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68节

  拿名单的教官看了他一眼,宣布下一个名字:“于冬冬做准备。”

  顾卫南小步跑上台阶,进了大厅之后渐渐放慢了脚步。前一天他们已经进行了最基本的体能测试,成绩合格的才能进入今天这轮面试。面对即将推开的那扇门,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因为前期维和人员的选拔是淘汰制,一点差错就可能产生叫人追悔莫及的后果。

  顾卫南稳定了下心态,在推开门后沉住气息喊了声:“报告!”得到允许后走进面试房间,向着对面的面试官行了军礼才坐到中间的椅子上。

  这次面试并是不联合国的最终甄选,而是对报名人员进行的谈心式初选,考官除了维和处的工作人员还有学校认识的教官,这让顾卫南的紧张心理消除了一些。顾卫南注意到陈诺也坐在对面最左侧,面前摊开一个笔记本,似乎在低头记录什么。

  面试第一个问题是个特别普通的模式性问题:你为什么报名去维和?

  顾卫南对这个问题当然早有准备,十分端正地坐着,用洪亮的声音标准作答:“维和不但是维护世界和平,还能为我们国家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作为一名军人,一方面我觉得能参加维和行动,为国争光,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是一项特别光荣的使命;另一方面,去维和对自我素质的提高也是一次宝贵的机会,能够锻炼我的实战能力,心理素质,进一步增强国家荣誉感和过硬的政治素质……”

  顾卫南说完之后,眼角余光有意识地扫向了陈诺,却见他没有在记录,正与其他面试官一样看着自己。陈诺的嘴角仿佛带了一丝笑意,顾卫南不知道那是不是在嘲笑自己,毕竟对于自己的实际想法和这标准答案间的巨大反差,陈诺是太清楚了。

  就在他稍微分心的时候,面试官的另一个问题已经提出了:“L国是高度危险任务区,不但枪械冲突频繁,而且气候炎热,生活艰苦,卫生条件差,疟疾等传染病感染率在百分之四十五以上。如果通过选拔,就要在那里连续八个月执行高强度的任务,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对此你有心理准备吗?”

  顾卫南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义正言辞地说:“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我的军训教官告诉我们,既然来当兵,就意味着你的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国家。所以我想,随时随地做好战斗和牺牲的准备,是对一个军人最起码的要求。既然已经报了名,就该全力以赴地去完成任务,不应该太计较个人得失。”

  考官们都露出赞许的表情,有的还微微点了下头,纷纷在自己面前的纸上记录着什么。只有陈诺还是带着那样的微笑盯着他,顾卫南注意到了,很努力地保持着坦然的表情。如果换成陈诺,大概他真的是这样想的吧?顾卫南忽然发现,如果稍微代入一下陈诺,要说出这种话,还是很容易的。

  “你有没有在谈恋爱?”

  顾卫南没想到这种问题居然也会问,一怔之下才回答:“没有,校规不允许吧。”

  几个学校的教官都被逗笑了,互相低语了一下才重新提出问题:“你的家人都赞成你参加维和的任务吗?”

  “嗯,他们都很支持。”顾卫南想也没想就答,实际上他从没跟家里人提起过。

  “如果你参加了维和培训,最终却没有选上,会怎么样?”

  “努力提高自己,争取下次能入选。”顾卫南的回答依旧十分标准。

  “好,顾卫南同志,你可以离开了。”最中间一名考官说完之后,朝陈诺那边点了头。陈诺站起来把每个考官的打分都收集了一下,交到这名考官面前,顾卫南也在再次敬礼后走出了房间。

  此刻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不能不承认是陈诺的出现带给了他心理上的波动,他也不能不承认自己这些天总是会反复记起两个人相处的点滴。他其实真的特别想问,陈诺在新疆执行任务时有没有遇到过危险,身体有没有好些。他也特别想知道陈诺有没有跟别人在一起,过得快乐不快乐。

  可是自己现在还有这个立场去问吗?如果自己厚着脸皮去问,会不会像当初叶勋那样遭到冷冷的鄙视,然后被避之不及?事实上,他已经深深地鄙视过自己无数次了,不然他也不会那样狼狈地逃离,他了解自己浅薄的思想,真的不需要再被陈诺当面鄙视。

  面试谈话进行了一整天,直到下午顾卫南才和班里战友碰了头,互相询问着彼此面试中的表现,揣测有没有通过。许守峰准备了太多资料,面试的时候太激动了,结果回答起问题来滔滔不绝,把面试官都说晕了,不得不叫他停下,眼下他正一个劲担心某些问题没有回答全面。

  顾卫南安慰他说:“你都要把L国的资料给翻个底朝天了,还担心什么?你要没通过,那一定是面试官嫉妒你知道太多了。”

  “嗷!”许守峰大惊失色,“那我会不会因为太出色而被刷啊!”

  所有人一起喷他:“吹把你!”

  许守峰恢复正经,深沉说:“我们学校好几个教官都在啊,希望他们能照顾照顾咱们吧。不知道魔鬼陈会不会也多给打点分啊……”

  “我看够呛!”不少人又是异口同声。

  徐川则是在一边懊悔,差点拿脑袋撞墙:“我怎么这么傻……问我女朋友同意不同意,我直接说同意啊!我干嘛实话实说,我干嘛说要回去做她工作……”

  战友同情:“你咋这么诚实啊?”

  “还不是因为魔鬼陈在?我看着他就一哆嗦,顺口就把实话说了!”徐川大哭。

  战友们忙着安慰,一边又七嘴八舌地检讨自己,随艺趁乱单独问顾卫南:“哎,你怎么样啊?”

  “一般吧,该说的都说了。”顾卫南一点不在乎,“反正怎么好听怎么来嘛。”

  “陈诺回来了,你……”

  “嘘……”随艺想说什么,顾卫南小声打断他,“暂时别提啊,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呢,每次见面都很尴尬,还是尽量躲着。”

  随艺撇撇嘴:“刚跟人分手的时候,你那都什么样了啊,苦大仇深得好像天塌了似的。好不容易见着了,不趁机会多看两眼,还躲?”

  “都分了。”顾卫南扭头整理床铺。

  “分了可以复合啊,他要是也没找的话。”随艺追着他说。

  “行行好,你别害我啊。”顾卫南告饶,“我再没头没脑追一次,这不是自找虐吗。我这种觉悟,也就毕业去守海港等转业的,怎么跟人家比啊?别说人家看不起我,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往那站。”

  随艺瞥他:“你就骄傲吧。”

  “这怎么说?”顾卫南糊涂了。

  “别看你一口一个觉悟低,好像认命的样子,其实特怕人看不起,很想被肯定吧?想被肯定就积极点啊!”

  顾卫南恼羞成怒:“随艺,再说我赶人了!”

  随艺从顾卫南凳子上站起来,笑着说:“反正我也要去吃晚饭了,你去不?”

  “我等会,你先去吧。”

  顾卫南收拾好了他的床铺,才自己拿了饭卡往食堂走。经过操场的时候,他僵了一下,因为陈诺正巧从对面走过来。顾卫南想转身往回走,已经晚了,陈诺喊:“顾卫南!”然后朝他做手势,示意他过来。

  顾卫南还假装没听见,若无其事地回了身,接着紧走几步,拔腿就往操场那头跑。

  陈诺见状火了:“操蛋,你给我站住!”

  顾卫南都已经跑出好几米了,哪里肯停下,还在跑。跑着跑着就听后面脚步声响,他腿下一绊,然后被一个抱腿摔按在塑胶跑道上,彻底嘴啃泥了。

  “你跑什么跑啊?”陈诺拿脚踩在他背上问,“你面试谈话我都没拆穿你,难道私底下叫你一声能死人?”



第六十三章 聚会上的不速之客



首节上一节68/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