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70节

  丁曦文和付建周虽然不是职位最高的,然而都是维和处人员。俩人闻言都客气地谦让,刚才跟顾卫南聊天的战友说:“别让了你俩,没见一桌子人都想巴结你们吗?那里你们不坐,谁还敢坐啊?”最后在战友们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劝说下,两个人都被拉过去了。

  饭桌位置随之变动,顾卫南连忙坐到末席上。他也跟父母外出吃过几次饭,知道陈诺旁边那是主宾的席位,而陈诺对面、顾卫南右边空着的这个位置,应该是主陪。所以这次战友间的聚会,显然是陈诺和周洋一起发起的。

  陈诺又对刚才跟顾卫南搭话那战友说:“小吉你坐周洋那儿去,他不来你得负起责任,替他陪吃陪聊陪酒啊。”

  被叫做小吉的战友站起来,嘴里说:“唉,碰见个不会喝酒的菜鸟就是麻烦啊!”

  “呵呵,”陈诺微笑,“不会喝酒不要紧,关键是会打分啊。”

  “哦,这个才能了不起!”小吉立刻拍马屁。

  战友们都是多年未见的老相识了,所以聚会一派融洽,有人还特别关照地问顾卫南喝啤酒还是白酒,陈诺笑:“他跟我一样喝果汁就行。”

  “这怎么行!年轻人要硬气点,怎么能跟着胃病患者喝软饮料?”小吉一捶桌子,“服务员快给他来几瓶二锅头啊!”

  顾卫南赶紧站起来:“前辈我真不喝酒,没毕业家里不让。”

  “胡扯啊,我高中时同学过生日,大家都已经在喝酒了。”小吉嚣张。

  陈诺冷静地说:“所以大学时一直补考。”

  小吉笑着谦虚:“不敢了,比不了军二代,不上课也能毕业。”

  陈诺说:“下个考核项目是什么来着?”

  小吉赶紧站起来举杯引开话题:“我说咱们在座的都本校毕业的吧,我建议首先为母校干上六杯。”

  众人都懵了:这主陪太豪迈了,怎么一上来就六杯?

  “母校从建国起成立,如今也六十岁了嘛!”

  小吉刚说完,就遭到众人一致狂扁,最后是陈诺出来主持公道,大家共同干了一杯。顾卫南跟着站起来,眼睛盯着陈诺也喝完了果汁。他不太清楚陈诺叫他前来的用意,只是顺便吃饭?这里都是陈诺熟悉的战友,为什么要把自己这个外人叫来这里?

  聚会进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大家或者说起各自工作中的趣事,或者对一些现状打倒苦水,追昔抚今的氛围很浓厚。顾卫南毕竟在军校浸淫日久,对这些也算熟悉了解,不知不觉听得也挺入神。

  席间有战友起身上洗手间或者接电话,雅间的门就老是开开关关的,席上的人也渐渐不齐全。陈诺期间也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时说周洋果然出任务去了,今天过不来。战友们正聊得尽兴,对周洋的缺席没太介意,只有顾卫南得知期盼落空而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雅间的门被再一次打开了,顾卫南转头看见一名军官端着酒杯径直走进来,面色微微变了一下,那是聚会上根本没有的面孔。房内刹那间静下来,显然都发现了来人。陈诺面色也有些僵,站起来冷冷说:“叶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叶勋微笑:“啊,我也是过来跟人吃饭,刚才走廊里看见你了,就顺路来打个招呼,陈政委。”

  两人间明显疏远的称呼,让顾卫南有些惊讶,但陈诺却像没事一样,淡淡地说:“哦,刚提了一把手,来庆祝吗?”

  “这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找几个人吃饭而已。”叶勋说着走到桌边,笑着说,“倒是陈政委现在大不一样了啊,也会请客联络感情了。就为这个,我应该对你表示祝贺。”他说着向对面的陈诺举起酒杯。

  陈诺拿起杯子里剩了一半的果汁,冷淡地说:“多谢。”

  “不行啊!”叶勋忽然说,“我这么诚心诚意地为你走出阴影而庆贺,陈政委怎么也该拿出点诚意来,只喝果汁怎么行?”他果断回身拿过一瓶高度白酒,倒在一个新酒杯里,稳稳地端着走到陈诺面前,有些逼人地笑道,“感情深,一口闷嘛!你可不能随意。随意怎么能体现咱俩这么多年的情谊?”

  战友们都为这一幕吃惊不已,不过却没人出来说话。尽管他们不知道陈诺和叶勋的真实关系,却也知道两人从很早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大学时感情好得更是能用不分你我来形容。此刻变得这样冷漠,叶勋更是在明知道陈诺胃不好的情况下还逼他喝酒,众人疑惑之余,却也觉得实在不该不知趣地贸然插进来劝阻。

  “算了吧,意思意思就行了,陈诺不是胃不行吗?要不换啤酒吧。”作为临时“三陪”的小吉还是插了句话。

  “陈诺的情况我当然知道。”叶勋微笑,“不过偶尔喝一次还是没什么的。他都能勇斗恐怖分子了,还会被区区一杯酒难倒吗?你说是吧陈政委。”叶勋又转向陈诺。

  陈诺也笑了:“既然叶队这么了解我,我也得给你看看我的诚意啊。”他接过叶勋手里的酒杯,就要喝掉。

  顾卫南看到叶勋这样明显的挤兑,再也不能忍了,猛地站起来大声说:“等等!”他飞快地越过中间的座椅,碰得桌沿边的碗筷“哗啦”乱响,那情景有点鸡飞狗跳。但他还是及时跑到陈诺身边,并且手疾眼快地一把抢过了酒杯,很狗血地冷冷看着叶勋说:“我替他喝!”



  第六十四章 以后靠你了



  顾卫南就这么风风火火地跑过去要给陈诺代酒,看得一众战友们都愣神了,纷纷内心感叹: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在战友们眼里,顾卫南纯属犯二。肯定是因为完全搞不清状况,不知道陈诺和叶勋的渊源,才会做出这种在两人之间横插一杠的举动。不过大家也同时庆幸,这种情况下,也就顾卫南这样不明真相的二百五能救场了。其他人就是因为跟叶勋虽然认识,却没有熟到可以随便搭话的程度,才不好上前多话的。

  在战友们期待的目光中,顾卫南这边霸气地抢过酒杯,毫不示弱地跟叶勋对视着,正待上演威风凛凛的英雄救美戏码。然而叶勋用看陌生人的眼光莫名其妙地盯着他想了一会,才有点不确定地说:“你是……小顾?”看上去已经完全把他给忘了。

  “是我。”顾卫南听了差点把酒杯摔叶勋头上去,冷冷说,“叶队贵人多忘事啊。”

  “几年不见长这么高了,差点认不出来。”看着几乎已经可以和自己平视的顾卫南,叶勋不以为意地笑,“怎么你还跟陈诺有联系吗?”

  “这你管不着。”顾卫南不客气地回。

  “啧啧。”叶勋平常打交道的都是什么人,对顾卫南如此幼稚的回答有点看不上,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毕竟他们三人间的事并不适宜公开。只是问:“你要替陈诺喝酒?”

  “不可以吗?”顾卫南反问,“这种事在酒宴上很平常吧?叶队当领导这么多年肯定见过。”视线却往陈诺那边看了一下,似乎深怕他阻拦。

  “呵呵,可以。”叶勋说着晃了晃酒瓶中剩下的酒,“不过你喝就不是一杯了,最少也要三杯见底。”

  “行!”顾卫南发狠。

  陈诺却伸手盖住了杯口:“我喝一杯没关系。你不是没喝过酒吗?家里又不让。”

  “没事,我家里人酒量都大,我有遗传。你胃不好,绝对不能喝烈酒。”顾卫南很坚定地看着陈诺,“你别拦了,再拦我就让他看扁了。”

  陈诺笑了一下:“有这么在意吗?就算他把你看成长的,那又怎么样啊?”

  听了陈诺看似随意的一句话,顾卫南还没说什么,叶勋的脸色已经有点冷:“陈政委,这话什么意思?”

  陈诺却没回答他,局外人一样突然对顾卫南点头说:“好吧年轻人,既然你这么坚持,那跟叶队拼酒的机会让给你了。要不要再拿两瓶给你挑战啊?”

  顾卫南对陈诺的瞬间精分黑线无比:“你这是说真的吗?”他明明是来救场,不是来单挑啊!

  叶勋脸更冷了。因为被顾卫南这一闹,陈诺又这么一说,他刚才逼迫陈诺的气势好像就这样被反攻了,现在反倒成了被挑衅的对象。他举了下酒杯冷冷说:“今天不管是谁喝这酒,我对陈政委的心意都不会变。我先饮为敬。”他说着很自然地抿了一口,正好下去三分之一。

首节上一节70/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