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6节

  “彭志飞也扔墙根底下了?”

  “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在里面……”

  顾卫南心里“咯噔”一下,他也听着这爆炸声似乎是发生在墙内,此时听到别人一提,顿时惊得手脚都冰冰凉了。

  几个区队长喊着“大家别乱”,一转头,顾卫南已经咬着牙向掩体冲了过去。

  “顾卫南站住!危险!”一区队长跟在后面吼的功夫,顾卫南已经跑到了掩体的入口处。他没有鲁莽,冲到入口时脚步略住了住,听到里面没有爆炸声再响起,才迅速拐了进去。

  “教官!”他大声喊着穿过指挥区,紧张得喉头打颤。越过指挥区仅仅需要几秒钟的时间,顾卫南却已经觉得像长征那么漫长。

  “教官?”顾卫南终于站在避弹区的入口,又试着叫了一声,接着他就看到了里面的情景。爆炸后的硝烟还未散去,与投弹区只有一墙之隔的避弹区墙角下,陈诺正从彭志飞身上慢慢起来,一边拍着因爆炸溅到身上的墙灰和碎屑。他身后的墙体炸开了一个黑乎乎的缺口,缺口周围狼藉满地。

  听到叫他,陈诺转过身来,看到顾卫南站在入口,神色很平常地问:“你找我啊?有事吗?”

  “……”顾卫南无语,陈诺身影向他转来的一瞬,他突然想哭。

  见到顾卫南世界末日一样的神情,陈诺立时也明白了原委,笑着说:“你感觉挺敏锐的嘛,没事了,虚惊一场。哪那么容易死?”

  顾卫南哪里还能笑,只是那样盯着他,一句话也没说,接着就冲过去把陈诺紧紧抱住了,他怕他一开口真的会哭出来。他冲得太猛了,陈诺被他扑得身子向后一仰,赶紧也伸手把顾卫南接住,这才没失去平衡重新倒地。顾卫南抱得太紧了,几乎在用全身的力气在抱他,陈诺任他抱了一会,手臂有些迟钝地抽出来,拍拍少年微微颤抖的脊梁,轻声说:“吓坏了啊?”

  “嗯。”顾卫南把他抱得更紧了,生怕他飞了似的。

  陈诺笑,刚想说什么,就听墙角传来一阵抽泣。两人转头一看,彭志飞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狼狈地坐在墙边哭呢。他头上脸上顶着一层土,腮边被眼泪冲出了两道泥沟,大概想到刚才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哭得很崩溃的样子,似乎真的是被吓坏了。不管多自以为是地扮成熟,他毕竟还是个没经过风浪的少年,生死面前,完全暴露了本质。

  陈诺放开顾卫南,弯腰蹲在彭志飞面前,温和地说:“别怕,没事了啊。”

  彭志飞的眼泪更止不住了,又抽嗒了一阵:“教……教官,我对……对不起……你!”

  “你以后努力训练就行了。”陈诺看着他说,“现在是安全第一,没事就好。”

  “我……不光是……为……这个……”彭志飞继续抽。

  “哦,”陈诺根本就不在意,直接把他当小孩,“以后注意方式,要跟同学们搞好关系啊。”

  “嗯……”彭志飞哭得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把顾卫南都看愣了,一时忘了他是罪魁祸首。

  陈诺站起来对顾卫南说:“看来真吓坏了,你赶紧去叫你们区队长和训练班长来,你们一起把他带校医院去吧。”

  “教官你呢?”顾卫南看陈诺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继续考核啊!”

  “你真的没事?没伤着?”顾卫南怀疑。

  “就刚才躲手榴弹时急着卧倒,胳膊戳了下,没影响。”陈诺把躲手榴弹说得好像家常便饭,说完催促顾卫南,“下一个谁?叫下一个来。哎,你们来得正好,刚才手榴弹扔墙里了,差点把我们炸死。小彭吓到了,你们把他带到校医院去。”

  顾卫南连忙回头,就见他们一区队长和两个训练班长也跑进来了,几个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已经大致猜到了经过,脸上都惊魂未定的样子,显然实际情况比陈诺说得严重多了。

  “陈队长,你也该去检查一下。”一区队长终于严肃地说话。

  陈诺的态度比他更严肃:“不用了,我自己有数。再说走了谁替我看着?又不是说这次走了,就可以不考核了。演习死人也正常,更何况没死。好了,都有,你们带彭志飞去医院,剩下的继续考核,顾卫南你也去。”

  一区队长只得敬礼说:“是。”

  几个人扶着彭志飞出去了,顾卫南跟上去小声对他们训练班长陈维说:“别麻烦区队长了,我俩跟他去吧,万一又有事呢?他们盯着比较好。”

  陈维觉得有理,就跟区队长和另一个训练班长说了下。顾卫南过去架起彭志飞的胳膊:“走吧,哭包。”

  彭志飞心理受刺激太大,都不知道有没有听清顾卫南的话,只是白着脸机械地走着。三个人乘着学校的车去了校医院,医生给彭志飞检查一遍,发现除了人情绪比较不稳定外,身体一点伤都没有,就给打了点镇定剂叫他睡一觉。顾卫南路上是憋着一肚子的气,见彭志飞这样也发作不出来,又跟着训练班长回了训练场地。

  陈诺果然还是继续陪学员考核,考核完和上午轮不到的学员都被他发配到场地另一边练习匍匐前进。顾卫南在陈维的带领下,从布满铁刺的铁丝网下爬着,因为分心想着陈诺,一不留神屁股抬得了点,差点把那地方的迷彩服刮出个大洞来,被陈维以动作不标准为由好一通折腾。

  下午终于全部考核完毕,回学校的路上,顾卫南从陈诺脸上看出一丝淡淡的疲惫,可是却没有找到机会对他说话。他已经从彭志飞那里大概知道了事情经过,短短的三秒钟,陈诺从做出判断到把全无意识的彭志飞拖进避弹区,再将他护在身下,脱离险境,其中的惊心动魄无法用语言形容,哪里有陈诺所说得那么平淡?

  只要稍一犹豫,手榴弹可能在来不及躲入避弹区就已经爆炸;只要运气再差一下,已经滚到彭志飞脚边的手榴弹就会被一起带到避弹区;甚至只要彭志飞的腰带没有按规定扎,陈诺想拉他时插不进手指……后果他不敢去想。

  这天晚上没有训练课,自习时陈诺没有出现,顾卫南感到了一丝忐忑。下课解散时,他没去澡堂,而是跑进了教学楼。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陈诺的宿舍,抬手敲门的时候略有一丝犹豫。不料手还没落下,就听见从房中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不行,你马上给我回去!训个兵都差点出人命,这到底是你找危险,还是危险找你?”

  

第四十七章 不受欢迎的陌生人



  那声音听上去很年轻,而且明显是个男人,顾卫南立刻把耳朵给支起来了。这么晚了,居然旁若无人地跑到教官宿舍里,居然还用下命令的口气跟教官说话,到底谁啊?顾卫南心里很不平静,这人明显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语气,搞得他紧张莫名。

  为了知道陈诺的反应,高度警惕的顾卫南几乎要把耳朵镶进门里了,不久就听陈诺安安静静地说:“大家都是党员,不要说这么明显唯心主义的话。”

  “噗——”顾卫南直接喷了,他已经可以想象那陌生人的一张黑脸了。

  陌生男人果然很不淡定:“你找揍是吧?”

  “你现在打得过我吗?”陈诺的话随意得好像在说天气不错,顾卫南在外面听得神清气爽。

  “你还敢还手?”那人语气开始严厉了。

  好一阵没有回声,顾卫南趴在门上只听到鼠标按键的“嗒嗒”声,显然陈诺已经不打算理那人了。

  陌生男人等了一会:“你到底走不走?别让我浪费这一趟。”

  陈诺依旧没回答,却问:“今天这事你怎么知道的?来这么快。”

  “听人说的。”

  “谁这么多事?”

  “我能打听的人多了。”

首节上一节46/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