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50节

  “我尽量吧。”陈诺还是笑,“不过我看三队都报名了,要是都照顾,名额有点紧张啊。”

  许守峰一听,顿时无精打采:“唉,怎么都这么积极啊……”

  “我今天也写日记了,”陈诺忽然看着顾卫南说,“工作日记。根据你今天下午交表时的态度,我把你列为重点考察对象,面试的时候可能会多问你问题,真想去的时候就注意吧。”

  顾卫南闷声不语。他真想说,我们已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去不去都不关你事,不需要你再这样特别关照了。

  “哦,你不要误会什么,我就是随口提醒一下。”陈诺很快又补充,顾卫南立刻郁闷地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许守峰在旁插嘴:“也随便提醒提醒我啊,教官!”

  “你的态度没问题,努力通过体能测试吧。”陈诺肯定地告诉许守峰后,就沿着过道走出了教室。

  这一天的数次相见让顾卫南久久不能平静。尽管带着抗拒的心态,下课回到宿舍之后,他还是默默翻出了他的第一本日记,对着某页上已经有些陈旧的字迹看了很久,一直坐到熄灯,整个人都没入了黑暗。

  恋爱正式开始的情景,恍如昨日,顾卫南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早已经陷入对过去深深的回忆中。是留恋呢,还是失落,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而时空的那头,三年前的操场旁,未满十八岁的顾卫南还在带着傻兮兮的表情重复:“这,这就开始了?”

  他没想到还真的跟履行合同一样,说开始就开始。

  “要办个开始仪式不?”陈诺笑。

  “这个就不用了吧……”顾卫南抹汗。

  “那不如现在去食堂吃饭?”陈诺提议。

  “呃……这样好吗?”顾卫南心中有鬼地往四周看。

  陈诺看上去跟解散的学员们一样轻松愉悦:“我想,一般人都还认为我是你的教官吧。”

  “那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跟陈诺单独吃饭了,这次更是明目张胆。

  在食堂对坐的时候,顾卫南的感觉还有点飘忽,很难相信地狱般的军训就这么结束了,而他崭新的初恋即将开始。“咱们这算第一次约会不?”顾卫南有点激动得吃不下饭,郑重向陈诺提出问题。

  “也许应该算?”陈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教官你慢点吃,不是胃不好吗?”顾卫南说完自己感觉别扭了,这种低三下四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顾卫南发现自己和其他学员一样,还完全无法适应角色的转变,只能又一遍暗中提醒自己:他现在不是教官,是我对象!

  “哦,我老忘了。”陈诺倒是接口得很自然,还提醒他,“你现在可以叫我名字啊。”

  “今天还是算了吧。”顾卫南心虚地又把眼睛往两边溜了一圈,生怕有人注意。

  陈诺低头掏出手机:“我算算,你生日那天……十一月十一……正好周日,你这生日还真光棍啊,我那天来接你出去玩吧。”

  顾卫南一听生日,飘忽的感觉立马实在了许多,和陈诺单独出去,这个才是真正的约会啊!到时候……不过他立刻又想到问题:“轮休制度还没出来,到时轮不到我出去咋办?”

  结束军训之后,军校生的学习生活基本就和普通大学类似了,只是对于学员外出的限制还是很严格。虽然不像新兵连那样完全不能出门,却还是要限制每个双休日的出行名额。基本上每个班周六、周日各一个名额,而且必须在下午四点半之前回到学校。

  “没事,找同学换一下就可以的。”陈诺给军校菜鸟传授经验。

  “哦。”顾卫南偷瞄了眼陈诺的身体,心想自己的生日愿望还是不要重复了,恋爱第一天,他决定还是先了解下陈诺的个人情况,因为实在是对陈诺这方面一无所知。

  “教官你在哪个单位工作,过来方便吗?”顾卫南为了让自己显得态度自然点,开始边吃边问。

  “C市的武警支队,很近的,开车一个小时。”陈诺语气好像在安慰人。

  “那你家在哪儿啊?”

  “A市啊。”

  “你怎么没在A市工作?”

  “我自己要求不去的。”

  “为什么?”

  “想离家远点。”

  顾卫南立刻想到自己的情况:“为什么,因为家里管得多?对了,你哥也当兵,好像是陆军吧,你怎么来当武警了?”

  “主要是不想受家里影响。”陈诺说,“那年武警部队正好招人,就去了。然后考了这个学校,毕业就地分配了。”

  顾卫南又想了想:“你家里陈伯伯和阿姨做什么工作啊?”

  “他们都退了,也是军人来着。”陈诺笑着说,“要不要给你打份简历啊?”

  顾卫南尴尬:“我就是想随便了解下而已。你家人原来也都是当兵的啊,我就觉得你跟别的教官不大一样,这么爱搞军事训练,肯定不是一般家庭出身。”

  陈诺微笑:“那也不一定,越接触得多了,说不定越烦呢。”

  “也是。”顾卫南感同身受。

  “这些你慢慢都会知道的,两个人先试着相处比较重要吧。”陈诺说。

  “啊,对!”顾卫南被他提醒,严肃地说,“我声明我不是个受虐狂,军训那种相处方式就算了,教官你要对我温柔些才行。”

  “哈哈。”陈诺忍不住笑出来,“我怎么从没觉得‘教官’这词这么带感过,被学员这么请求,有种变态的感觉啊。”

  顾卫南意识到自己又忘了改称呼,黑线了,找补说:“整个军训对我来说,你就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很变态啊?”

  “嗯嗯。”陈诺回味,“这是一种挺有意思的相处模式,要不你别改口了。”

  “真变态!”顾卫南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

  陈诺微微笑着看他:“我没有跟学员谈恋爱的经验么。”

  “那你肯定有跟其他人谈过的经验吧?”顾卫南酸溜溜地刺探军情。

首节上一节50/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