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顾卫南的军校日记 第9节

  “草,怎么就是一回事了?”

  “哎,怎么不是一回事了?”

  顾卫南把两个人扯开:“别胡说八道了你们。”

  “还不是你起的头?”许守峰笑嘻嘻地说。

  顾卫南皱眉:“可能是我多心了,人家本来就跟我们不熟。”

  “切,不熟他颠儿颠儿地来自我介绍什么啊。”许守峰追着彭志飞的背影送个白眼,“不然我还不知道他叫啥呢。”

  大家集合回了宿舍,没休息多久,一个穿着学员制服的人领着隔壁宿舍的彭志飞他们过来了。这人长得精瘦、皮肤略显黝黑,进来行个军礼说:“同志们好,我叫陈维,是大二边防指挥的,在军训方面有点经验,陈队长指定我担任你们的训练班长。军训期间我们这两个宿舍组成一个班,方便平时训练。”他说着走到床边,摊开许守峰的被子,“陈队长说你们还没学过整理内务,我们今天先利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学习一下,注意看我的示范。”

  他边说边讲解,把鼓囊囊软绵绵的军被又按又压又掐,细心得像弄艺术品似的,最后整成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然后把床单抚平,拉得没有一条褶皱,“都看清楚了没?大家自己体会一下。”

  “哦。”有人不觉应了声。

  “哦什么?说‘是!’”陈维立刻瞪眼。

  陈维示范完后去了彭志飞的宿舍监督,大家分头去叠被子,许守峰不舍得拆自己被子,站在宿舍中间跟拼命打压被子的顾卫南闲聊:“你说班长会不会是队长的侄子?怎么说话这么像!”

  “你刚才咋不问问。”顾卫南狠狠地对着自己被子按下去,“我觉得他们那是职业病。”

  “哪敢啊。”

  “你问我不是白问?”

  “叫你猜嘛。”

  顾卫南下逐客令:“草,我忙着呢,别烦我。你倒是清闲了。”

  许守峰又回头对随艺和于冬冬说话:“你们猜咱队长多大了?”

  “不知道,我猜三十吧。”随艺专心用手在被子上划出均匀的直线,头也不抬。

  于冬冬想了想:“看着挺年轻啊,可能也就二十七八。”

  许守峰赞同:“我也觉得没三十。”

  顾卫南不动声色地插嘴:“我在校门口遇见他的时候,他说他毕业才一年多。”

  三个人一起惊讶:“啊?这么小?”

  顾卫南继续淡定:“也不小了吧,比咱们大五六岁呢。”

  许守峰做沉思状:“我对二十几岁的人长什么样没概念,不过他要二十三四岁的话的确不大啊,气场怎么就能这么凶猛呢?”

  于冬冬笑着打趣他:“过两年你也二十了,难道脸上能多长出几道沟来?”

  “你们说他一会温柔一会暴虐,女朋友受不受得了啊?”许守峰恶意揣测。

  “他这样的会有女朋友吗?”另一战友更进一步。

  “嘿,说不定是个花心大萝卜!参照二队女兵的表现,他可能专门用这套温柔手段勾引纯情少女。”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为了勾引纯情少男?”顾卫南说。

  许守峰同情状:“你说的是你吧?”见顾卫南没表示反对,他开始继续发挥,“哦,陈队长,你是小南南灰暗的军校生活中唯一的亮点,怎么能第二天就变质了呢?这是多么大的杯具啊!”

  “操,我看你是找死吧!”顾卫南跳下床,把许守峰按起来一顿揍。

  “我的被子!靠,打我没关系,别动我的被子啊!”许守峰狼嚎。

  “玩的挺开心的嘛。”陈诺站在宿舍门口冷冰冰地说。

  顾卫南觉得自己瞬间石化,然后碎成了渣,他从许守峰高大的后背上滑下来,灰溜溜往床上爬。许守峰弓着背,假装忙碌地整他的被子。

  “站住!”陈诺对顾卫南说,“班长,面向我,把你们刚才说过的话复述一遍!”



  第十章 你们没有退路了



  顾卫南觉得不止全身,连脑子都僵硬了,他过了半天才慢慢想起来自己说过什么:“报告队长,我对许守峰说你找死,许守峰说打我没关系,别动我的被子。”

  “哦,那你为什么说他找死?”陈诺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顾卫南闭嘴不敢说了,他求救地望向战友,但是陈诺威压之下,没人敢回应他。他再看了看陈诺的脸,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一句话:不回答,就得死。

  面对陈诺,顾卫南的心脏和大脑是两个极端,一个在疯狂地跳动,另一个却像生锈的齿轮一样运转迟缓。他拼命稳住心跳,努力让迟钝的大脑指挥声带振动:“报告队长,我们就是互相开开玩笑,放松放松,没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他说完之后,明显地感觉舍友们都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陈诺也没追问,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们的被子:“不要小看叠军被,它培养的是你们的细心、耐心和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既然训练班长已经教过你们,这样不合格的被子,我不希望看到第二次。班长!”

  “到!”顾卫南条件反射。

  陈诺看看顾卫南,态度似乎微微软化:“还是那句话,给同志们做好榜样。”

  “是!”

  “好,全体都有!”陈诺自己立正,突然发号施令。所有人急忙从床上溜到地上立正,陈诺对着宿舍全员扫了一遍,冷冷说:“学习期间,禁止私下打闹开小差。二十个升级版加强型俯卧撑,现在开始!”

  众人一片茫然,顾卫南身为班长,不得不身先士卒:“队长,请问什么是……升级版加强型?”

  陈诺仁慈地点了下头:“解释一下,顾卫南,你伏地,配合我口令给同志们做下示范。”顾卫南听话地两手撑地,身体绷直,伏在地板上,陈诺继续说,“我喊一,你俯卧,喊二,撑起来。”

  他说着喊了声“一”,顾卫南俯卧,等着陈诺喊“二”,结果很久没有等到。陈诺在替随艺整理被子,似乎忘了这回事,大概过了有一分钟,他才喊了声“二”,顾卫南撑起来,双臂微微打颤。

首节上一节9/1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生了,你随意

下一篇:女监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