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38节

  “我这不是为了挽回失足少年吗?自我牺牲一下没什么。”陈诺说完把手机扣在耳朵上。

  “……”顾卫南恨啊,他永远跟不上陈诺精分模式的切换速度,于是又败在教官与学员的天然关系上了。

  “喂,吴队,什么情况?……为什么取消?这还早呢!”陈诺已经接通了电话,“对,已经逮回来了,现在在我车上,完全没问题。”陈诺说着还不忘向顾卫南看了眼,顾卫南更郁闷了。还逮回来……当逮兔子吗?

  “什么,你那有问题?你和胡队都有问题?什么问题……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不过我建议不要取消!为什么?趁乱啊!可以说是迷路或者偷懒了……”

  顾卫南毛骨悚然地看着陈诺,能让他这么开心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训练……而大半夜的训练,除了紧急集合还能有什么?吴队和胡队都说要取消了,他居然还不同意,真变态啊!专门想看学员的狼狈样吧。

  正想着,陈诺挂了电话,表情严肃地说:“你有伴了,逃兵同志。”

  “啥?”顾卫南没听懂。

  “今晚上,逃兵不止你一个,一队和二队都少了人了,他们队长正焦头烂额地找着呢。所以呢,由于人数众多,肯定瞒不过去了。”

  顾卫南一呆:“那要怎么办?”

  “本来想今晚上搞个紧急集合,现在少了人,他们都想取消。不过我觉得还是取消点名直接去拉练,等回来人还没找着的的话,就说紧急集合时丢了的,可以不按逃兵处置。”

  “哦……”

  “虽然你早回来了,可是情节这么严重,肯定要罚。我还没想好怎么罚你,正好跟两个队长商量一下,你就和那几个兵一起受罚吧。”陈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顾卫南都已经快忘了自己是逃兵这件事了,陈诺随口说的罚跑步也没放在心上,现在一听要受罚,暂时不能接受:“教官你就不能私下里单独罚我吗?我是标兵啊,传出去不但丢人,对你也有影响吧?”

  “呵呵,你现在倒想起自己是标兵了?”陈诺转过头来,“我是不会容情的。放心吧,你丢你的人,对我没影响的。”

  草……顾卫南没言语了。

  学校大门就在眼前,陈诺转着方向盘拐进了校园:“十二点了,回去小睡一觉吧,两点半紧急集合,破例提前通知一下,也算对你照顾了。”

  顾卫南表示不领情:“你不说我也听到了。”

  “起码你可以定个闹钟嘛。”

  顾卫南深度怀疑陈诺的感情:“教官你才是表白着玩吧?完全看不出你对我的爱意在哪里。”

  “现在我们还没开始吧。”陈诺冷静地说,“就算开始了也不能没原则。像你这样整天表露爱意属于原则性错误,我刚说了你就犯,还想不想谈了?”

  草草草!顾卫南再次泪奔,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他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陈诺这预先的承诺难道就要成为他另一种悲惨的开始?从此陈诺动不动威胁一句,自己那简直是被他手到擒来了……不能让他得逞!

  顾卫南认真地讨价还价:“这样不行,教官你让我别往这想,可是自己老拿这说事,等于双重标准了。”

  陈诺很干脆:“那行,我也不提了,都当没发生过。”

  “还有我年纪小,自制力差,万一对着你不小心干点失控的事,你不要太计较。”顾卫南得寸进尺。

  陈诺伸手给他一下:“免谈,没耐心听你胡扯。快下车。”他自己也开门下车,走进后勤处值班室,把睡在那的大成摇醒:“车在外面,钥匙放这了。”

  “哟,回来了?”大成迷糊着起身看了一下外面的车,“放那吧,早晨我再开进车库去。”一打眼看到车旁的顾卫南,笑道,“这家伙长得挺干净啊,看着老实巴交的,居然跑了,是你把人家逼太狠了吧?”

  陈诺说:“别多管闲事,睡你的觉。”

  “明天请我吃饭!要肥牛火锅,最好的那种。茅台,最贵的。”大成趁机敲竹杠。

  “这是我的工资卡,你刷去吧。”

  “那还是吃烧烤吧,随便来瓶啤酒。”

  “行。”陈诺收起钱包,“谢了啊。”

  “客气啥,等着你请我。”大成挥挥手,又去睡了。

  走出值班室,陈诺看一眼外面的顾卫南,他正可怜巴巴地站在车边左右看呢,似乎没了车子的掩护让他很紧张,生怕被人发现。陈诺微笑了一下,走过去说:“背你去宿舍吧。”

  “不了吧。”顾卫南说,“要不我在外面等到两点半?不然上去了要怎么下来?”

  陈诺看了看顾卫南的脚:“是个问题,再说还会碰见值班员。要不你去我办公室睡觉吧,看今天这样,我得一个人带三个队了。等集合回来直接带你去接受处分,就别跟同志们照面了,影响不好。”

  顾卫南没脾气:“我去你那睡觉才影响更不好吧……”

  “你思想纯洁点不就行了?”陈诺已经把他看透了,背起来就往办公楼走。

  “这样怎么纯洁得了……”顾卫南痛苦地小声说。身体如此亲密地接触,何况又知道了陈诺的想法,顾卫南要没反应,那就怪了……

  “你再动来动去我就把你扔了。”进电梯的时候,陈诺冷冷说。

  “呃……有点热。”

  “去洗个澡?”

  真是熟悉的一幕。顾卫南忽然想起上次,自己也是这么被陈诺背进来,后来就洗了澡。自己第一次把持不住,吻了陈诺。

  “不过你得自己去了,我还得去帮着找人。我给你放好水,你洗了自己回去睡吧,反正不远,跳过去就行。”

  “哦。”顾卫南有点失望。

  电梯门一开,陈诺就径直背着他去了浴室,自己走进去开了热水器,出来要扶他进去。

  “我自己行。”顾卫南可不想在穿着衣服的陈诺面前脱衣服。

  “那我去拿换洗衣服。”陈诺走了。

  顾卫南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出门,不由囧了一下,难道自己从陈诺那得到的第二件礼物还是内裤?

  陈诺拿了衣服和沐浴用品回来,看到眼前的情景,愣住了。

  顾卫南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T恤衫和裤子很凌乱地脱在旁边,两只手还抓在迷彩背心的两侧,露出了小腹,下身穿着军用短裤,光着脚。崴了的脚踝这时露在外面,肿得青青紫紫的。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太累了就想犯懒躺着脱衣服,结果衣服脱到一半,自己不知不觉睡着的。

首节上一节38/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