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8节

  “会!”声嘶力竭。

  陈诺说:“叫我听到谁不用力唱,全队重唱。”

  全队腹诽:尼玛啊……

  队伍来到食堂,二队已经在食堂门口原地踏步了,二队大队长朝着陈诺挥手致意,比起陈诺端正帅气的五官,具有欺骗性的表象,他长相偏于粗犷,从表面看就挺不好惹。陈诺带着自己队伍在二队旁边立定,眼神透出凶狠:“唱前先说件事,二队胡队长说我们进度落后,我认为一个晚上的差距不算什么,因为今天训练才算正式开始。现在二队就在旁边,正是你们回击的时候,不把二队比下去就别想开饭。”

  这话显然被二队长听到,他朝陈诺比了个走着瞧的手势,接着指挥队伍唱起来,二队卖劲高唱,气势雄壮无比,震得三队学员耳朵轰轰响。

  陈诺冷冷说:“瞧见没,这是公然挑衅,以后能不能在二队面前抬起头来,全看你们自己了。”他说完高声起了一个头,然后有力地打起拍子,学员们齐齐亮开嗓子,开始和二队摽着劲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钢,这力量是铁,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帝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顾卫南感到自己的肠胃再次咕噜噜哀鸣,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不能不卖力唱,不管是就地饿死,还是因为一个人导致全队重唱,这都是他目前不能够承受的。顾卫南的战友们显然也是这种想法,要么赢过二队,要么把陈诺绊了,仅有的两个选择面前,还是前者比较容易。

  唱到最后,大家已经不是在唱,而是在吼,旋律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只剩下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喊得昏天黑地,愁云惨雾。即使如此,陈诺还嫌不够响亮。于是全队又吼了第二遍,陈诺才勉强放过他们:“每个班在哪个桌,上面都有纸条写着,为了保证秩序和效率,每桌派一个代表去打饭,饭后代表把饭缸放回柜子里。十五分钟内必须吃完,统一集合回宿舍继续整理内务,八点准时出操,解散。”

  紧张了半天,总算在陈诺眼皮底下有点行动的自由,顾卫南这时觉得腮帮子酸疼,下巴和声带都不像自己的了,饥肠辘辘导致他对食物的原始渴望达到顶点。但是连顾卫南也不得不承认,本来他饿得已经无精打采,唱完军歌之后,却重新来了精神。结果这顿饭是他有生以来吃得最多的一顿,他饿得塞了五个馒头加满满一缸的菜,终于让可怜的胃有了满足的知觉。

  就在顾卫南吃得打饱嗝的时候,陈诺出现了:“顾卫南。”

  “啊?”顾卫南毫无防备地应了声。这还是陈诺头一次以大队长的身份单独对学员说话,气氛十分惊悚。桌上其他战友也都很紧张,不知道他为啥会被单独点名。

  陈诺表情严厉:“啊什么?首长点名,你必须喊到!”

  顾卫南不自觉地全身一紧,立正重新喊:“到!”刚喊完又打了一个嗝,许守峰他们忍不住笑出声。

  陈诺冷冷看他们一眼:“早上没笑够?顾卫南刷完饭缸跟我过来!”



  第九章 班长就是受苦受难的



  顾卫南有点忐忑,他迅速把饭缸塞许守峰手里,就跟着陈诺出了食堂。大概因为还没集合训练,陈诺的态度倒挺温和,但是在目前的顾卫南看来,这反而很不正常。

  “我看了你的摸底成绩,很优秀。胡队长对我说,你比较有军人的自觉,所以军训期间,我决定由你担任一班的班长。”陈诺说着居然拍了拍他,“给同志们做好表率。”

  “啊?”顾卫南吃惊不已。

  “啊什么啊?应该说‘是,教官!’”陈诺微微冷脸,“你再犯低级错误,我叫你站食堂门口‘啊’十分钟。”

  顾卫南没有办法,只能说:“是,教官!”

  陈诺微笑了一下:“你去把二区杨柯和李小兵叫过来。”

  “是,教官。”顾卫南觉得这笑容真是又迷人又吓人,想多看一眼,又不敢再看,左右矛盾的结果是他心跳又加速了。

  顾卫南怀揣着一颗狂跳的心回到食堂叫了那两个人,许守峰他们都还在饭桌等着问陈诺对他做了什么。顾卫南脸上写着世界末日:“他叫我当班长,就因为胡队长来宿舍检查时我多了嘴。”

  “嗷!”许守峰抓住顾卫南,“顾班长,看在我帮你洗碗的份上,能在军训时对我网开一面吗?”

  于冬冬也笑得很开心:“班长同志,以后罩着兄弟们点,有什么苦的累的,你一定先顶上啊!”

  顾卫南说:“草,那你们替我当吧!我看谁都比我适合。”

  “别,我们觉得你最适合!”他俩异口同声。

  “我看着这么傻帽?”

  “哎呀,怎么说呢。”许守峰高兴地说,“你是看上去比我们像好孩子一点啊。”

  “还有随艺呢!”顾卫南看着去替大家放饭缸的随艺。

  “他太好了,你忍心欺负他吗?”于冬冬满怀深情地说,“我还指望他继续帮我们打饭呢。”

  许守峰不干了,护住顾卫南:“你这臭流氓,不许欺负我们小南南啊。”

  隔壁桌的徐川闻声跑来:“哟,我们班有班长了?许守峰,这你就不对了,班长是大家的,当然要一起爱护,不能被你独吞啊,是吧同志们?”他对着自己饭桌上的男生们嚷。

  一班男生都过来纷纷把许守峰扯开,轮番拍着顾卫南叫他多照顾。顾卫南瞬间淹没在一堆手劲强悍的手掌下,刚吃下的饭都要被拍出来了,他大喝一声:“住手!哪凉快哪呆着去!谁再拍我吐谁身上。”

  随艺正好回来,闻言惊讶地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许守峰指着他:“他当咱们班长了,差点高兴吐了。”

  彭志飞对自己饭桌上的男生们说:“我去放饭缸,你们快集合去吧。”

  全班十个人,彭志飞是除随艺外唯一个没参与起哄的,他经过顾卫南他们桌子的时候,也没跟他们打招呼,似乎不像自我介绍时那么热情了。顾卫南看着他:“我怎么觉得他有点不高兴啊?”

  “只有一个可能,”许守峰严肃地点点头,“他像小南南一样,也爱上队长了。”

  于冬冬无视许守峰,小声说:“我听说他挺想当班长的,有人跟我说,昨晚吧好像,他主动去找陈队长说话来着。”

  “这不跟我说的是一回事吗?”许守峰瞪他。

首节上一节8/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