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节

  许守峰惊讶:“太仁慈了吧!我还以为他至少会拿你练散打摔到死呢。”

  顾卫南转过头来:“我怎么听着你像是很遗憾啊?我没摔死你不爽是吧?”

  “哪有啊!你可别冤枉我,”许守峰指天发誓,“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

  “靠,去死吧你!别坐这里恶心我了。”顾卫南恼火地把许守峰赶走,招呼刚进教室的于冬冬,“冬冬,过来坐。”

  于冬冬笑眯眯地过来:“许班长,又来跟我们班长套近乎?班长是我们的,想下手先问我们答应不答应。你说是吧,班副?”他说到最后一句,转脸朝向后面的一班副班长彭志飞。

  彭志飞正跟旁边几个人讨论维和警察的选拔考试项目,听到于冬冬问话,随口回答:“这还用说!”

  顾卫南平静地说:“都滚蛋,我是随艺的,你们别想第三者插足。”

  许守峰炸了:“三班长,你过来!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把我家顾小南同志拐走的?”

  随艺从一堆复习资料里抬头:“昨天,你有意见?”

  于冬冬和三班一名战友互相痛心:“草,他俩搞一起,我们怎么办?”

  顾卫南建议:“找二班长去。”

  二班的战友听了笑着插嘴:“对,你们不管谁,赶紧来把我们班长收了,二班没人要他。”

  “你们……太……过……分……了……”许守峰翻着白眼彻底阵亡。

  顾卫南和身边的战友一起哄笑,觉得跟陈诺见面时从内心深处升起的那种紧张感消退了一些。

  正闹得起劲,上课铃声响了,区队长准点走进教室点名,之后就坐在讲台上抄写东西,头都不抬一下。教室里变得鸦雀无声,顾卫南拿出日记本,继续写他没写完的日记。他这个习惯有些年头了,具体来说,是自从进入学校,被分到由陈诺担任队长的学员队那天开始。

  这个习惯导致他对过去几年内发生的事都有着清晰的记忆。顾卫南还记得开学那天,他一个人提着简易行李,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站在学校门口,愣愣地抬头看大门上“武警学院”字样时的情景。

  那几天大概是这所学校一年中最热闹混乱的时候,顾卫南的身边不断有像他一样的新学员走过,他们大都带着兴奋和新奇的目光,由亲人陪伴着,背着大包小包的日用品,激动地把入学通知书交给门口的列兵查看,然后等着被放行。顾卫南跟他们完全不一样,他没什么高兴的心情,因为他根本不想上军校,不想参军,更不想穿上那身绿色的军装。

  “你是来报到的新生吧?”突然有个声音在旁边问。

  顾卫南循着声音望去,他迎住刺目的阳光,好容易看清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那人看上去比自己大几岁,个子很高,五官很端正,温和的笑容里有一种特别迷人的东西——至少顾卫南当时这么觉得。他虽然穿着浅绿色的军装衬衫,但没打领带,也没戴配饰,看不出是学员还是学校的干部。

  顾卫南的心脏忽然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突然得让他以为自己那里出毛病了。他面色如常地回答:“是啊。”心里隐隐地想,草,这是哪里来的妖孽,见人就放招,他得秒了多少人啊?

  那个人又笑起来:“那怎么不进去?我看你在这里站了有一会了。”

  顾卫南脱口问:“你怎么知道?”

  “我注意你挺久了。”

  “注意……我?”顾卫南有点结巴,暗道这么说也太直接了。

  那个人朝周围的人流看了一眼:“现在的孩子都娇生惯养的,很少有新生自己来。你家在附近?”

  “哦!”顾卫南松了口气,“不是,我从E省坐火车来的,五六百里地吧。”

  “那很不错了。”他的话里好像有点赞赏的意思。

  顾卫南无奈地笑:“我爸是个退伍军人,他坚决认为不能惯着我,不过就算他们想来,我也不会同意,不就是个报到嘛。再说,上军校也不用带很多东西,什么都发。”他说着,下意识把行李换到另一只手里,那里面只有一条新棉被和几套换洗的便装。

  那个人也笑:“看来你挺清楚的。那为什么不进去?”他兜了一圈,又继续刚才的问题。

  顾卫南脸上的笑容没了,他有点不高兴回答:“不好意思,我能先问问你是高年级的学员,还是学校的教官吗?”

  “我?从学校毕业有一年了吧,现在在地方部队服役,也不算这个学校的教官。我叫陈诺,”他朝顾卫南伸出手,“欢迎来学校,这所武警学院还是挺不错的,锻炼人。”

  “哦,你好。”顾卫南急忙也伸出手,不大习惯这种正式打招呼的方式,“我叫顾卫南。那个,是不是该叫你前辈?”

  陈诺微微地一笑:“叫名字也行。我觉得你好像不愿意进校门。”

  顾卫南被戳穿了心事,有点脸红,他老实地承认:“总觉得一进去就没有自由了。”

  “那倒是。”陈诺的嗓音有点低沉,笑起来十分悦耳,“那你抓紧时间在外面呆一会吧。不过这附近也没什么好转的,就有个超市,有个网吧,还有几个快餐店,想逛商业区得打车去了。”

  顾卫南想了想,提着行李向校门内走去,临进门前看了看陈诺,只见他还是带着那种很要命的笑容站在那里。顾卫南忍不住问:“前辈你在等人?”

  陈诺朝他挥挥手,动作潇洒利落:“我随便看看。”

  顾卫南就是这么认识了陈诺,有时候回想起来,他怀疑自己那个时侯已经中招了。以致于后来再面对陈诺时,被他极具迷惑性的表象蒙蔽了双眼,没进行多少反抗就迅速缴械投降,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灾难性后果。



  第五章 战友即基友



  顾卫南带着疑惑去报了道,然后领了学员制服和一大堆被褥蚊帐凉席饭缸暖瓶之类的日用品,跟着迎新的高年级学员前往自己的宿舍。那名高年级学员帮着把行李抬到宿舍附近,就扔下顾卫南,回头去接别的新生了。顾卫南费劲地继续把行李拖到宿舍门口,只见一个大个子正蹲在门边整理东西,他拖着一大包东西进不去,只好说:“同学,麻烦让一让。”

  “哦,对不起对不起。”大个子急忙让到一边,他抬头看见顾卫南,笑着站起来,“你是顾卫南吧?你的床铺在那边。”

  “你怎么知道?”顾卫南今天第二次问出这句话。

  大个子开朗地笑,腮边居然有俩酒窝:“因为宿舍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啊!我叫许守峰,住你下铺。”他指指旁边的床,又看看顾卫南身后,“哎,你一个人来的?哪里人?”

  “嗯,就我自己。”顾卫南把东西放地上,“我E省的,你呢?”

  “兄弟你行啊!”许守峰羡慕,“我还没单独出过远门呢。我也一个人来的,不过我是本市的。”

  顾卫南注意了一下其他人,果然都有家长陪着,好几个家长在铺床挂蚊帐。许守峰主动给顾卫南做介绍,大家都不难相处,边忙边聊天,很快就熟悉起来。

  “你们怎么想起来考武警学院的?”顾卫南平淡地问了句。

  “家里人都觉得上军校好,我原来近视眼,暑假做了激光手术才能报考的。”一个叫随艺的男生说。

首节上一节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