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47节

  又是一阵沉默,但是鼠标的按键声却没有再响起。“你不说我也知道谁。”陈诺忽然出声,“用不着。”

  那人也沉默了:“好吧,反正还有几天你也就滚回单位了,小心点。”

  陈诺笑了:“是啊,就几天了,你火急火燎地叫我走干嘛?不如直说是为了来看我有没有受伤吧。干吗扮长辈吓唬人?”

  陌生人哼了一声:“我是不想越权管你,要不早就先跟你领导打招呼弄你回去了,还用得着来问你意见?”

  “你打个招呼试试。”陈诺很欠揍地说,“我去告你这个恐怖分子。”

  “咣!”什么东西倒在地上,听着很像是那人果真一生气把陈诺给揍倒了。

  顾卫南在外面听着那男人明显跟陈诺关系很亲密的样子,早就独占欲发作,恨不得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拖出来扁死了。听到这么一声,哪里还按捺得住,冲进门大喊:“都别冲动啊!”

  只见屋内一个穿军装的高大男子站在写字台前,面带惊讶地回头望向顾卫南。陈诺平常坐的椅子就歪在他脚边,陈诺正弯腰把椅子提起来,见到顾卫南闯进来也有些惊讶,直起身跟那名男子并肩站一起:“你怎么来了?”

  顾卫南呆了一下,这压根不是他想象中的局面,一对比冲动的倒成自己了,有点尴尬地说:“呃,我没啥事。就正巧过来,听见有声音,还以为……”

  “哦,”陈诺笑道,“我刚才一起身,把椅子给带倒了,听着很像打架吧?”

  顾卫南没话可以说,又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只有不好意思地笑。

  “其实就是打架了。”陈诺补充。

  顾卫南笑到一半顿时黑线,可是又疑惑不已,目光向那军人的方向瞄了一眼,怕太突兀,赶紧又收回了。这一眼他发现,这人的军装跟陈诺他们的并不一样,似乎是陆军军官服饰。就听陈诺对那军人介绍他说:“这是我队里的学员,成绩很优秀,可能有事找我。”

  那陌生军人根本没在意顾卫南,随便看了他一眼,面色冷冷地对陈诺说:“没事我走了。”

  “喝口水再走啊,我正想给你倒呢。”陈诺回头拿起自己的杯子,作势要去倒。

  “我来一个小时了,你才记起来倒水?”陌生人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样子。

  “哦。不喝那就走吧。”陈诺点点头,倒了半杯水,自己喝起来,“赶紧趁夜回去,领导也不能耽误上班啊。”

  “哼!”陌生人抓起扔在陈诺床上的帽子。

  陈诺已经出声了:“把我床单弄皱的地方拉一下。”

  那人也终于忍无可忍地发火了:“烦死了,怪不得人人觉得你讨人嫌!”

  “你爹你娘就不觉得。”陈诺淡定地说。

  “妈的,真想揍死你这小子!”

  那军人挥舞着看上去很有力度的拳头,顾卫南顿时又紧张了,可是眼见陈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喝水,他只得强迫自己淡定。果然那人的拳头挥了两下就放下了,轻轻地……放在了陈诺的肩上!顾卫南立刻又不淡定了,在心里狂喊:放开你的咸猪手!

  “军训完回去趟吧。”那人语重心长。

  “到时再看吧,没准正巧值班。”陈诺微笑,“我送送你。”

  “嗯。”陌生军人的手又在陈诺肩上拍了几下,抽回手,从怀里摸出包烟,叼了一根就往外走。走到顾卫南面前时,他好像才记起屋里还有这么个人:“还没走啊,找你们教官有事?”

  “报告首长同志,有点事。”顾卫南注意到这人军衔比陈诺要高不少,连忙立正敬礼,目不斜视地行注目礼。心里却腹诽说,该走的是你吧?

  “呵呵,小同志比你们教官懂礼节。”军人居然笑了,“不过单独找他要留神啊。”

  顾卫南看着这人的笑容,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这么四目相对,他才发现,这人长得跟陈诺有点像。只是个子比陈诺高一点点,身形稍有点壮、显得没有陈诺那么精健匀称,但那端正的五官的确跟陈诺十分相似。要不是这人嘴唇边留了点胡子,顾卫南觉得他看第一眼就该察觉了。

  这名军人给人的感觉是特别强硬,看上去具有某种典型的军人气质,绝对不会像陈诺那样,严厉过后能迅速精分成温和无害状。这人是谁?顾卫南的疑惑变成了怀疑。

  陈诺已经在后面笑了:“你别替人家操心了,还是多担心你弟弟吧。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坑了。”

  那军人迈到走廊里,拿火机点起了烟,开始吞云吐雾:“拉倒吧你!你坑人还差不多,没见叶勋……”

  陈诺面色冷漠起来:“陈铮我警告你,再提他……”

  “行行行!”陈铮不耐烦地挥手,“怕你了首长。我车就在校门口,也不用你送了,省得还担心你回来被路边石头绊了,你在家招呼你的小同志吧。”

  “那你路上小心点。”陈诺也不坚持。

  陈铮又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屋去,接着就转身走了。烟头的火星笼在一团烟雾中,在走廊里明明灭灭,随着他转过走廊,也看不见了。

  “唉……”就在这时,顾卫南仿佛听见从拐角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息,不知道是在表达担忧还是无奈。这叹息声,让顾卫南心里也有些莫名忧伤起来,想转头看陈诺是什么反应,却见他早已经进屋了。

  “那是我哥。”顾卫南进门以后,陈诺笑着说,“不知道从哪听说了上午的事,非要来把我带走。”

  “哦,他从哪儿来?”顾卫南现在是满腹的问题,可是又觉得怎么问都不合适,只能忍着。

  “A市。”

  “几百里地呢!”顾卫南惊。

  “嗯,走三个来小时吧。”

  “你哥很关心你啊,你咋说话那么欠扁。”顾卫南觉得陈诺冷血了。

  “他要我走啊,你没听见?”陈诺诧异,“你也想我走啊?”

  “他也没强迫你嘛,主要还是关心吧。”

  “我知道,我也没说不感激啊。”陈诺笑了,指指床上,“你坐吧。我俩平常说话就这样,要像你想象得那么兄友弟恭的,得多别扭。”

  顾卫南看着陈诺的床:“我别给你坐乱了。”

  “你不都睡过了吗?”陈诺回过头去看电脑屏幕,“可别说你连我哥的醋都吃啊。”

  顾卫南滴汗:“教官我看着没这么变态吧?”

  “你刚进来明显一副妒火中烧的样子。”陈诺一边看网页,一边若无其事地说。

首节上一节47/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