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52节

  “这倒不是。好像大学之前他就跟你们队长认识吧,他俩家是一个城市的,据说家里长辈也有来往。”吴队长一回忆往事,似乎来劲了,“当时,我们事前也不知道他们认识,还当着叶勋面说要去找那低年级生呢。结果叶勋也没劝,跟着去了。直到我们都被摔得服气了,这家伙才摆出很得意的样子说,陈诺散打很厉害,我们肯定不是对手。真是够坏的,故意看我们出洋相。”

  “那叶勋呢?他打得过教官吗?”顾卫南对叶勋的事迹颇没兴趣,只关心陈诺,而且他对于吴队长口中的叶勋同志更不爽了。陈诺厉害,他得意个啥?

  “他啊,当时比你们教官厉害,现在不知道了。叶勋当年可是我们全年级第一啊,连内务都杠杠的。”吴队长开怀地笑,“说出来你们教官可能不服气,不过……”

  “他就只让叶勋帮他整理床铺?”顾卫南猛然记起一个细节。

  “对啊,你怎么知道?”

  “是吴队长你上次跟我说的,不过没说是谁。”

  “是吗?可能随口提到过,我忘了。”吴队长语气随便地说,“不过他们那会关系是真好。哎,他们来了!”吴队长立刻结束了关于叶勋的话题,“原来车在那边啊!刚才还在那找过呢。我们过去吧!”

  顾卫南这时瞧着走来的叶勋和陈诺的身影,眼神已经有点不一样了。其实,他有时候想归想醋归醋,什么情敌之类的那都是存在于臆想中的事,并不真的以为会有人来插足他和陈诺的感情。他以少年特有的单纯,把恋爱想得很简单很直接,就是两个人你对我好我对你好,根本没有给第三个人预留表演的空间。但是今天这个叶勋,让他明确感觉到了不一样,似乎单纯的恋爱一下复杂起来了。

  从吴队长的话中,他已经可以推断叶勋就是陈诺口中交往过一次,因为没感觉而分手的对象。可是仅仅是这样吗?陈诺的反应那么生硬,好像在故作冷淡,如果只是没感觉的话,他应该更坦然一些吧?而那个叶勋呢?他明显还没打算放弃这段感情,居然主动来接陈诺回去,这不是在企图挽回又是什么!

  靠啊!顾卫南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情节还真被他蒙对了,这货是情敌,大大的情敌!自己居然眼睁睁放任情敌和自己的恋人在房间里单独呆了那么久,而此情敌居然还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心上人接走……不能忍,是男主都不能忍啊!

  但实际情况是,顾卫南满脸是汗地抱着被子走上前去,很怂;叶勋和陈诺并肩走过来,给人的感觉是军装严整、身姿矫健。叶勋在离车还有好几十步的时候,就潇洒地掏出遥控钥匙打开了汽车后备箱,于是吴队长和顾卫南忙着往后备箱里搬行李,显得像俩拍领导马屁的下等兵。

  陈诺紧走几步,跑过来跟他们一起搬:“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吴队长说,顾卫南又恨不得把他给踹了。

  叶勋也对着吴队长道声谢,直接忽略穿着学员制服的顾卫南,进驾驶室发动汽车去了。发动机预热的空当,吴队长跑过去跟他叙旧,二人相谈甚欢。

  陈诺对顾卫南解释说:“叶勋是我以前的学长,跟吴队长一届的。”

  “哦,刚才吴队长跟我说过了。”顾卫南有点冷淡地看了叶勋一眼,“你非要跟他的车啊?”他特想陈诺这么跟他介绍,这是我前男友,早分了。

  “只能这样了。”陈诺看上去是真的无奈,这让顾卫南好受了点。

  “哦。那你这就走了?”顾卫南语气可怜巴巴,他想不出还能用什么词形容自己。陈诺马上都要走了,他不想提诸如“你们在楼上说了啥”、“前男友”这种话破坏气氛,何况陈诺似乎也没打算说。他也根本没有理由不准陈诺坐他的车,自己穷学员一个,到哪弄车送陈诺回去?

  顾卫南心里泛上一种酸涩的无力感,他没想到他恋爱第一天就尝到酸涩的滋味了。原来一旦投入到恋情之中,人就真的会变脆弱变敏感啊。一会欣喜如狂,一会又在这垂头丧气的。

  “你过生日那天我早来,别忘了提前请好假啊。”陈诺当然不知道顾卫南在想什么,用平时的语气轻声说。

  “好。”顾卫南打起精神,“我肯定请假。”

  “陈诺,叶勋叫你上车。”吴队长在车门边叫。

  “那我走了,你好好学习。”陈诺说。

  “嗯,路上小心。”

  陈诺拉开车门,然后朝顾卫南挥挥手。车子很快就启动,沿着校园中的马路驶向门口。

  顾卫南站在那里,一直看到门口的哨兵查看证件后朝车内的人敬礼,汽车拐出学校大门,连马达声都听不见了,才有些惆怅地向宿舍走去。

  陈诺上车后就一言不发,好像当前面开着车的叶勋不存在。叶勋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用闲聊的语气笑着说:“刚才你叫来搬行李的那个小学员长得挺不错啊,青葱青葱的,老让我想起你才入学的时候。”

  陈诺从后视镜犀利地回望他一眼:“他不是我叫来搬行李的。”

 

  第五十一章 抱歉,我们已经分手了 ...



  “那是新物色的小朋友?”叶勋笑,“怪不得吴蕴杰说看到你跟他去浴室。”

  “什么意思?”陈诺面色很冷。

  “你有需要我很理解,以后也可以来找我啊。现在军训结束了,小朋友再可爱也见不着了吧。”叶勋语气还是很随意,“老实说你们做了几次?那么小,不适合多做的。”

  陈诺冷冷说:“你要我告诉你多少次,我们已经分手了?我的事不需要你过问。”

  “作为普通朋友关心,这样也不行?再说,有缘分的同类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吧?一般也就玩玩算了。”

  “……”

  “前阵子我回家,叔叔阿姨还嘱咐我多照顾你呢。”

  “……”陈诺继续沉默。

  “你军训没受伤吧?听说学员把手榴弹掉掩体里了。”叶勋再次从后视镜里关心地看他。

  “如你所见。”陈诺言简意赅,“拜托你以后不要多管闲事,我哥工作很忙。”

  “你的胃怎么样了,吴蕴杰说你们去喝了几次酒……”叶勋好像没感受到陈诺的态度。

  “吴蕴杰虽然是你同学,也不用利用这么彻底。”

  “没有,你想哪去了?我就跟他通电话的时候随便问问。”

  “不要编了,你跟他聊这么多次,会问不到我的手机号?”陈诺的冷淡是发自骨子里的。

  “谁叫你总是不接我电话嘛!”

  “……”陈诺靠在后座上,闭上眼睛,显然不想再开口。

  “又晕车了?我这里有药……”叶勋一边看着前面,一边拉开副驾驶座的储物盒拿药片。

  “不用。”陈诺语气坚决。

  叶勋收回了手,继续开车,他一不开口,车中的气氛就显得很沉闷,而陈诺对此浑然不觉。汽车飞速地穿越市区,驶上高速公路,叶勋把车窗拉开一道缝,点了根烟,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吐出来:“你那个小朋友刚才在楼下的时候,问吴蕴杰咱俩的事了,他好像真挺在意的样子。”

首节上一节52/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