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2节

  “以前的事了,他内务比我强,每次都能帮我整更好,所以无所谓啊。” 陈诺笑了一下,不过在顾卫南眼里,这个笑不大自然。他见过陈诺的内务,那简直是无可挑剔的,正想追问谁居然还能比陈诺整得好,结果传来一句话把他雷倒了:“这就吃醋了?”

  顾卫南带着被雷劈了的表情:“我就好奇问问,谁为这点破事吃醋啊?教官你想太多了!”

  “我是怕你想多。”陈诺静静望着他,说完拿起随手放桌上的军帽戴上,“我走了,不一定天天来看你,有事可以找门外的纠察传个话。”

  陈诺走了,顾卫南更难熬了。尤其是下午,禁闭室窗子朝西,西晒强烈,屋里又闷又热,睡也睡不着。看人家在那热火朝天的军训吧,只会心情更差。没办法他无聊得只能坐在桌边写检查,肩膀上搭条湿毛巾降温,还得忍受旁边马桶那隐隐传来的下水道味。

  夜幕渐渐降临,顾卫南抓着铁栏杆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去,心情别提多苦逼了。没灯,天一黑除了睡觉啥也不能干。虽然太阳下山后气温舒服了点,可是床上没蚊帐,顾卫南基本就成了蚊子的美餐,一晚上不知道往自己身上招呼几次。早上起来一看,蚊子们个个喝得飞都飞不动,一碰直从墙上往下掉。打来的饭菜当然也是最朴素的那种,顾卫南端着饭缸是吃得泪流满面,平时还敢抱怨食堂菜差呢,他现在十分想念那里的排骨、烧鸡、糖醋鱼……

  最可气的还是门口的纠察,这些人都是地方招来的义务兵,专门负责纠察学员们的纪律问题,对他们这些一毕业就能成军官干部的学员有天然仇视心理。平常你领花歪了,领带没打,他们都能追着你满校园里跑,非把你名字记下来不可。更别提有学员主动撞他们手里了,顾卫南第一天关进来,单是打饭问题就没少受白眼训斥,要真让他们跑腿带话,看来是根本不可能。

  但是这些毕竟都算有心理准备,他没想到的还是陈诺。自从第一天之后,陈诺的话就成了空话,顾卫南除了在操场上远远看到他领着队员军训,就没再见他踏入禁闭室的门。



  第四十三章 教官魔障了



  顾卫南这五天过得辛苦无比,身体上的折磨还是其次,毕竟学员不是罪犯,基本的生活和卫生条件还是要保障的,精神上的痛苦才叫人更难以忍受。关禁闭当然就是为了让人在这期间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诚心悔过改正。可是如果为一个单纯的错误一连反省五天,那就很要命了。不说别的,只说那五份要求五千字以上的检查,就让顾卫南快反省出病来了,到最后他已经理屈词穷,都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来表带自己悔过的心情。

  “昨晚上又被无数蚊子光顾,某些无情无义只会讲空话的人却依旧不见影,可见世态炎凉。蚊子来是因为可以吸血,有人肯定是因为我没法跟他洗澡不能给他爱抚,捞不到好处干脆就不来了,卑鄙卑鄙卑鄙啊!”禁闭第五天的傍晚,顾卫南终于绞尽脑汁写完了第五份检查,趴在桌上写他的日记,信口雌黄地为陈诺的不露面编造各种猥琐理由以缓解心头之恨。

  就在他尽情编排诋毁陈诺的空当,门外纠察十分意外地在非送饭时间露了个脸,喊道:“顾卫南!”

  “到!”虽然看不惯那纠察小人得志的威风劲,顾卫南还是规规矩矩地站起来应了声,毕竟他在关禁闭,跟这些纠察赌气也没有意义。

  “时间到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会有人接你出去。”纠察又说,听起来好像很不爽。

  “是!”顾卫南惊喜。原以为要关满五天整,第二天早上才能出去的,现在居然比预想的提前了一个晚上,他立时觉得浑身轻松起来。能出去了!这五天终于是熬到头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果然房门很快就开了,许守峰和随艺跟着走进来。顾卫南与世隔绝了五天,这会看到两个战友,突然有种见到亲人的感觉:“你们俩来了?”

  许守峰虽然之前听随艺讲过,却是头一次亲眼看到禁闭室的样子,环视着光秃秃的墙壁和那几件摆设:“妈呀,这条件还真是恶心啊!在这里呆五天非疯了不可!”他赶紧把顾卫南的被褥和生活用品提在手上,拉着他出门,“快走快走,这地方不是人呆的。”

  随艺则是又回头看了遍房间,确认没有落下东西,才提着剩下的东西走出来。顾卫南出了二层小楼,很是长出了口气,感慨地说:“总算是出来了。”

  许守峰接话:“是啊,我们都害怕你要被开除了。现在虽然吃了苦头,总算比开除好点。”

  随艺问:“你家里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吧。”顾卫南回忆那天的情况,“后来队长又帮我联系到家里,我跟爷爷通话了。”

  “哦,那就好。”随艺看上去松了口气,笑着说,“就怕你不甘心。”

  “对了,那天晚上教官怎么发现的?是不是彭志飞告密了啊?”顾卫南边走边问。

  许守峰惊讶:“彭志飞?他怎么知道的?”

  “他晚自习偷听到我们说话,晚上等在一边堵我去了。”顾卫南感叹,“幸好我反应快,把他摆脱了。”

  “有这种事!这小子够毒啊!”许守峰眼里,彭志飞是个绝对的反派。。

  随艺相对冷静:“我看也未必吧,那晚咱们队长好像开始并不知情,后来叫你没应声才发现的,不然一进门就得找你了。”

  “一进门的时候,你不是躺小南南床上嘛!队长说不定以为彭志飞瞎说。”

  “也有可能……”随艺犹豫了下,“不过他也不是坏心把,假设当晚拦住你了,也许现在就不用关禁闭啊。”

  顾卫南笑笑:“他是怕我违反了校规,给队里扣分呢。我当时都做最坏的打算了,只要得不到家里的确切消息,那天走不了,我也会找机会走的。现在虽然关了禁闭,起码我安心了。”

  许守峰有点无语了:“哎……我说你还不死心啊!还想着找机会退学是吧?”随艺却是沉默,他们同宿舍的都知道顾卫南是被逼上军校,对军队本来没什么热情,偏偏又当标兵又被队长开小灶的,都有点骑虎难下的意味了。有时顾卫南说起以前的事,他都算安分守己的那种好学生,可是上了这所学校以后,简直是各种大胆叛逆,可这才开学一个多月而已。随艺真是有点担心顾卫南会上不完这四年。

  顾卫南也没怎么把彭志飞放在心上,又问起当天晚上紧急集合的事。许守峰立刻说:“那晚太惊险了,我们都以为队长追你去了,哪想到两点半队长居然回来吹哨了,搞得所有人措手不及,我牙刷都跑没了。话说你在哪被追到的啊?被追到就关这里了?”

  顾卫南当然不想告诉人自己在陈诺那睡的,简单说了说火车站的事,把许守峰的问话含糊带过了。三个人聊着一起到了宿舍,顾卫南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赶去澡堂,五天都闷在禁闭室里,身上别提多难受了,必须得赶在晚上集训前先收拾一下。

  洗完澡出来一身轻松地往回走,很不巧就在楼道里遇到了彭志飞。想到彭志飞告密的嫌疑,他自然不愿主动招呼,赶紧加快脚步,装没看见一样各走各路。照顾卫南对这哥们的了解,躲着走都可能被正义的化身彭志飞叫住说教一顿,他目前刚被五份检查折腾完,可没有力气听他教育。

  彭志飞已经看到顾卫南,先是愣了一下,说了声:“出来了?”

  “嗯。”顾卫南躲不了,冷淡地回了个字。结果彭志飞的反应很是出人意料,居然没再说什么就走过去了。

  顾卫南回去抓紧时间把连穿了五天的衣服给洗了,然后换了套干净的夏常服到楼下集合。往下跑的时候,他在想的是陈诺。集合哨响的时候,陈诺总是早早等在楼下,他知道马上就能看到他。五天禁闭,实际上他们的见面间隔只有三天,对于一个陷入热恋中的少年来说,却像是已经隔了很久。

  陈诺的确没说会天天来看他,但言下之意,就是承诺了只要有空就会来。作为教官,每天的工作就是监督训练,时间跟学员们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果说陈诺这几天忙得连来看他一眼的时间都没有,顾卫南是绝对不相信的,所以他很想知道陈诺对他的失信有什么解释。

  不想又一次意外了,楼下的队伍前,是区队长拿着名册在准备点名,陈诺并没出现。

  “队长怎么不在啊?”顾卫南问许守峰。

  “等会会来的吧,好几天都这样了,军训完了就不见人,有时候晚上只有政治课没集训的时候干脆就不来,都是教导员来盯着。”许守峰答。

  顾卫南一惊:“怎么回事?”

  “呃,也许跟你关禁闭有关系?你不知道,自从你被关以后,我们的饭前一支歌就没变过样,天天《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私底下都在说,队长是不是魔障了,这几天训练抓得那个紧!”

  “不是吧,已经那么魔鬼了,还能怎么紧?”顾卫南想象不能。

  “就是以前训练完还有口气在,现在没训练完就挺尸了。”许守峰正经地说。

  于冬冬见顾卫南不信,在旁强调:“真的真的!比以前更没人性了。你知道昨天练倒功时怎么着吗?不敢倒的踹倒,等都倒了以后,把我们当尸体从背上踩过来踩过去……”

  “踩过去算什么啊,你忘了前天怎么罚我们?后排蹲着马步,前排把脚架后面人马步上做俯卧撑!我当时完全是凭意志硬撑,死的心都有了。”

  于冬冬点头:“嗯,你是直接冲着队长喊‘弄死我吧!’。结果我们都看到了,你做完俯卧撑又加跑了五圈。”

  许守峰沮丧:“别提了,我现在腿还抬不起来呢。草!陈诺,我一定要扎个小人咒死他!”

首节上一节42/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