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3节

  顾卫南一听扎小人都出来了,忍不住警惕:“你是说说的吧?”

  “当然是说说,我敢吗我?”许守峰郁闷,“照这操练法,先死的一定是我吧。”

  随艺小声说:“我猜队长是想让我们将功补过吧,这件事动静这么大,校领导不可能真不知道,别忘了一队二队都跑了人。”

  许守峰斜眼:“你还替他说话,没听说一队二队训练起来这么恐怖。”

  “没有,”随艺表情认真,把声音压得更低,“我刚听到个小道,你们要听不?”

  “废话,快说快说。”

  随艺刚想说话,就见队伍已经行进到了操场上,陈诺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几个人立刻老鼠见了猫一样,哪敢再交头接耳,一个个目视前方站得笔挺。陈诺往队伍里一扫就扫到了顾卫南,冷冷说:“今天人总算是齐了,周一学校要组织一次小会操,检验大家这一个多月来的训练成果。所以从明天开始暂停实战课程,集中进行练习队列,希望同志们认真对待,用实际行动击败一队二队。我们队的字典里,不允许有第二这种概念!”

  队伍立刻传出很小的“哗”声,不允许得第二,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许守峰嘀咕:“真是病得不轻啊!”

  陈诺冰冷的眼神却是牢牢落在了顾卫南的身上:“今晚我们继续练习投掷手榴弹的基本动作,特别提醒进度落后的同志要加紧训练,别因为自己给全队拖了后腿。好了,全体都有,开始训练,各区队长来领道具。”

  区队长和几个训练班长一起把用来练习投掷的假手榴弹拿走,领着各自的队伍散开。陈诺又是顺理成章把顾卫南单独交出来,帮他补上这几天拉下的训练内容。

  顾卫南禁闭了五天,禁闭之前跟陈诺又是那样相处了一晚,对处于魔鬼状态的陈诺感到一阵不适应,被那眼神瞧得心都拔凉了,努力提醒自己赶紧转换身份,才没被伤透了心。陈诺却是毫无察觉,很专注地给他讲投掷手榴弹的动作要领和注意事项,跟过去没什么两样。

  顾卫南憋着心事专心练习,直到基本符合标准,陈诺脸色才有点缓和:“休息一下,跟我去那边练习倒功。”

  顾卫南抓住机会赶紧问:“教官,你怎么没去看我啊?”



  第四十四章 史上最不受欢迎



  陈诺一边走着一边扫了顾卫南眼,冷冷说:“注意你的语气,顾卫南同志。”

  顾卫南壮起胆子跟他打哈哈,笑着说:“教官,现在不是休息时间嘛!可以不要这么严厉吧。”他当然知道,训练的时候陈诺向来是这么六亲不认,不过仔细想想,他现在没理由怕啊!陈诺都答应跟自己搞对象了,那就是快到手的肥羊,流口水都来不及,怎么可以被吓退呢?自己一定得赶快适应这种强烈的落差,学会欣赏陈诺魔鬼状态下的英姿才对。

  “好吧。”陈诺倒是态度转换得飞快,娴熟地切换入平常的温和模式,“因为我忙啊,没时间过去。”

  顾卫南对这个回答挺失望,这明显是敷衍的说法,还是他最不相信的那种。不由有点闹情绪:“别蒙我了,再忙不至于十分钟都抽不出来吧,解散以后不就没事了吗?去不了也告诉一声啊!害我空等。”

  陈诺微笑:“你这么盼着我去啊?才过了三天,这不是已经见到了。”

  面对这完全抓不住实质的回答,顾卫南忍不住怒了:“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没骗你,我这几天真很忙。”陈诺神色认真,“五分钟都抽不出来。”

  “你都在忙什么?”顾卫南还是极度怀疑。

  “忙着制定方案,加紧训练啊。你该不会这么几天就忘了我平常的要求吧?我们队必须拿第一。”

  “借口!”顾卫南照样不相信,“这跟没解释一样。我又不是胡搅蛮缠,就要个合理的解释,你之前明显想去看我的,为啥后来就没去?你要本来不想去,根本没必要说那句话。我觉得一定有什么原因。”

  陈诺笑他:“少年,你都出来了,还问这个有意义?”

  “有!你不说我去问吴队长。”

  “操蛋你敢威胁我!”陈诺马上火药上身,伸手拍了顾卫南脑袋一把。

  “你受威胁不?不受我就去问吴队长。咦,他就在那边,我觉得吴队长肯定会告诉我的。”顾卫南扶好帽檐,开始明目张胆地进行二次威胁。

  “服了你了,你是非叫我说出来丢人不可!”陈诺冷冷瞥他,明显觉得与其给吴队长机会,还不如自己说出来。

  “能比我还丢人?”顾卫南无奈,“听说全队都知道我关了禁闭了……”

  “当然,是我让全队通报的,你们班的分数现在倒数第一,你现在在大部分战友眼里跟害虫差不多。不过你觉得丢人那说明还有救,我还以为你不在意呢。”陈诺继续无情地说。

  “教官你……”

  顾卫南对陈诺的绝情目瞪口呆,他的确赌气说过不想上这学校的话,没有想到陈诺听了这么上心,干脆发动全队给他施压,一点不担心自己会被战友群殴。要知道军校里基本所有活动都是以集体为单位,小到一个班,大到区队、大队,相互之间都有意识地在互相竞争。不管荣誉还是惩罚,出成绩或犯错误,到最后都是集体分享的。所以大家的荣誉感和集体观念特别强烈,每个人都不想成为拖后腿的那个人,因为一人的错误,有可能导致身边所有战友跟着倒霉,就算战友们没有怨言,那犯错的人自己也会羞愧难当。但是陈诺刚才都说了,别人都当他害虫了,这引发的怨念不是一般大啊。

  陈诺看着他那惊讶的表情,不为所动地说:“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你跑出去的时候不会没这个觉悟吧?接下来你只有努力了,把丢了的分补回来才能取得战友的谅解。”

  “是……教官。”顾卫南苦着脸说,“不过你还没说不来看我的原因。”

  “哦,我以为你也会想到。”陈诺面无表情,“那晚的事上面都知道了,又查出我开的那辆车去过火车站,证据确凿,抵赖不了,所以这几天我也在写检查啊,标兵同志!每天训练完,首长们挨个来找我谈话,就差把我送回原单位了,风口浪尖的,我还去禁闭室?禁闭我自己吗?”

  顾卫南是真震惊了:“怎么会这样?”他没想到陈诺居然也被他连累了,之前对同班战友隐隐的愧疚感变成了对陈诺的强烈愧疚。没办法,他对陈诺的热爱远远超过对军队的爱。

  陈诺倒是很平静:“正常吧,这事又不是个秘密。只是所幸你没跑远就被找回来了,学校也懒得跟你一个学员较劲追究。”

  顾卫南开始内疚地措辞:“教官,这个我真没想到,我……”

  陈诺看他比刚才知道自己处境还难受的样子,有点心软,于是口气也不严厉了:“这你不必过意不去,因为本来就是我的错。就是我们队必须加强训练,会操的时候好好表现才行,不然我真得走了。你也要刻苦啊,别再给我出状况了。”

  顾卫南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不是他的错?,他要不当逃兵,陈诺也不会瞒着领导网开一面了。不过已经发生了,何况当初自己是坚决要走,再说“都怪我”什么的那太虚伪了,他只能猛点着头说:“嗯!”

  “走吧,做一下准备活动,我们开始练习倒地技术。”陈诺说。

  “教官!”顾卫南刚才光顾着内疚去了,这时突然想到个问题,又站住了,“吴队长和胡队长也像你这样受罚了吗?”

  “他们啊,还好吧。”陈诺含糊。

  顾卫南却是又惊了:“啥?你的意思不会就你一人这么倒霉吧!”

  “那还不是因为你跑得最远?别废话了,补课。”陈诺把这话题打住了。

  不用说,出于对陈诺的愧疚和担心被战友围殴的危机意识,顾卫南练得很卖力、很专心。陈诺的要求同样很严格,态度也很严厉,但毕竟是一对一的教学,顾卫南身体协调性又好,基本一点就透,教起来十分省心。所以比起集体训练时动不动因为一个人失误就让全队重复动作上百次这种魔鬼举动,陈诺在单独面对顾卫南时,表现得远没有普通学员眼中那么凶残可怕。于是在顾卫南眼中,这简直就是个春风沉醉的晚上,一边认真补习一边赏心悦目地对着陈诺看了个够,算是狠狠弥补了这几天的空白。

首节上一节43/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