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61节

  顾卫南还沉浸在惊吓里,哪会因为一句话就被安慰了,极为紧张地一个劲地叮嘱陈诺:“那也得注意啊,胃病都得慢慢养的,你看你平常吃饭那么快……”

  “哦。”陈诺笑着答应。

  “对了,你那个时侯是不是正好跟叶勋分手了啊。”顾卫南忽然想起来。

  “差不多吧。”

  “哦……”顾卫南有点犹豫该不该问,“你们分手……他真瞒着你去找别人啊?”

  “不光这个,很多原因吧。”陈诺淡淡地说。

  顾卫南默然,他想陈诺当时得多在乎叶勋,被伤得有多深啊!以致于分手后差点出人命。怪不得陈诺家里都不管他的性向了,那种情况下,只要他活着,全家就都该庆幸了吧?

  “我生病不全是因为他。”陈诺仿佛猜到顾卫南的想法,轻声跟他解释,“主要是有个关系很好的战友牺牲了,当时太难过,精神也不太好,不知怎么身体就出问题了。”

  “啊,怎么会有战友牺牲啊?”顾卫南再次被惊吓到了。他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都很平稳普通,经历过的最大波折也就是志愿被改的事,思想上一时间都无法接受陈诺这么多令人震惊的信息了。他只觉得心里疼得要命。自己只是得知爷爷病重后,都着急难过得近乎执拗,差点就逃学回家,更别提陈诺同时遭受战友牺牲和跟爱人分手的双重打击了。那样的打击下,精神崩溃都是有可能的啊!

  顾卫南心痛震惊的时候,陈诺却已经在回答他的问题:“他在新疆,遇到恐怖分子袭击平民,被派去执行阻拦任务……”陈诺住了口,眼中隐隐泛上痛苦的神色,忽然说不下去了。

  顾卫南猛地把他紧紧抱住了,他受不了陈诺的那种神色,他觉得陈诺一定不愿意再想起当时的事。

  陈诺转头望他,表情依旧平淡:“情况就是这样。我本来没想这么快吓到你,不过像你说的,我们也没多少机会见面,也许进度就得这样快?”

  “我没被吓到,我……”顾卫南鼻子一酸,赶紧把头埋到他肩膀上,“我就是没想到,你身上经历过这么多的……这么多的……”

  “我没事的,都过去了。”陈诺拍拍他,微笑了一下,“不过这件事很少人知道,也算是我的秘密吧。大部分同学都以为我是个浪荡的军二代,因为有特殊关系,所以缺那么多课都没被开除。”

  “……”顾卫南因为在为陈诺难过,表情怔怔的,听到他这么说,勉强笑了下。

  “那个战友下个月忌日,你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看他吗?”

  直到听见陈诺在一旁轻声问,顾卫南才忽然回过神:“嗯!一定要去瞻仰烈士嘛!”

  “那你别难过了,也千万别把我想得多么脆弱,我真没事,要有事就不会跟你说了。”陈诺笑着说。

  “当然!教官我知道你一直很强大嘛。”顾卫南很坚决地对陈诺说,“我们都快被你操练至死了!多少人从心里恨你啊!”

  “那才是爱护你们。”陈诺冷静地说。

  顾卫南不得不败下阵来:“教官,你真的很强大……”

  “我也很温柔啊。”陈诺微笑。

  顾卫南又在这微笑里融化了…………

  离开公寓的时候,顾卫南心里既甜蜜又酸涩,因为与陈诺更进一步而甜蜜,因为了解了陈诺的过去而酸涩。不过好在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顾卫南想。

  小区里的石子路上,陈诺的脚步很快,挺拔帅气的身影在顾卫南的眼前晃啊晃。他紧跑几步,跟陈诺并肩,有点紧张地看看周围,然后牵住了他的手。陈诺的手反射般微微往后一抽,没抽出来,也看了下周围,见路边没有人,也就让他握着了。

  顾卫南鬼鬼祟祟地牵着陈诺的手,被午后西斜的阳光照得暖洋洋的,心里又踏实又满足,感觉能这样牵一辈子似的。

  

  第五十七章 情敌相见分外茫然 ...



  顾卫南对于跟陈诺的第一次是印象极为深刻的,不只是因为身体的强烈记忆,还因为陈诺对他的毫无隐瞒,令他觉得和陈诺的距离在那一天真正拉近了。此后顾卫南曾经无数次回味起这个午后的牵手,导致这段记忆被顾卫南后期加工处理无数次,回忆的镜头不断美化,仿佛被打了柔光。不过顾卫南没想到,此后他跟陈诺的距离再也没有拉得更近过。

  由于军训占去了三个月的时间,顾卫南这学期的课程十分紧凑忙碌,几乎都没有时间分心去想学习和训练以外的事。他只有周末时才能抽出时间去机房上网,可惜陈诺这段时间也是很忙,两个人同时在线的时候并不多见,四个周末只碰到了两次,其中一次陈诺只来得及跟他打了下招呼,就去任务了。顾卫南也曾用每个周末往家里打电话的机会跟陈诺联系,只是每次往家里报过平安后,剩下的时间除了能跟陈诺互相问个好外,就说不了什么了。

  “在做什么?”

  “值班了,又周末了啊,这周怎么样?”

  “挺好。你怎么样?胃没事吧?”

  “挺好的。快考试了吧?”

  “嗯。”

  “好好准备吧。”

  “嗯。没时间了,后面同学在等,那我挂了?”

  “没事,快去学习吧。”

  以上就是两人电话交谈的通常内容,大同小异的对话基本每周一遍,顾卫南虽然无奈,还是觉得挺甜蜜,起码他可以听到陈诺的声音。

  轮到顾卫南第二次出校门,是在十二月份的中旬,那天的内容主要是跟陈诺去扫墓。因为陈诺还要等一个叫周洋的同届战友,顾卫南自己坐车去烈士陵园跟他俩会合。周洋和陈诺的军衔一样,十分风趣热情,不像陈诺表现得那么温和内敛,而且他对陈诺的情况显然很了解,见面就面试官一样打量顾卫南,最后还跟陈诺表示满意,弄得顾卫南很不好意思。

  扫墓的时候,顾卫南看到了墓碑上那个英俊阳光的面孔,知道了这位牺牲战友的名字——肖晓天。从周洋和陈诺的话中,顾卫南大体了解到,肖晓天跟吴队长和叶勋一样,是大陈诺三届的学长,大四毕业以后和叶勋同时报名去援疆,再也没有回来。

  顾卫南猜想肖晓天的牺牲是跟叶勋有关系的。陈诺和叶勋分手的时间和那种冷淡的态度,还有周洋言谈之间对叶勋职位的鄙视,以及一口一个“贱人”的侮辱性称呼,都好像在暗示这一点。他还听出肖晓天跟陈诺的亲密程度是超过任何人的,就连周洋也似乎这么认为,所以也就不难想象他的牺牲带给陈诺的打击和伤害了。但是顾卫南对此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也并不想询问求证,因为这件事本来就跟他关系不大,更何况还会触碰到陈诺的伤口。

  离开烈士陵园后,三个人一起吃午饭。周洋一个劲在桌上调侃:“骚诺诺,你怎么勾引到这么纯情的小学弟的啊?人家有没有被你吓死啊?”

  陈诺说:“滚!”

  周洋对顾卫南翘大拇指说:“我们诺诺当年可是独领风骚好多年啊!大学的时候好多人追呢!你赚到了!”

  “嗯!”顾卫南猛点头,“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追上。他当教官的时候可严厉了,真的差点吓退了。”

  “唔,军训的时候追的,小学弟很有勇气啊!”周洋右手在光溜溜的下巴处作捋胡须状,“继续保持!坚决不能被他吓到!”

  “嗯!”

  “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首节上一节61/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