸顾卫南还没有那份功力,可以把自己分裂成规矩的学员和狂热的追求者两个身份。结果他发现不了问题本质,被弄得晕头转向,纠结不已。

  实际上呢,实际上陈诺都已经说了,他只是不想上床而已。

  猜想成为现实,顾卫南结巴了:“教教教官……”

  “干吗?”都说到这份上了,陈诺还是该死的那么镇定啊!

  “你喜欢我对不?不对,你喜欢我吧!”顾卫南持续激动。

  “啊。”

  “‘啊’算什么回答?”顾卫南嘟囔,“直说你会死啊?”

  “我是教官,怎么能直接说呢?被学校知道当然会死啊!”陈诺居然振振有辞。

  顾卫南满怀期待地朝陈诺看,就差扑上去了:“那那那,我现在自己想通了,教官你绝对一点责任都没有。”

  “你想通什么了?”陈诺继续冷静地开着车,“你看,你不要又误会什么。作为你的教官,当然要为你负责,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很平常。包括你逃了我得把你追回来。我刚入学那一年,连队里就有不少逃兵。有的是累得受不了逃回家了,还有的到处找不着,最后被发现跑到外地旅游去了。结果怎样么?这些人还不都是被教官亲自抓回来了。”

  “那他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有的被劝退了,有的记大过了吧。”

  顾卫南淡淡地“哦”了一声,反而把头转开了,脸映在车窗玻璃上,整个轮廓都灰灰暗暗的,然而脸上的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少年的情愫正透过这双眼睛满满地折射出来,顾卫南止都止不住自己的笑。

  陈诺问:“笑什么?”

  “他们的教官怎么没跟你这样替我瞒着学校啊。”顾卫南笑着说。

  “所以我叫你不要误会。”

  “嗯,我没误会,这是教官应该做的嘛。”顾卫南继续笑,“所以我一点都不感激你了。”

  “草!”陈诺腾出右手揍了顾卫南脑袋一下,“你个小混蛋,还抠我字眼!”

  顾卫南两手扶正被揍歪的军帽,跟陈诺一起直视正前方:“教官,问你个问题啊。”

  “问吧。”陈诺专心驾驶。

  “你要怎么才能答应跟我搞对象啊?”顾卫南问得很认真。

  陈诺急踩刹车,让过一辆转弯的汽车,扫了他一眼:“搞对象?你可真朴实。”

  “呃……”顾卫南挠挠额角,“我觉得这个说法很严肃啊,感觉是以结婚为目标的那种恋爱。”

  陈诺这次是完全转头看他,神色里有些惊讶:“结婚?你这个目标远大了。你觉得以军人的身份,这辈子有机会吗?国内可没有相关法律。”

  “我的意思不是真的结婚,是说可以长久生活的那种关系么。”

  “那你想得也够远的啊。”

  “所以我一直是很认真的。”顾卫南有点不自信地又挠了挠额角,小声说。

  “嗯。”陈诺的表情严肃起来,“那我更得考虑考虑了。”

  顾卫南意识到自己的确扯太远了,小心地问:“教官,你不会被我吓到了吧?”

  “有点。”陈诺看他一眼,顾卫南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呢。

  “其实也不一定,我们都没开始呢,说不定相处一阵还会觉得不合适,我就是为了表达一下认真的态度。反正我是想和你认真的,就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喜欢到那种程度,想不想跟我开始……”顾卫南生怕陈诺退缩,赶紧说。

  “……”一直冷静的陈诺也出神了,幸好深夜的马路上车辆不像白天那么多,他开的又是军车,所以就这么停在斑马线上,也没人来赶。

  顾卫南从没见陈诺这样,也紧张起来:“教官,我没啥要求,真的。你不想上床可以不上啊!两个人在一起除了上床以外也可以干很多事。那个,你要实在对我的感觉没达到想交往的程度,我也不介意,以后该怎么还怎么,现在这样也挺好……”他没注意自己紧张之下要求越来越低,已经回到原点了。现在这样真挺好的话,那还追求个鬼啊!

  就在这时,陈诺松开了刹车,汽车缓缓开动,又恢复了之前的速度。顾卫南偷偷看陈诺的脸,没发现任何外露的情绪,这么一会的功夫,好像他已经调整好了。顾卫南那个紧张啊!他预感胜败就在此一举了。说到举,顾卫南这才发现自己紧张得下面都硬了,草,刚说了不上床没关系,这可太给自己丢脸了……

首节上一节36/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