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4节

  不过第二天,顾卫南重新融入队伍之后,就发现前一天叫他荡漾不已的教官不见了。冷酷、严肃、苛刻、恐怖,骄阳似火的朗朗夏日,陈诺就是有本事在全队学员头顶压上厚厚一堆乌云,让他们感到生不如死,从而视死如归。动作细抠到极致,体力透支到极限,上百名学员硬是在这样的魔鬼训练中把耐力和承受力又都提上了一个台阶。

  周一的小会操,学校领导和军区首长果然都来观摩,顾卫南所在的学员大队毫无悬念地被评为最优,总算是让苦逼的三队学员们获得了些许回报。

  顾卫南那天晚上解散之后,终于有机会听完了随艺的小道。原来顾卫南被关禁闭的当天,有人看见彭志飞去了某校领导办公室,八卦此事的人是当玩笑说的,说彭志飞都去找校领导套近乎了。直到顾卫南提到彭志飞看见他离校,随艺才想这两者间有没有联系。

  顾卫南一听炸了,他马上想到的是,彭志飞根本不是再告发他,那是去给陈诺打小报告了啊!要不怎么解释吴队长和胡队长都没事,惟独陈诺会被领导揪住检讨呢,因为彭志飞并不知道一队和二队都有逃兵!要不是随艺和许守峰拦着,他差点又去找彭志飞揍一顿,转念一想,这事别说没凭没据,就算有证据又怎么样?彭志飞的做法固然叫人气愤,可是却找不出错处,反而自己犯的错是明明白白,去打架更是错上加错,只会给陈诺添麻烦,这才作罢。

  而且这阵子陈诺训练起来如此变本加厉严厉,明显心情不怎么舒畅,顾卫南提都没敢提彭志飞的事。现在他们队得了最优,总算把之前的事弥补过去了,顾卫南这才敢找到陈诺,再度问是不是因为被谁告发,他才单独受罚的。

  陈诺反应还是很平淡:“谁说都一样,本来就没要刻意瞒,就是我私自处理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不太合程序。”

  顾卫南却不甘心:“教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彭志飞也知道我那天私自离校的事,他还拦我了。”

  “哦,那他做的没错嘛。怎么我去查房时他没吭声,也想替你隐瞒?”

  “第二天有人看到他去找校领导了,我能肯定是他把你告了。”

  “这也没错嘛。”陈诺持续淡定。

  顾卫南不淡定了:“害自己的教官倒霉,这是什么心态?”

  陈诺笑:“是有点不受欢迎。不过我也没损失什么,难不成还要以牙还牙,去给学员穿小鞋?”

  “……”顾卫南忽然发现没法指责彭志飞的做法,但他就是从心里觉得很气愤,这不是道理能讲通的。

  “没准大家听到我被告了还会挺高兴的吧?”陈诺微微一笑,“特别是万一这次成绩不好还可能被调回单位。”

  顾卫南一愣:“怎么会?”

  陈诺惊讶:“你不知道吗?因为没有人喜欢我这种教官啊。”

  “谁说的?”顾卫南的反驳冲口而出,说完却又一愣。因为他发现好像真是他说的那样这样,对于陈诺这样一个过分认真和严格的教官,别说喜欢了,绝大多数人的反应是抱怨,平时互相吐槽,都是盼着军训赶紧结束,好摆脱这个魔鬼的折磨。

  “据说我是本校史上最不受欢迎教官,所以我说你很稀有啊。”陈诺笑着说。

  听到这句本意为自嘲的话,顾卫南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蓦然就有些痛。陈诺对军训这么一丝不苟的态度,在和平年代的普通军校里,是别人眼里的异类。严厉的要求,只会引起别人的反感,甚至自己都忍不住抱怨,又有几人会理解他这种执着?也许他真的挺珍惜自己对他的喜爱吧!可是自己对他的那种喜爱,是他想要的那种吗?

  顾卫南想着想着,不觉深刻了。结果冷不丁听见陈诺在问:“其实你也很希望我被早日遣返吧?”



  第四十五章 标兵给你,教官给我



  顾卫南正心疼呢,听到这么一问顿时觉得自己一片真情被辜负了,没好气地反问:“你觉得我跟他们一样吗?”说完以后他立刻后悔,这不就等于变相承认其他人确实有这想法了?完全是给人伤口撒盐嘛。

  结果陈诺似乎没听出这话的言外之意,看上去还考虑了一下:“哦,也对,你肯定比他们更迫切。”

  顾卫南没想到陈诺还真是这么想的,不由重新来气:“这话什么意思?”

  陈诺挺不介意顾卫南的态度,微笑着补充说:“不是吗?我还以为你肯定想我提前结束军训,早日答应跟你交往呢。”

  草!顾卫南听到这里,才赫然发现自己被调戏了。敢情自己伤感了半天的功夫,陈诺就在一边想着怎么拿他开玩笑了。“教官,这一点都不幽默好吧!”顾卫南最后是挂着黑线回应。

  “原来你不想早点开始啊?”陈诺还惊讶。

  你妹……顾卫南强忍着没把这两个字直接喷给陈诺。要不是陈诺穿着那么一身严整的军装,顾卫南真想当场无视教官与学员的上下关系了。妈的这是个真妖孽啊!顾卫南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陈诺时自己的观感,原来这第一印象果然不是没道理的。

  “那就是很喜欢我的训练喽?”陈诺见顾卫南一直没说话,直接下结论了。

  “……”面对这不动声色的调戏,顾卫南简直不能忍了。我喜欢的是你好不!谁喜欢你的破训练啊?

  想起陈诺平常军训时的彪悍和恐怖,顾卫南自己都不觉颤抖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陈诺每次把他们往死里操练的时候,表情是多么爽啊!真正应该感到伤感的是他们这些学员吧!生不如死就是对他们的最好概括。作为受害人之一,自己刚才居然还在为迫害者叫屈,真是脑子进水了。

  想到这,顾卫南木着脸说:“教官照你这个训练法,就算想让你走也很困难吧。”

  陈诺脸上挂着迷死人的那种笑:“你不觉得这样多相处一段时间,也是不错的?”

  顾卫南都被笑傻了,心里那个泪流,教官你这都什么思路?为什么自己正在以学员身份考虑问题的时候,你反而一而再地开起这种玩笑啊?勾引,这是绝对的勾引!顾卫南觉得又快把持不住了,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

  三队成绩不错,三队学员也获得了少有的放松机会,这天晚上全队放假。顾卫南回到宿舍时,发现屋里一个人没有,就站在走廊里喊了一声:“409人呢?”

  隔壁407宿舍立刻有人探头,徐川出来招呼顾卫南说:“班长过来啊,都在呢!”

  顾卫南从走廊朝那边一看,果然409的人都在那开联欢呢,一屋子人显然心情愉快,从学校超市买了一堆零食饮料回来,正敞开了吃喝,也不管内务有多乱了。顾卫南一眼看见彭志飞在座,心里就不舒服,对徐川说:“哟,怎么回事?你们这么搞,不怕值班员给咱们班扣分啊!彭志飞同志答应不?”

  徐川听见顾卫南这么问,笑笑说:“他也正高兴吧?见我们提东西来也没说什么,就说了句千万在检查前收拾好。”

  “他高兴什么啊?把队长告了,队长也没走啊!”

  “呃,可能觉得咱们队这次成绩好,有他的功劳?要不是被领导K了一顿,队长不会抓那么紧嘛!”徐川显然是407的反叛,对彭志飞也没好印象。

  “他有病吧!”顾卫南震惊,“难道就是为了督促队长?照我们平常的练法,成绩也肯定比一队二队强了。”

  徐川摊手,表示不能理解。

  “彭志飞你出来,有事问你!”顾卫南没再多猜,干脆跑407门口喊话了。

  “什么事?”彭志飞显然对顾卫南这班长的身份不太感冒,还想问清楚。

  “出来说!”顾卫南已经闪了。许守峰和随艺他们都大概猜到点什么,互相看了看,觉得还是让他们本人解决得好,就没动。

  “班班,你可不要再打架呀。”徐川有点担心地提醒了一句。

  “放心,我不跟小人打。徐川进去吧,这事你们都别管。”顾卫南这话正被往外走的彭志飞听见,他与徐川擦身而过,站到外面时脸都黑了。

  “你说谁是小人?”楼道尽头,彭志飞还是黑着脸说了一句。

首节上一节4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