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73节



第六十六章 原谅你年少无知



  “啥?不要啊!”顾卫南又大叫了一声,把陈诺筷子都差点惊掉了。

  陈诺不淡定地说:“你能镇定一点吗,年轻人?”

  “能不能把你的话收回去啊!”顾卫南抓狂。

  “难道你新找了对象?看着不像啊。”陈诺镇定地加上一句,“据我观察。”

  “没啊……”顾卫南哭丧着脸说,“真没找。”

  陈诺一提“新对象”,顾卫南立刻气势矮了。他现在不但对于自己提出分手耿耿于怀,还对曾经有寻找新对象的企图万分愧疚,恨不得找个墙来撞上一百次。

  “那是不喜欢我了?”陈诺继续加重顾卫南的愧疚感,“那你昨晚干嘛抱住我不放,还嚷着想我?很叫人误会啊!”

  “怎么可能!”顾卫南急了,“我当然喜欢你!喜欢死了都。比从前还喜欢啊……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看到叶勋那么对你,心里有多难受。”

  陈诺用表示费解的眼神看他:“那你还矜持什么啊?难道怕我以后报复,再把你给甩了?”

  顾卫南有点难过:“你想哪去了……我昨晚都已经想好了,只要你还没有对象,我肯定要重新追求你。就算你鄙视我,我都要跟你在一起,直到你甩了我,不想要我了为止。哪怕只是帮你代个酒,我也算帮你出力了是不是?”

  看他说得那么诚恳,陈诺不觉有些动容,轻声说:“那现在……”

  “现在没机会了啊,老大!你这也太麻利了。”顾卫南泪奔,“你主动说复合,叫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啊。是我要分手的,那复合也该叫我说才对……你怎么也得折磨我几次,拿我出够了气,然后才勉强答应嘛!陈诺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啊?”

  陈诺瞪他一会,用小吉那种语气惊叹说:“同学,你真的是个传说中的受虐狂?”

  “才不是!我这不是——”顾卫南激动地驳斥一声后傻眼,“你怎么听到的……你不是在跟人悄悄话吗?”

  陈诺微笑了一下,又问:“那你到底想弥补什么啊?”

  顾卫南垂头:“我内疚啊……那么突然跟你分手,肯定让你很伤心。你前几天还那么高兴,说要带我去你家……结果我……我就当了逃兵了。”

  “哦,原来你还知道我会伤心啊?”陈诺淡淡地笑。

  “……”顾卫南坐在地铺上,头越垂越低。他想起来自己提出分手时,陈诺脸上那伤感的神情,想起来那天狼狈离开的情景,想起自己都要跟陈诺分手了,他还怕自己被黑、帮自己打车,想起来自己在离开的车上大哭……

  “你也很伤心吧。”陈诺轻声地说。

  “嗯……”顾卫南愧疚得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有多伤心了。

  “既然分开了都不高兴,就在一起啊,还计较谁先提做什么?再说我没怪你当时提分手啊!”陈诺重新开始吃饭,顺便把另一个盒饭给他放桌边,“先吃饭,吃完了再讨论这个问题。你自己真觉得过意不去,以后有很多机会找补回来,何必在这事上浪费时间。”

  顾卫南对着盒饭发愣:“啊?为啥你不怪我?”他又感动又不好意思起来,“那个……我魅力这么大吗?”

  陈诺都忍不住喷饭了:“少年,不是你魅力大,是我比较成熟有气量好不好!我原谅你年少无知的举动啊。你想啊,对于一个误入歧途并且还为此特别痛苦的迷茫少年,你不能点醒他,也不至于怪他吧?年少不是错,谁没有年轻过。”

  “呃,呃……”提到犯错,顾卫南尴尬,“那我们这就算复合了吗?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嗯?”陈诺的眉毛很不祥地动了一下。

  “有种阴谋的味道……”顾卫南小心地抬眼看看陈诺,“教官你到底有没有在耍我啊?”

  陈诺站起来把空盒饭放垃圾袋,然后回身忽然一个侧踹,朝着顾卫南的头就蹬了过去:“你是要这样吗?”顾卫南“嗷”地大叫一声,还算及时地往地上一趴躲开。然而陈诺的脚随之跟了过去,皮鞋底几乎要蹭在他后脑勺上,嘴里还惊讶说:“反应没退步嘛!”

  顾卫南泪流满面地说:“你这个太突然了吧!”

  “你不是在嫌复合得太简单了?要不要我现在把你揍一顿,考考你身手啊?”陈诺把脚收回。

  “不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挺有预谋的样子。”顾卫南护着头站起来穿衣服。

  “什么预谋?”

  “你是不是早就想过跟我不计前嫌啊?”

  “同学你能不能先去百度一下前嫌什么意思?谁跟你有前嫌了?”陈诺吐槽。

  顾卫南忙找补:“意会意会。”

  陈诺静静地看着他想了一下:“好吧,我是打算回来以后再找你。所以你当时提分手,我也没多说,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而且我想,以你当时的表现,三五年也未必能找新对象吧,不用太担心啊。”

  顾卫南听他前半句还很难过,听后半句黑线了:“你怎么能肯定我就找不着新对象,没准我谈了很多呢!”

  “事实证明你没谈嘛,还跟我再次表白了。”陈诺特别淡定地说。

  “……”顾卫南无语泪千行。他有种完全被人掌握在手心的感觉,可是为啥连这种感觉都这么甜蜜呢?

  “吃饭吧,”陈诺温和地对他说,“吃完了去洗个澡。”

  “那啥……”顾卫南觉得他还有好多话要跟陈诺说,很多问题要问他。可是就在再次盯住陈诺身体的刹那,他忽然觉得心里蠢蠢欲动,然后就转移思路,问了个最紧要的问题:“你会不会跟我一起去洗啊?”

  陈诺正从帽钩上拿下帽子,见到他眼神就明白了,警告地说了句:“严禁用身体贿赂考官,顾卫南学员。我去培训中心,你等会自己锁门回宿舍。”

  顾卫南差点把脸埋盒饭里,才刚复合而已,要不要这么直白啊!别人还是要面子的啊!

  幸好这天是周日,学校忙着组织第二批报名人员的面试,对学员们尤其是大四学员的纪律抓得比较松懈,否则顾卫南是要板上钉钉地上通报了。他吃完了盒饭,替陈诺收拾好了房间,然后提着垃圾袋出了门,一路哼着小曲回宿舍去了。经过培训楼前时,心情大不一样地朝里探头看了一眼,想象陈诺工作时的样子,顾卫南心花怒放,仿佛又回到了刚跟陈诺谈恋爱的时候。

  “我复合了我复合了我复合了!”顾卫南一回宿舍就复读机一样拉着随艺,在他耳朵边喊。

  随艺笑:“你看我就说吧?昨天跟你说,你还不肯,今天就付诸行动了。你俩本来就没啥啊!”

  “不是我啊!”顾卫南又被触动伤心事,“是陈诺提的陈诺提的陈诺提的……”他再次有找个墙去撞一撞的冲动,“你说这叫什么事啊。提分手我倒是抢先了,谈复合就这么落后。”

  随艺在一边听得差点没乐死:“哎哟,那你真倒霉。”

首节上一节73/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