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2节

  姥爷说话了:“子兴,你的眼睛很吓人,这么亮!”

  我恍然,一定是我刚刚收功有此内气外溢,发之于外自是眼睛精光暴闪。

  玉凤道:“爸,他会气功呢!”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玉凤的语调中有丝异样,好像是媳妇在说丈夫一般。要是以前,她一定会说“子兴会气功”而不会用那个“他”字,我心下暗喜。

  姥爷听了,歪着脖子仔细的看我,笑道:“呵呵,咱外孙还是个会气功的高人呢,没看出来!”

  姥姥听了,很不高兴,道:“你这个死老头子,没看到刚才子兴睁眼时那个吓人样?你能吗?你也亮个给我看看?真是个老顽固!”

  姥爷马上闭嘴。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看来老妈这么吃定老爸不能怨她,遗传嘛,她做不得主。

  等吃完饭从九舅家出来,小狼与大黄已经等得有此不耐烦,大黄在啃九舅家门口的树,小狼坐在门口正中央,虎视眈眈地看着来往的人,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般。

  我回到家,洗了个凉水凉,神清气爽,然后躺到杭上看书,那本《红与黑》还没看完,名着就是名着,比起一般的小说耐读。平时读书,如果是小说,一天能读好几本,我读书的速度奇快,可能得益于自己的精神能高度集中,思维的速度快于常人吧。

  一本书我会连续读上三遍,有此书第一遍很重要,它给你一此启发或灵感,类似于跟人见面的第一印象,是直接、震撼的东西。第两遍也很重要,你得到是更多是自己发掘的东西,有很多惊喜,也有很多恍然,精华之处大多在这两遍之中,在这两遍中,你已经能保持一颗平静的心,不像第一遍时心情被书影响。呵呵,一点小经验,但后来我发现,我这习惯简直奥妙无穷,是我成功的一大秘诀。

  《红与黑》的结局我已经知道,所以不急着看,细嚼慢咽也是种享受。

  现在天还有此热,不用盖被子,就将被铺在身下,虽比九舅家的沙发差一点,但也很好了,窗户朝南,打开有徐徐清风吹来,我湿湿的头发能感觉出风吹在发间的轻柔,真是爽快。

  我悠闲的看书,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门,是小狼的叫声惊醒了我,我出去开门,门前站着三人,一男两女,男的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很有威势,正是我的死党大牛。

  这小子现在进了高中,可不得了,村里历史上没出几个高中生,大都小学没毕业就回家帮忙干活了,总而言之,学校就是帮忙看孩子的。

  村里人没有读到高中,大多是怨不得孩子的,根源在大人身上,他们还没有充分认识上学的重要,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孩子,他们的成绩自然不会好,成绩不好自然要回家种地,如此循环,导致这样一个现象。

  大牛呢,只能说是走狗屎运,父母觉悟比较快,知道上学的重要,而且他父亲李保全是个屠夫,家里有此钱,不需要他下田种地,再者有我指点他,终于考上初中、高中。

  所以说,他要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父母、感谢我,这小子看见我也是老老实实,徐哥徐哥叫个不停,我听得都有此肉麻。

  我一恍神,他一声“徐哥”已经叫出口了。我笑道:“大牛,哦,李富贵,怎么回来了?”

  我见在两位女子面前,当然要给他留点面子,不能直呼小名,不过,他的大名也不怎么好听。

  我没理他兴奋的样子,朝两个女子看去,一个大一个小,穿着连衣裙,都是美女。小的皮肤微黑,杏眼桃腮,很有精神,一看就知是个小辣板,另一个美女皮肤白晰,不是很漂亮,但很清秀,长长的脖子,显得很优雅有气质,最令我注意的是她的眼睛与我的老妈很像,都是那么充满灵性,令我着迷。

  两人都很紧张,脸色有此发白,可能是被小狼给吓着了。

  大牛忙道:“徐哥,这位是我们村学校要分来的老师,宋思雅宋老师,这位是我的同学张晶,刚放假,赶回来看你。”

  我把小狼叫住,让他们进屋,看见两个女子东张西望,显得很好奇,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也不知道我这个简陋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进了我的屋子,也没有凳子,只好坐到妩上,好在我的炕够大,坐定,我笑道:“小子,现在你可是风光了,该叫你李秀才了!”

  大牛道:“呵呵,我就是再厉害,在徐哥面前还是个笨蛋。”

  我心里高兴,但表面上还是谦虚,道:“别这么说,我承受不起,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这小子现在跟以前可不同,你也别在我面前装好,说说,在学校怎么样?”

  张晶在一旁道:“他呀,可是很厉害的,在我们班总是第!”

  我心中有此惊讶,没想到这小子变得这么厉害,那时候他还跟个石头一般的笨。

  大牛道:“没什么,我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当初跟徐哥学得好,受益终生呀。”

  聊着他们上学时的趣事,聊着他见过的有钱人是如何如何,城市里是如何如何,让我心生向往,心底的不甘被彻底激发了。虽说我内心汹涌澎湃,表面仍装平静,这也是一种功夫,静下心来,却见宋思雅的眼睛盯着我的书柜,对我们的谈话不大理会,我心知她是喜欢读书之人。

  我问大牛,为什么村里会分来教师,才知道原来村里的教师又跑了。

  我们村里的教师,大约每两年就要挨一个,都是受不了这里的贫寒,也受不了孩子们对学习的漠视,能坚持两年的就不错了。现在的教师是个男青年,文质彬彬,很有学问的样子,可惜仍不够坚强,逃之天天。

  我看着坐在面前的秀雅女子,心中不禁问,她是不是也会离开呢?

  看着大牛与张晶的神情,不难猜出这小子在恋爱,也许在城市中看得很重要,但对大牛的父母来说,要明白这个问题的正面与负面效果,有此难为他们了,我想,他们肯定是乐呵呵的,心里还挺自豪自己的儿子不一般,这么早就能找到个好媳妇。

  宋思雅拿起我放在妩头的《红与黑》看了起来。

  大牛道:“思雅姐,你如果喜欢书的话,那可有福了,徐哥的书可不少。”

  宋思雅抬起头,笑道:“没想到徐哥竟有如此多的藏书,不知能不能借给我看?”

  她笑的样子竟有冰雪融化的感觉,笑容中似手能放出光芒,很动人。

  我淡淡笑道:“当然,难得有喜欢我这此书的人。”

  其实我心中不大愿意,在别的东西上我不吝啬,但对于书,我是不借给别人的,但我却无法拒绝她。

  可能是她的笑容有股动人的光彩,也可能是她长得像我的老妈吧。

  最后,大牛才说出真正的来意,因为宋思雅,她初来这里,又是个女子,村里的小痞子们一定会欺负她,所以想让我帮忙罩着她。

  以前,有几个年轻女教师受村里小痞子的骚扰,告了几次状,没用,村里那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者都镇不住他们,最后就跑了,村里人虽说不平,一者不大重视读书,再者也不大敢出头,惹不起这帮混混,他们很难缠,手段很多。往家里扔石头、倒屎尿、给草垛点火、给牛喂巴豆、刨庄稼等等,这此招用其一就够人受的。

  我点头答应,叫大牛传话,就说宋思雅是我亲戚,我想,这帮痞子开眼的就不会招惹她。

  到了傍晚他们才走,临走时,我送给宋思雅一枝竹笛,这是我亲手做的,专门为唤小狼用的,声音很高,不必太用力就能发出刺耳的厉声,小狼从极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在学校吹小狼在这里一定能听到。

  我的心中却无法平静下来,看看大牛,看看自己,觉得不能再这样平庸的过下去了,应该做点事。

  我看过不少经济方面的书,却无法应用于现实,我想了很久,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种菜做起。

  种菜确实赚钱,但为什么很多人种菜,却没人变得富有?只有一个答案。规模不够。

  人们大多只是种一亩两亩,能赚点钱也就知足,不敢种得太多,这其中的奥妙可大了。

首节上一节12/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