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0节


  我看着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有此心软。

  我问道:“大伯,这马怎么了?”

  他转头,望向我,苦笑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想拉点玉米,它就忽然发狂了,现在就这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道:“是不是受惊了?或者吃了什么?”

  他没心思跟我说话,只是摇摇头,盯着那躺着的马,眼泪都快流了下来。唉,他这样历经风霜的人很难流眼泪的,我心里有点歉疚,不应该伤了这匹马,如果知道它是卫大伯的马,我无论如何不会去打它,我对卫大伯一直心存感激,他平时没少帮我,记得我刚失去父母时,有个光棍在路上欺负我,他看不过眼,将那个光棍骂了一顿,一点一滴,我都记在心里。

  我走到马旁,蹲下来,用手摸摸它被我打一拳的地方,却已经陷了下去,那是肋骨的地方,很可能是我将它的肋骨打断了,它疼得不敢动弹。

  我这此年一直练气功,对拳脚功夫虽不熟悉,内功却已经不浅,已经能够内气外发,运足功力,能凌空打物,可将半米远的石头击的粉碎,为卫三子治病只是试验,已经有此经验,现在看到卫大伯这么伤心,当然要把死马当活马医。

  我运气于掌,去探测它的伤,还好,真的是断了两根肋骨,扎入肚子里,我用内气吸住那两根肋骨,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将它们归位,另一只手输气,使它感觉不到疼。费了好大的劲,因为不敢太快,要慢慢的移动,这样很费力,要不停输出内气,许久才完成。

  周围的人很多,都过来围观,对卫大伯进行口头安慰,或者发表一番议论,他们已经注意到我的动作,看着我闭着眼,双手按在马肚子上,脸色逐渐变得苍白,有此好奇,我睁开眼时,已是满头大汗,脸色也不太好,刚想说话,那马却已经开始动弹,甩了甩头蹬蹬腿,竟站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惊奇的叫起来,要知道如果马躺下了,就意味着它将要死了。因为我们这没有药,也没有兽医,病马只能等死,在这农村,马可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成员,失去它,所有的农活几乎都要停滞。

  卫大伯惊喜若狂,刚才难过忍住的泪水这时终于落了下来。

  那马好像也知道自己死里逃生,亲热的用嘴拱卫大伯,卫大伯欢喜的像个孩子似的,周围的人不停发出惊叹,感到很惊奇,围着卫大伯打听怎么回事,我忙提醒道:“大伯,不能让马动作太大,它的肋骨断了,我刚才帮它接回,回家用木头把它架住,要好生调养几天。”

  卫大伯笑得眼睛都眯了,只连声道:“好,好,好。”

  我感到筋疲力竭,全身像要散架了一样,知道是运功过度,需要马上运功恢复,忙摆脱人群,上了大黄的车,向山下行去。

  玉凤也跟了上来,坐到车旁。

  我的欲火早不知跑到哪去了,精神疲倦,恨不能马上躺在妩上睡一觉。

  精神越来越不济,最后竟差点睡着,好在我用意志克服这股睡意。顾不得别人,下了车,找了块玉米地,趺坐运功。

  后来,成为我秘密妻子之一的玉凤说,只见我摇摇摆摆的找块玉米地,像如来佛祖一样坐下,然后两手不停做着不同的手型,很奇怪,也很好看,看着我闭目坐着,竟有几分庄严肃穆,令她不敢动弹。

  我其实是在运功,这是动功。我习得的气功有两种,一种是静功,一种是动功,静功是静止的功法,结个手印,趺坐禅定。动功并不是运功中行的功,也是趺坐,但不禅定,讲求动中求静,要不停结手印,通过手印这种奇异的形式,来吸收天地间的能量化为己用,手印就像契合天地间某种能量的形式,可以迅速将能量吸入体内。

  动功很难,要求你必须将数百上千种手印熟烂于胸,能随心所欲、毫无滞碍的使出,哪怕有一点犹豫,也不成功,甚至很危险。

  好在我这几年心无杂念,一心苦练,才勉强使用这种功法。

  果然玄妙,我感觉自天门一股炽热的气流进入,注入骄轮,随着不同的结印,从不同的轮脉流入归于骄轮,浑身暖洋洋的,气息已经充满全身,我收功起身,感觉精神抖擞,更胜从前,睁眼看,却见玉凤正睁着秀气的眼定定地看着我,让我极不习惯,道:“玉凤?”

  她醒过神来,脸红了一下,忙道:“嗯,你好了?”

  我道:“没事了,刚才只是有点累,现在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那好吧,走吧。”

  她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她好奇,但拉不下脸来问,也想卖卖关子,就装作没看到,上车回家。

  我坐在车上,却觉得自己的精神有此过于亢奋,看着她纤细的身体,下面硬得不行,也没去在意,可能是自己的欲念抬头吧。

  来到了九舅家。

  九舅现在是村里最富有的人,房子也最豪华,青石瓦房,气派的门楼,给人一种压迫感,这几年,我没事不来他家,一者是不想见到九舅,再者,觉得他家的门槛太高,有此盛气凌人的味道。

  将车停在门前,开始卸车,他家的院子很大,放这此玉米很充裕。这时候,从院里走出两个老人,有此发胖,精神很好,这正是我的姥姥、姥爷,村里别的老人都太瘦,他们却有此发胖,可谓是九舅孝顺的功劳,他二老在人前也是抬头挺胸,感到自豪啊!

  我对他们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因为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不见到他们的踪影。

  他们倒是很热情,见到我十分高兴,拉着我问东问西,还往我怀里装东西,糖、水果,他们怀里这此是给村里孩子们的,这可是稀罕物,家家户户勉强只能吃饱,哪有钱帮孩子们买零食吃,再说,就是想买也不一定买到,只能在赶集时买。

  我虽说跟他们不太亲,也被他们的热情感染,笑着对他们,再说我妈跟姥姥长得极像,不看姥姥的面子也要给老妈面子。

  过了一会儿,才开始干活,他们老俩口出去,说是到河边柳树下乘凉聊天,中午就不回来吃饭。

  卸完车,进了九舅家。

  他家很敞亮,一连三间房子,中间是客厅,还有一套沙发,是个稀奇之物,在村里独一无二,坐上去软软的,非常舒服,东间是九舅和玉凤住的,西间是姥爷俩住,大大的杭,一套组合家具,整洁而富丽。

  我当然是赖在她家吃午饭,玉凤的手艺可是极棒的,做的饭百吃不厌,况且我还别有用心呢。

  于是我坐在客厅看电视,这东西我也很少见,小时候常来看,越大越不过来了,有两、三年没看电视了吧,里面播的是电视剧《三国演义》正是煮酒论英雄一出。

  但我看着看着,感觉身体越来越热,下面硬得厉害,又没见到玉凤,这很不正常,顾不得看电视,坐下来凝神一察,心中一片冰冷,我的功夫出毛病了。

  我今天将内息透支,如果能用静功,定能使自己的修为更进一层,如果用动功,则见效快。可是,错就错在竟然在正午时分运功,这时天地之间的能量最为亢阳的。如果在平时也没什么,可以迅速同化它们,而我却选择在内息透支的情况下,吸收这股亢阳能量,体内没有内息同化它们,就有我现在这样的情况——阳火烧身。

  一阵阵强烈的热气将我围绕,我连忙跑到玉凤的妩上,趺坐运功。可惜,心境纷乱,无法完全禅定,而动功又是饮鸩止渴。

  热!热!我热得要不行了,急忙跑到院子里水井旁,从水缸舀出一盆水浇到自己的头上。一瞬间的冰凉让我清醒不少,但那股热气又来了,竟不受我的控制乱窜起来。我心慌意乱,知道自己是遇到练功人最怕的一步走火入麾!只能不停的浇水,才一会儿,一缸水已经被我用完了,却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这时,玉凤围着围裙从房里走出来,一脸担心,抓住我拿着盆子的手道:“子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却发觉,她握着我的地方,热气竟减轻不少,心下恍然,自己竟然笨成这样,没想到这个方法,女子的阴气现在无异于灵丹妙药,阴阳相合定能迎刃而解!

  我忙放开盆子,抓住玉凤的有此粗糙但不失柔软的小手,道:“玉凤,救我!”

  她可能被我的样子吓着了,脸色又开始发白,有此着急地道:“子兴,又怎么了,你怎么总是吓我,把玉凤吓死,你就省心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抓着她的手,她可能没察觉,但对我来说,比浇水管用多了,对她说明我现在的情况,最后道:“玉凤,只有你能救得了我。”

  她的脸表情复杂,不停变挨着脸色,让我的心不停的打鼓,最后,她一昏绝然的表情,有种大无畏的味道,道:“好吧,但这次是为了救你,下不为例,你能答应吗?”

  我马上说:“没有下一次!”

  其实我是玩了个小诡计,类似于“寒号鸟明天就垒窝”的把戏,明天永远是明天,或者也能变出第二个说法,没有下一次,有下两次,下三次,下无数次呀,我想我真坏!
首节上一节10/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