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54节

  顾卫南勉强按住自己“扑扑”的心脏,忽然在陈诺面前立正,拉了下帽檐,半开玩笑地说:“陈诺你看我今天够帅不?”

  陈诺上下扫他一眼:“你帽檐要把眼睛盖住了,没被纠察追啊?”

  顾卫南立刻被戳中了关键,不由大嚷:“你怎么知道!我真的被追了,幸好跑得快。”

  “我是学长啊,都这么过来的。”陈诺微笑,“觉得按规定戴起来很傻对吧?”

  “对啊,这是大家刚总结的经验,要是真按照规定,帽檐齐眉什么的真是看上去太二了!还是把帽檐压低点显得比较酷。”顾卫南边说边把帽子摘了夹胳肢窝底下,笑嘻嘻地问,“我们去哪?”

  “你想去哪?”陈诺反问。

  “我不知道,对这里不熟啊。”顾卫南心说糟了,我连到哪开房都不知道,到时怎么出手啊?

  “那我们先去市里吧,市中心附近也有不少出名的旅游景点,可以先去玩玩。”陈诺提议。

  “行。”顾卫南点头,于是陈诺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两个人坐了上去。

  “功课怎么样,适应吗?”陈诺上车以后闲聊似地问。

  “还行吧,不过我都不太感兴趣。”顾卫南实话实话,说着还挺小心地看了陈诺一眼,“现在你不是我教官了,我才敢跟你说。”

  陈诺微微意外:“不感兴趣?我还以为你就讨厌军训呢。不过其实也不一定所有人都天生对自己必须学的东西感兴趣,兴趣都是可以培养的,你学深入了,可能就会产生兴趣了。”

  “哦,可能吧,也许学学就好了。”顾卫南觉得陈诺对军人的一切那么看重,实在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本身很不愿当兵,那样陈诺也许会不好受的吧?既然他那么说了,自己还是努力看看再说。

  “兴趣是老师,试着培养下吧!或者可以这样想:学好了之后能真正把知识运用到军队管理里。用使命感来敦促自己也可以啊,不然你不是学得很累?”陈诺继续很关心地提建议。

  “嗯,我觉得地形学和战术学好像挺有用的。”顾卫南回忆自己的课本,“以后执行搜查任务、抓捕犯罪分子啊之类可能用得上。”

  “对,擒敌课程也都很重要……”陈诺继续认真地给顾卫南讲解,不知不觉就从他们学校所在的城乡结合区讲到了车水马龙的市中心。

  下车的时候,顾卫南郁闷地想:原来不止我没有习惯转换身份啊!不行,必须找个机会抓紧时间干正事,这个生日不能浪费了!

  现在陈诺的身份已经从教官变成了导游,带着顾卫南在附近比较出名的旅游景点游玩,不时给他讲讲某建筑的历史之类。顾卫南对这个倒是有兴趣多了,他俩边走边聊,转了不少地方。最后顺便就逛进了一座香火比较旺盛的寺庙,在各个大殿转了一圈后,顾卫南黑线着说:“你不觉得别人都在看咱俩吗?”两个人的军装在一群和尚的袈裟和香客的便装中间,显得特别格格不入,已经惨遭不少人侧目。

  “嗯?”陈诺看了一圈也发现了,笑说,“是不太好,这么约会我头一次啊,下次我们还是穿便装出来吧。”他说完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吃午饭去。”

  在陈诺事先定好的一间餐厅里,顾卫南终于有机会把琢磨了一周的话问出来了:“上次那个叫叶勋的,是不是就是你以前谈过的对象啊?”

  陈诺很干脆地承认:“对。不过分手都快两年了。”接着他问,“你自己猜出来的?”

  “嗯,听吴队长说你们以前认识,叶勋又对你怪怪的,我就猜是的。不过那天我看你都要走了,也没打算说,就没问。”

  “我也是因为想到要走了,临走说的话,不是给你添堵吗?”陈诺淡淡地笑,“早知道让你这么猜,我当时就告诉你了。”

  顾卫南忙说:“没关系,我也没放心上,因为你说早分了嘛。”

  “是早分了。”

  “那你们现在是啥关系?普通朋友吗?”顾卫南有点忐忑地问。

  “什么关系都不是。”陈诺平淡地说,“只是他好像总不想接受。”

  “啊,那怎么办?他好像职位挺高的样子。”顾卫南担心地说,“而且都两年了还这么痴心不改的。他要不肯跟你散的话,我抢不过他啊!”

  陈诺有点好笑地瞧着他:“你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呢?分了就是分了,他自己怎么想是他的事,跟我们没关系了已经。我们不是已经在交往了吗?”

  顾卫南迟疑:“话是这么说……”可是他真的不放心啊!想到叶勋,顾卫南心里一点都不踏实。比起对方跟陈诺多年的感情,自己这三个月稀里糊涂的追求,实在没啥竞争力吧,虽然陈诺现在的确是想跟自己在一起,而不是跟那个叶勋……

  他还在乱担心,却见陈诺向他举起盛果汁的杯子,笑着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卫南。”

  “啊,谢谢教官!……呃,陈诺……”顾卫南有点混乱地跟陈诺碰杯。

  “你上次还没说要什么礼物呢,现在想好了没?”

  这下顾卫南猛地清醒了。抓住机会,赶紧把生米做成熟饭啊!他这么想着,目光坚决地望向陈诺:“我上次已经说了,教官你懂的。”

  

  第五十三章 纯情少男的第一次 ...



  陈诺当然明白顾卫南的意思,对于他的执着都有点无语了:“我说你怎么全是这一个心思啊!这么急躁。”

  顾卫南理直气壮的:“要你你不急啊?情敌都出来了,我还没摸进门呢!”

  “都分了,算什么情敌?”

  “他还在追你呢!你怎么也让我踏实一下啊,要不我老觉得你对我不够喜欢。”顾卫南继续理直气壮。

  陈诺扶额,面色微沉地说:“看来上次跟你话都白说了。”

  “没有白说,没有白说。”顾卫南一见陈诺有切换教官模式的危险,连忙说,“我都听进去了!我声明我不是说话不算数啊。不过……”他眼睛忽然得意地一眨,改了口气,“我刚想起来你已经不是我教官了,用成绩威胁不了我了,哈哈哈哈。”顾卫南嚣张地笑,为这个发现乐得嘴巴想合都合不上了。

  “这样啊。”陈诺在旁边微笑,“你们新队长是王翼展吧?我哥跟他关系挺好的,也许我可以走后门叫他对你特别关照一下。”说着掏出手机。

  顾卫南狂晕:“至于吗,你们部队里可真黑!”

  “这就黑了啊,你最好还是不要见识什么叫真黑,不然得对世界失去信心了。”陈诺笑着又把手机放进去了。

  顾卫南抹汗:“你可吓死我了,别用这个威胁我。我对学习成绩天然条件反射,你让我不及格我得去死啊。”

  “哈哈,还真是个好学生。”陈诺很开怀,“好学生思想要纯洁一些啊。”

  “纯洁又不能当饭吃。”顾卫南郁闷,“除了连自己对象都搞不定,还有啥‘好’处吗?”

  “我说过,你的第一次很珍贵啊小处男,我怎么敢轻易就要。”陈诺笑。

首节上一节54/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