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1节


  她先将门锁上,默默的进屋,我身上现在已经干了,可见身体是何种温度,连忙跟着她走进屋内。


第五章 梅开二度

  她坐在妩上,杭很大,能睡四、五个人,杭头有一个立柜,被子放在里面。

  她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我,我们两人就这样默默坐着,屋里弥漫着一股让我心动的气息。

  “玉凤?”

  “嗯。”

  “玉凤?”

  “嗯。”

  “玉肌……”

  “玉凤!”

  “嗯,什么?”

  在玉凤的两个字中,我不停变换着说话的语气,来表达我的渴望,最后我有此等不及了,但又不敢太过分,只能软语相求。

  “我有此热,可能要发作了,快点开始吧!”

  我红着脸求道。

  她庄秀的脸刹时变得通红,如一块白布上染两块红色,出现前所未有的娇艳。

  我看她没吱声,明白她仍然拉不下脸,毕竟辈分上她算是我的舅妈。于是我走过去,紧贴着她的身子坐下,伸出胳膊搂住她,身子软软的、凉凉的,我能透过衣服感受到她身上的阴凉之气,就像夏天时浸在河水中,舒服极了,心里那股躁动的热被压了下去,但从丹田处却升起另一种火,让我开始激动。

  我将她搂在怀里,使劲的搂着,顺势倒在炕上,将她压在身下,真想将她揉碎,融入我身上。玉凤没有反抗,温顺的任我搂着,胳膊抱着我的腰,我仍不满足,我想彻底占有她,就用大嘴去亲她的小嘴,她却左躲右闪,不让我亲,口中轻声的说不行。

  这更激起了我的占有欲,我用腿缠住她的下半身,用胳膊搂住她的上半身,只有头能动弹,她只能摇头闪躲,这样也很难捉到她,只能用手来夹住她的脸,强行亲下去。

  略微有此干的嘴唇,充满芬芳的舌头,让我心动,我狠狠的亲着她,要把她嘴里的水全吸进来,把她的舌头吸进来,我要跟她连成一体。

  不知多长时间,我竟感觉有此累,张嘴吸了一口气,开始脱她的衣服,这个时候她已经软了下来,像是没了骨头一般,可是她的楼子扣子很多,难脱得很,我气得一把将它撕了,露出她的衬衣,是一件白丝背心,把她白哲的皮肤衬得更加动人。

  我一拉,将背心脱下,白白的奶子跳了出来,奶头竟还发红,与我小时候摸的时候一样,我急不可耐的扑了上去,一手一个,玩起两个白奶子,我从小就想摸这两只奶子,如果能一直摸着这两个奶子睡觉,那该多好呀!现在我终于能再摸了,爱不释手,心满意足。

  我使劲的揉捏着它们,玉凤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声抽气声,像冬天冷的时候发出的声音,间或有呜呜声,声音腻的让我心里痒痒的,她两颊酡红,没有平时的端庄美丽,多了一股妩媚诱人,她柔软的身子像蛇一样扭动,两条腿使劲地绞着,很难受的样子,我压在她身上,几乎要被颠了下来。

  我轻声的叫:“玉凤,玉凤。”

  她被我叫的更显羞涩,却不答应,我心中充满着一种心满意足的畅快,恨不能放声大笑,我叫的更起劲了,她恨恨地骂道:“你这个小坏蛋,别再叫了!”

  配上她现在酡红的脸,有说不出的娇艳。

  我冲动起来,感觉下面受不了了,急忙去解她的腰带,农村里人们的腰带都是一缕布条打个结,很容易解开,只要抓住活头,一拉就开了,她很配合的抬屁股让我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连带内裤一块,她急忙伸手将阴部掩住,只露出几缕毛,让我的眼睛移不开,黑亮的毛与雪白的皮肤相映,使我的血都沸腾了。

  她的腿很直,很白,就像两根莲藕,白白嫩嫩,真想咬上两口,不胖不瘦,很健美,用起力来甚至能看到里面的筋骨,屁股挺翘,腿伸直时还有两个小窝,没想到玉凤的身材这么好。我急忙脱下自己的裤子,挺着自己那根像被烧红的铁棍一般的东西,玉凤一看到它,忙转过头去,脸红得跟烧起来似的,我急急用它去捅玉凤下面的洞,没想到却遇到了一双手,我急叫道:“玉凤!”

  玉凤羞涩的将手拿开,眼睛闭上,浑身都羞得通红。

  我如蒙大赦,抱起那两条白嫩嫩的大腿放在腰间,朝向那个湿湿的洞口插去。

  “哦……”

  我们两人同时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我感觉自己的烧铁棍被浸到了温水里,暖中带凉,凉中带暖,有种透入骨子里的爽,我全身的热气像找到排泄口一样,涌到了那里。

  “哦,好热!”

  玉凤呻吟一声,使劲摇着头,头发披散,有几缕遮在她脸上,更显得动人。

  我动了起来,她的洞很浅,插不到我的全部就到底了,碰到一团软软的肉顶着,好像还有一层洞,别有洞天,我连忙朝那里捅去。

  像发烧一般的玉凤忙出声制止道:“不要,到底了。”

  我也没深究,在那里停下来,然后抽出来,插进去,不亦乐乎。没两下玉凤就不行了,发出一声尖叫,全没有平时温柔的样子,身子痉挛,不停抖动、紧缩,像小孩的小手一样握紧,从里面喷出一股温温的水,浇在我的烧铁棍上,却有一股凉气顺势而上,流进我的脐轮。

  我大喜,忙改换姿势,将她抱起,然后盘膝坐下,让她坐到上面,搂着我,她只能任我摆布,眼睛还迷迷蒙蒙,我将她的洞对准,狠狠按下她赤裸的身子,一下到底。

  “唔,不!”

  她想跳起来,却被我死死按住,“不!”

  她死命捶打我的后背,想让我放手,我感觉自己的东西被一个肉套包住,舒服极了。我用胳膊困住她的上身,下身用力狠狠捅了她一下,“不!”

  她叫声更尖,身子后仰,头向后,胸部向前挺,口大张,想喊却喊不出声来,停了几秒钟,身子软了下来,下面又喷水了。

  我强忍自己的欲火,不敢再放纵,否则她会受不了,阴气损失太多极伤身的,虽说自己不够痛快,却已经达到目的,没想到玉凤这么不经弄,上次没这样呀,难道是因为我太过亢阳的缘故?

  我将玉凤放下,看着身下湿一大片,忙从杭头柜里拿出两床被,给她铺一床,盖一床,虽说现在是中午,但已是秋天,热气中带着凉,不小心防范,极可能受凉,况且她现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我光着身子下地,找了块毛巾,上妩掀开被,替她擦汗,尤其是下身,擦了又擦,还抚弄了一会儿,又湿了,她的脸也红得不行,冷起脸来。我却不怕她,仍是肆无忌惮,她也没办法,这样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还好她没了力气,擦好后我再用被子包住她,打开窗透透气。

  我躺在她身旁,将她搂在怀里,这时她已经拿我没辄,只好乖乖的任我摆布,她盖着被,只露出头,我将她额前的乱发理了理,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将手插入她的头发里,抚摸着她的头发,静静的,没有说话。这是我从书上学来的,完事后,女人需要安抚,需要关怀,这是很重要的,这能让女人感觉到对方的爱。

  果然,玉凤安静下来,睡着了。睡得像个小姑娘,带着甜甜的笑,我真想永远跟她在一起,这样搂着她。九舅在外面肯定有了女人,对玉凤也不会太好,想到这里,我既有一丝高兴,又有一丝愤怒,胡思乱想了一阵,才想起要练功。

  我跑到姥姥屋里,在妩上趺坐,来炼化玉凤的阴气,效果不错,体内的阳气已泄得差不多,再加上阴气的加入,不知不觉中,两股气渐渐融合,化成一股精纯的气息,在三脉四轮中流转,轰轰然如雷鸣。

  睁开眼时,面前是姥姥、姥爷跟玉凤,看到他们的神情一愕,好像看到我醒了很吃惊一般。

首节上一节11/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