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6节

  他说完以后看了看旁边的教官,那名教官严肃地点点头,开始讲话:“我叫张云鹏,担任你们的指导员,下面我带领同学们了解一下学校纪律,以及军训期间的政治学习安排……”

  学员们全都正襟危坐,仔细听着张指导员的话,只有在听到特别严格的规定时,才不由自主发出小声的议论。陈诺则继续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埋头写着什么,看上去十分安静,对大家的惊讶情绪十分宽容理解。

  等到指导员的话说完,他才重新抬起头:“说最后一件事。刚才区队长发给每人两个本子和一叠信纸,现在我来告诉你们干什么用。从今天开始,我希望大家保持这个习惯,每天熄灯之前,写一篇日记和一篇学习笔记,记录下你一天的学习和生活,我会定时检查,当然日记除外。”他说着一笑,“今天还有一个任务,每个人在记日记前,先用发给你的信纸写一封家信,向家里的长辈报一下平安。等会放在信封里,区队长统一收起来发出去。”

  陈诺说完这些话,就不再坐在讲台上,而是微笑着和指导员起身出门了。几个区队长交代几句,也都没留在教室里。学员们开始窃窃私语,表达对这名队长的第一感受。

  “靠,这个教官也太温柔了吧,简直像个小绵羊啊!”

  “我听说教官必须厉害,不然镇不住兵啊,他能行不?”

  “比起我们高中军训遇上的那个,这个教官真算娇滴滴。”

  于冬冬笑着问许守峰:“这教官长得不错啊,要不你考虑一下?”

  “一边去!”许守峰转头小声开导顾卫南,“你看军校也没啥不好,除了纪律严点,跟普通大学也差不多啊,教官还像春天一样温暖,连往家里寄信这种事都替我们想到了——虽然现在正常人基本不写信了。”

  顾卫南态度无奈:“也许吧。”他拿起信纸,忽然说,“这个教官倒是好像不错,我刚来报道的时候,他还在门口跟我说话来着,看上去人挺好。”

  “什么?你见过他啊?”

  “嗯,不过当时不知道他是教官,他也没说。”顾卫南提起陈诺,莫名有点高兴,“好吧,为了这个教官,我就呆在这里试试,暂时不退学了。”

  “什么,你还想着退学?”许守峰不可思议地望着他,“看你挺老实的,不像那么叛逆的人啊!”

  “我就随便说说。”

  “看来那个教官魅力挺大的。”许守峰语气里带着装出来的一本正经,“哎,他好像是你喜欢的类型啊,看上去挺含蓄。”

  “我是有点喜欢上他了。”顾卫南表情认真。

  许守峰被他的认真吓了一跳:“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是开玩笑。”顾卫南随意地说,顺便在信纸开头写下“爸、妈你们好”几个字。许守峰说的对,他从小不是个叛逆的孩子,就算不满意父亲的做法,还不至于写信时故意忽略掉他。

  许守峰迅速恢复原状:“吓死我,我还以为你抛弃我了呢!”

  “别演戏了,谁会要你?”顾卫南一边说一边写信,很快写完塞进信封里,又拉过日记本。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写道:今天在校门口遇到一个人,感觉挺不错,后来才知道他是教官。进校门的时候见到上千人一起戴绿帽子很壮观,这个学校带着浓厚的军校气息,可以预见将来那种刻板又千篇一律的生活。实际上也没发现几个为了所谓理想而来的人,大家都很现实,没有老爸他们鼓吹的那么神圣崇高,这让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另类。不过假如有机会,我还是想离开。

  写完以后,他觉得心情有点转好,又在后面添了一句:他叫陈诺,名字和看上去都挺文雅的。是我的菜。

  很快,顾卫南的父母就收到了他的信,两位家长都心情激动,顾卫南的爸爸甚至大声读了出来:“爸妈你们好,我平安到了学校。这个学校的建筑很漂亮,比我想象中要好。食堂里的菜挺好吃的,同学们都很热情,教官们很亲切,对我们的生活很关心。你们放心吧,我这里一切都好。爸爸说的对,我想过不了多久就能习惯了……”

  读完信后,顾卫南的妈妈很高兴:“这孩子,自从知道你瞒着他改了志愿,一直不跟你说话,我还担心他有逆反心理。既然学校里教官同学都很好,伙食也不错,那应该很快就能适应了。”

  顾卫南的爸爸很有先见之明地说:“卫南这是刚入学,他不了解军队,你等着看吧,下一封信他就不会这么写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因为写完那封信后的第二天,顾卫南的日记内容就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整页纸只有一句话:陈诺,我草泥马啊啊啊啊啊啊啊,人渣!



  第七章 苦逼的早操



  清晨六点钟,空气中还带着点微凉,初升的太阳温柔地照耀着干净整齐的校园。新学员们大多还在酣睡,尖锐急促的集合哨声就在这时划破宁静,准时响彻楼道。紧接着,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三队楼下集合,夏常服!”

  顾卫南一个激灵醒过来,其他人也惊醒了,全都手忙脚乱地开始找衣服穿。

  “我觉得刚睡下,怎么就到点了?”于冬冬边系扣子边打呵欠。

  “谁能告诉我哪个是夏常服?”许守峰眯着惺忪的睡眼在柜子里乱翻,“妈呀,十来套衣服怎么找啊!”

  等到全体队员在又一阵紧促的哨声中冲到楼下,他们的大队长陈诺早已经衣冠整齐地等在楼门口的台阶上。他一声不吭地打量着自己眼前这支队伍,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眼中露出寒光,整个人的气场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

  新兵们还没充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仍在小声地互相取笑对方忙乱中穿错的衣服,陈诺忽然开口:“一个集合花了十分钟,还他妈好意思笑!”这声音不但浑厚,而且铿锵有力,犹如一把利斧迎面劈在每个人头上,顿时全队哑然。

  “刚才谁笑了,站出来。”陈诺又说了一句,声音没刚才高,但是所有人都开始觉得后背发凉。等了一会,陈诺把目光慢慢投向笑得最厉害的几个人:“没人承认是吧。区队长,现在点名。”

  三个区队长立刻朝陈诺敬礼喊“是”,接着打开名册点名。陈诺在一边走着,挨个审视这些新兵,目光从这个人戴歪的帽子上,扫到那个人松垮的裤子上。

  “报告队长!一区应到三十二人,实到三十二人,全员到齐,请指示!”

  “报告队长!二区……”

  很快点名完毕,陈诺微微点头,又站上台阶:“刚才没勇气站出来的人,由于你们的胆怯,现在导致全队跟着受罚。好了,全员注意,从现在开始大笑十分钟。”

  鸦雀无声,因为全都傻了。

  陈诺冷冷的目光扫过来,每个人都觉得那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服从命令,是一个军人最起码的行为准则。如果你们不具备,就别浪费时间,现在回去收拾行李打报告,从这个学校彻底消失!”

  没人敢动,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周围集合的队伍都陆续点名完毕,经过三队时听到陈诺的话,异样的目光瞧得每个人脸上发烧。直觉告诉他们,逼他们打报告退学的事,陈诺绝对做得出来,那可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

  顾卫南倒不大在乎退学,他只是盯着陈诺军帽下那张异常威严帅气的脸,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认错人了。

  陈诺低头看表:“现在已经浪费了半分钟,” 他抬起头,“如果没人想走,再次听我口令:全体都有!预备——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没人再敢不笑,陈诺话音刚落,全队近百名学员立刻爆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大笑。顾卫南站在队伍里想,这情景看上去一定非常滑稽。

  陈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继续在队伍前走动,像刚才检阅仪容时一样严肃,声音在笑声里显得更为严厉:“这么点声音,蚊子也比你们叫得响!抬头,挺胸,挺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员们一边腹诽着说你家蚊子能这么响还不把你咬死,一边用力挺直了脊背和脖子,张大嘴,笑得更加声嘶力竭。

  陈诺开始在队列之间审视,看到有人帽檐特别歪,或者衣服太过凌乱之类,顺手给他们整好。很快他走到顾卫南所在的队列,跟身边衣冠不整的战友相比,顾卫南算是穿戴最整齐标准的一个,陈诺对他的着装没什么意见,但是面色并不见好转,他猛地按住顾卫南放松的小腹和脊背:“收腹,挺胸!你不能大声点吗?软蛋。”

首节上一节6/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