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65节

  “我只是出于对你的关心,善意提醒一下。”叶勋认真地说,“你以为打破头都要争取去援疆的人,有几个是真正为了奉献?还不是因为级别会比一般人升得快,补助也高?不是每个人都有军人的热血的。”

  “对,并且不择手段。”陈诺没再理他,自己开门出去了。

  顾卫南这边还对此丝毫不知情,沉浸在能随时跟陈诺联络的喜悦里。晚上回到宿舍,他终于拨通了陈诺的电话,高高兴兴地缩头藏进走廊的一个僻静角落准备煲粥。

  “今天很累吧?”一接通电话陈诺就问。

  顾卫南很有精神地答:“站一天还能忍受,以前军训不经常被你安排拔军姿嘛。关键是人多又乱,吵得头都疼了。你呢?”

  陈诺笑:“还好,机场这边没那么乱,就是要二十四小时轮岗比较影响休息。我现在就躺床上了。”

  “比我辛苦多了啊!”顾卫南忍不住想象了下陈诺躺着的样子,继续跟他聊天,委屈地倒苦水,“今天有个旅客没月台票,我跟他说不能进候车厅,他非吵着要进,最后被我拦住了,他临走故意踩我脚……”

  “哈哈,是吧?我以前也遇到过,跟你又哭又闹的,千方百计想着蒙混过关。”陈诺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对!还有个四五十岁的阿姨拉着手求我好久,弄得我不知所措的。”

  “一两个人悄悄进去也就算了,其实有时候不是看不见他们,就是觉得都不容易,稍微体谅下吧。那些明着威胁或者哭闹的千万不能放,不然形成连锁效应,就拦不住了。以前有个战友维持秩序的时候,就被人群推倒踩骨折了。”

  “啊,真可怕。我今天还差点被推地上去。”

  “千万小心啊!”陈诺叮嘱。

  “嗯,你也是,注意休息。”顾卫南说着想起叶勋打过电话的事,跟陈诺抱怨,“他什么意思啊?老来找我。”

  陈诺笑着说:“说明他对你挺上心的啊!那我得多注意注意了,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什么啊!他明显就为了你好不好?”顾卫南嚷,“你怎么这么不当一回事,叶勋还要过问咱俩的进展程度呢!他明天要真来找我咋办啊?俩情敌坐一起吃饭……这也太诡异了。”

  陈诺给他建议:“他要还找你追问,你直接告诉他过了年就去见我父母啊!那样他就不用啰嗦了。”

  “汗,太张扬了吧。”顾卫南滴汗,“还不知道伯伯和阿姨怎么看我呢……”

  “肯定喜欢啊!”陈诺挺认真地说,“又正直又优秀,还很可爱啊。”

  “哪有……”顾卫南羞赧了。

  两个人这么聊到熄灯,值班员都吹哨了,顾卫南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只是他心满意足地抱着手机入睡的时候,却不知道陈诺因为要考虑的事失眠了。

  去还是不去,真的成了一个问题。

  叶勋似乎什么也没做,只是给陈诺摆出了一道难题,就充分击中了陈诺的要害:一边是他的理想之路,一边是新开始的恋情,选择其中之一,另一样未必从此彻底失去,却注定了会不尽人意。

  而顾卫南所知道的是,第二天他轮班的空当,叶勋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出现得让他都没有回绝的机会:“小顾,有空吗?我在对面餐厅订好位置了。”



  第六十章 我们分手吧



  “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吗?比如说毕业之后去哪工作,计划以后跟陈诺怎么在一起生活?”

  那一次在火车站的见面,叶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顾卫南完全无法回答。他只是一个大一生,一个被改了志愿、对所学专业毫无兴趣的一年级学员。他对自己的前途尚且迷茫,又怎么能考虑到如何跟陈诺一起生活那么远。

  “没关系,你现在还小,可以慢慢考虑。”叶勋十分理解地对哑口无言的顾卫南说,接着又用关心的语气问,“那陈诺现在跟你在一起了,你觉得他快乐吗?”

  “呃……”顾卫南再次被问住了,有点没把握地说,“每次跟我见面,他看上去都挺开心的样子啊。”嘴上说着,心里却开始忐忑起来。他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知道每次自己都会沉浸在兴奋和激动里,开心是肯定的。这个时候,陈诺会在他旁边微笑,偶尔说几句话总令他满头黑线。这么比较起来,好像陈诺没有自己那么开心?毕竟是自己先追求的人家啊!没自己那份兴奋也是必然的。

  “真的吗?”叶勋那关心的语气,好像顾卫南如果没让陈诺快乐,最对不住的会是叶勋本人一样。

  “……”这进一步确认般的问话,让顾卫南仅有的一点把握也没了。他忽然想起陈诺的冷静,陈诺的压抑,还有自己跟陈诺交流时,那时常存在的隔阂感。陈诺常常用调侃的语气叫他“少年”,其实他多么想让陈诺觉得自己足够成熟。可事实是,陈诺经历过的事,他虽然心痛却无法充分体会,陈诺所知道的和所思考的,好多他都不够了解。跟自己在一起,他真的会感到快乐吗?

  “我不知道……”顾卫南最后这样说,同时觉得有些沮丧。

  “嗯,很正常。因为你还小嘛。”叶勋又说。

  这个“还小”,让顾卫南再次有被刺中的感觉,可是他无从反驳。

  “陈诺可能要去新疆了,你知道吗?”

  “去新疆?”顾卫南显然毫无准备,反应完全是震惊和意外,“他没有告诉我啊……”

  “哦,原来他还没说啊。”叶勋也有些意外,随之又一副了解的表情,“他跟我过说要考虑考虑,可能因为觉得为难,暂时没告诉你吧。毕竟如果他要去的话,你们就得分开两年。”

  “两年?”顾卫南的心猛地就沉了下去。他和陈诺才刚刚开始而已,到现在约会的次数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分开两年,那是个什么概念?

  “如果陈诺决定去援疆,很可能你们就要分手,所以陈诺才会为难。”叶勋已经替顾卫南把他最担心的事情说出来了,“现在你们的情况是是陈诺抽空来看你吧?还必须在你有时间的情况下。如果陈诺去了新疆,那边与这边的通信几乎是隔绝的,除非你去找他,他根本没法回来见你。这两年中你能去见他几次呢?”

  顾卫南呆坐在座位上,对一道道端上来的饭菜视而不见,他忽然觉得很无助,一点主意和办法都没有的那种无助。他讷讷地开口,好像在自言自语:“他就不能不去吗?”

  叶勋很客气地说:“先吃饭吧,你可以自己去问问他嘛。反正他还没决定。”

  顾卫南心事重重地拿起筷子,忽然想起来问:“叶队,你也去过新疆吧?当时你和陈诺还在一起,陈诺是什么反应?”

  “他啊,”叶勋微笑,“他听说以后嫉妒得不行,恨不得自己马上毕业也一起去。”

  “哦。”顾卫南顿时自惭形秽。怎么办?自己跟陈诺的想法简直差太远了。别说嫉妒了,他非但自己从没动过要去援疆的念头,还恨不得陈诺永远不要去啊!

  “不过我自己现在倒是很后悔去。”叶勋有些无奈地说。

  “啊,为啥?”

  “因为不去的话,现在我和陈诺可能不会分手。”

  “呃……”顾卫南不置可否地含糊了一声,他想你不是因为劈腿被抓吗?

  结果叶勋自己倒先坦率了:“当然我也犯过一些错误,不过这并不是我们分开的主因。”

首节上一节65/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