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63节



  顾卫南没想到临走告别的时候,叶勋还真的给他留了手机号叫他有事联系,就当着陈诺和周洋的面。好像顾卫南是他新认识一个朋友似的,态度友好和谐。不过叶勋那领导派头太足了,个子又高,顾卫南怎么都感觉像上级在给下级派发任务。他很无语地把叶勋写在一张卡片上的号码收进了口袋,心里想着回头就扔了,反正他根本没时间往外打电话。

  回学校的路上,顾卫南留了个心眼,没告诉陈诺叶勋跟他谈话的具体内容,更没提叶勋关于说什么“尊重陈诺选择”,“放不下他”的话。虽然陈诺早已跟叶勋分手,并且表现得没有一点复合的意思,顾卫南还是很警惕,很注意地没提叶勋半句好话。把当时的过程描述得好像是叶勋见他跟陈诺一起来就心生嫉妒,不怀好意想跟他认识下一样。没办法,谁叫叶勋的先天优势那么大呢!不得不防。

  陈诺听到只简单地“哦”了一声,反应倒让顾卫南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就听他淡淡地说:“他就那样,特别擅长交际应酬,什么事都面面俱到的,对他来说,交朋友比树敌要有利吧。我那样对他,他都能跟没事一样,也是种本事。再说,就算我现在没跟你认识,也根本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了,他针对你没有意义。”

  顾卫南稍稍放心了一下,又郑重叮嘱:“那他要是还追着你不放,你可千万别理他!”

  陈诺笑:“哦。”

  那次与叶勋的碰面,除了让顾卫南觉得意外了一下之外,并没有使他受到什么影响。他和陈诺这样聚少离多的交往照旧在持续着。

  有那么几个周末,顾卫南没法出校的时候,陈诺还过来跟他在学校快餐厅一起吃过午饭,也算是额外约会了。但总体上来说,他和陈诺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可怜得完全不必担心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这仅有的几次约会中,两个人上床的机会,根本数都不用数,加上第一次,就只有两次而已。

  到了一月下旬,顾卫南开始进入考试周,他强迫症发作,跟陈诺约会的时候还带了书。陈诺见他没啥心情玩,索性带他去军事博物馆辅导相关军事知识了,午饭后就把他带到自己的小公寓去自习。

  顾卫南憋屈了两个多月,早就饥渴难忍,一进公寓门就先把书丢一边,把陈诺扑倒了狂吻,然后就迫不及待脱了陈诺的衣服。由于顾卫南有了先前的经验,对陈诺的身体也有了一定的熟悉感,那种因为手足无措而带来的紧张心理消除不少,这次做得远比第一次还要疯狂。

  然而等到支配着兴奋感的激情最终退去,顾卫南心里却莫名有了一丝忐忑和失落,远不如第一次时感觉那么幸福满足。因为他越来越真切地感觉到了陈诺的那种自我保护和自我压抑。他总觉得大部分时候,都是陈诺在照顾着他的感受,引导着他达到兴奋的极限。陈诺诱人的身体和恰到好处的爱抚让他沉醉到不能自拔,然而陈诺自己,却似乎一直在试图自控。即使顾卫南努力地诱导他,即使陈诺也真的由于强烈的欲望和快感而不自觉地轻声呻吟了,顾卫南还是觉得,陈诺并没有像他那样毫无保留。

  他知道了陈诺的过去,所以老想努力地让陈诺感到快乐;他喜欢陈诺,自然希望融入陈诺的生活,了解陈诺的世界。可是当两个人交谈时,陈诺似乎更多地是跟顾卫南讨论他的学习和生活,很少主动提及自己,而顾卫南由于不了解陈诺的具体工作,即使想问也不知道从何问起。于是顾卫南又试图跟陈诺谈论关于军事、部队方面的看法,结果却依旧不尽人意。比起陈诺,他所了解的太少,根本无法对等讨论,到最后,他不是沦为学生听众,就是为自己的肤浅见解而自惭形秽。

  这样的现状,让顾卫南有种隐隐的距离感和持续的无力感,也让他觉得有点被动。有一次在网上聊天,顾卫南很郁闷地向陈诺指出这一点,陈诺发了个茫然的表情给他,表示他想太多。不过十几秒之后,陈诺又发来条信息:“那我下次叫大声点?”

  顾卫南狂晕:“我只是打个比方!”

  “那我让你舒服了,你又觉得我太迁就你,原来你是个M啊!下次狂野一点?”陈诺很酷地叼个烟。

  顾卫南一头补丁:“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都不跟我说你工作上的事儿。”

  “我现在主要是做政治工作,说起来很枯燥无聊啊!难道你想听最近上面有什么精神指导,又开展了什么教育活动?跟你讨论你的学习,也是因为我们都了解,我过来人也跟你有共同话题嘛。你非要跟我讨论军事问题,又嫌我知道太多,不带这么不讲理的啊,少年!”

  “你懂得太多,思想境界也太高了。你看你的网名:用生命去战斗。我的网名:随遇而安!教官,一对比我老觉得配不上你了都。”顾卫南发去朵蔫了的花。

  “名字能代表什么?觉得知识不够用,那你去努力提高啊!我都没嫌弃你,你先来嫌弃我了……”陈诺给他一个滴汗的表情。

  “……”顾卫南有点不知道怎么跟陈诺谈清楚这个问题,也许根本原因,真的是自己懂的太少,觉悟太低了吧!

  陈诺是在全心全意地热爱着自己的职业,他呢?陈诺想着怎么尽自己的力量为部队做贡献的时候,他却在强迫自己学习着根本不感兴趣的课程,想着尽早转业……尽管被陈诺表扬过多次,却总是在高兴之后觉得心虚感和压力都加重了,说到底,他只是在强迫自己优秀而已。他这样对自己本身的职业缺乏兴趣,要怎么才能比得上陈诺那样的热情,追得上陈诺的脚步呢?顾卫南忽然觉得很吃力。

  “怎么不说话啊?”陈诺在QQ那头询问。

  顾卫南调整了下心情,暂且把这个话题放一边,重新换了个实际性的问题:“陈诺,我春运期间要去火车站协助执勤五天,然后才放寒假,你那几天有空来不?”

  “好像不行……”陈诺为难。

  “你有事?”顾卫南失望。

  “对啊,我也要执勤,执到除夕晚上。”

  “也去你那边的火车站?”

  “我去国际机场那边。春运期间安全问题压力很大啊!我们都是越到节假日越忙嘛。”

  “是啊……看来没办法在放假前见面了。”顾卫南无精打采地说。

  “不如你来我家?”陈诺忽然提议,“你家里会放心你自己出来吗?我初五到十五都有时间。”

  “啊?”顾卫南惊到了,“我可以去你家?”

  “如果家里允许你外出,我去接你也行。”

  “我没问题。不过会不会太快了啊?”顾卫南的眩晕状态尚未解除,“约会这么几次就见家长?”

  陈诺笑了:“你不是说,我们不适合循序渐进吗?可以快一点。”

  “我……呃,好吧。”顾卫南也为陈诺的主动高兴起来,“不过你家离我家挺远的,你接我太浪费时间和金钱啊,我还是自己过去吧。”

  “也行,那我到时去接你。”

  “我放假以后手机就能用了。”顾卫南敲了个手机号过去,“你先存了,给你打电话别不接啊。”

  “好,你拿到手机就跟我联系吧。”

  直到下机的时候,顾卫南还保持着心花怒放的笑容,跟能与陈诺见面相比,顿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可以想见顾卫南这恋爱谈得是有多苦逼。

  很快接到了前去执勤的命令,顾卫南他们被校车拉到了火车站。去执勤的学员都是经过挑选的,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实战能力都必须过硬,所以像顾卫南这样的大一生只是少数,多数都是高年级学员。他们都带着执勤标志,在人满为患的火车站维持着秩序。

  跟那些荷枪实弹的真正武警相比,顾卫南他们更像是车站工作人员,虽然担负着差不多同样的任务,却屡屡有不明真相的群众把他们当咨询台。顾卫南大冬天被挤在无数心情焦虑的旅客中间,一边大声维持着秩序,一边抽空解答群众的各色疑问,很快忙得汗流浃背,嗓子也因为需要不断说话而喊得冒烟。

  中午十二点,战友终于来轮班。顾卫南站了半天腿都僵了,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出来,走进执勤点吃饭。他掏出刚领出来的手机,想抽空给陈诺打个电话,结果电话那头一直无人接听。他估计陈诺大概也在执勤,于是挂了打算塞口袋,就在这时,一个陌生号码亮了起来。顾卫南捂着耳朵接起来吼:“喂,哪位?”

  “小顾,方便吗?”电话那头传来叶勋的声音。

  

  第五十九章 叶勋的难题 ...



  顾卫南愣了三秒钟,心想怪不得这号码似乎在哪见过,同时很疑惑叶勋是怎么知道他手机号的,捂住话筒回答说:“抱歉,叶队。我执勤呢!”

  “这样。”叶勋显然也听到顾卫南那边的嘈杂人声了,“怪不得我听你声音挺累的样子。那换个时间?”

  “等等,我换个地方吧!叶队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顾卫南在电话这头吼,一边跑到候车大厅找了个稍微人少的角落。

  “我来找陈诺,他边检口执勤去了,手机在值班室里,正好你来电话。我看到上面的名字是‘卫南’,知道是你打的,就顺手给你打过来了。”叶勋说。

首节上一节63/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