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3节

  某个伟人有句话叫“解放思想”古语也有句话叫“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少财”一语道破其中玄妙。

  一亩地赚一百元,那十亩就赚一千元,这是个很容易的思维,但人们都不是这种思考模式,他们的想法是,一亩地最多赔十元,但十亩可就赔一百元了。

  所以他们不敢干大的,只要赚点小钱,够花就行了,用行话说就是“风险”人们不敢担太大的风险,毕竟关乎全家老少的生计。

  这个答案是我苦苦思索而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村里这么多人,只有九舅一家富了起来,其他人都是勉强吃饱,难道是因为九舅上过学?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最后,我看了一本叫《思考与致富》的书,深受启发,想到这个答案。

  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把种菜的规模扩大,反正我是光棍一条,不怕没钱,顶多赔个精光,况且我还有一身功夫,不致于饿着。


第六章 汇报工作

  吃了饭,先看会书,不能马上练功,饭后忌练功,得等上半个多小时才行。

  刚想练功时,门又响了,我有此奇怪,因为平常晚上没人过来,过去开门,却是卫强的媳妇,她脸色通红,身体微微颤抖,眼睛不敢看我,低着头站在那,很不自在的模样。这时天已经黑了,很静,我能听到风吹过田野,穿过枯草的啸声,偶尔几声牛叫,增添几分生气。她站在门口,身后是河与山,竟有股说不出的美。

  我大喜,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听话,真的来“汇报工作”但一想,卫强已经成了废人,定是不能行房了,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寂宾难耐,偷跑出来的。

  让她进屋,她一直是低着头,红着脸,走路很小心,很让人怜爱。我跟在她身后,她的头发有此湿,她身上散发出一股香皂的味道,看来她来之前才洗了凉,俏脸通红有大半是洗谅的缘故,她裤子很紧,将屁股紧紧拦住,能看到那浑圆的外形与屁股沟的样子,随着走动不停滚动,我不由得有此兴奋。

  进了屋,我一言不发,立咧把从后面她按到杭上,她腿站在地上,上身倒在妩上,俯身趴着,撅着屁股,我趴到她的身上,用下面坚硬的东西抵着她的屁股,能感觉到她屁股的厚实弹性,手已经钻到衣服里不停摸索,最后停在她奶子上,捏着奶头玩弄,笑道:“怎么,来汇报工作?”

  她没有说话,只是轻闭着眼睛,一昏任人宰割的模样,我嘻嘻一笑,手上加力,使劲捏着她两个奶子,软中带硬、温暖滑腻,很舒服,摸着它们从心中透出一种舒爽,随着我的捏弄,两个奶头渐渐硬了起来,我有此不喜欢,这样没有软着的时候好玩,就用手指使劲弹了两下,竟让她发出两声嗷嗷的叫声,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脸色更红,微微出汗。

  我放开她,起身,冷冷的对她说道:“把衣服脱了!”

  不知为什么,对着她,我总有一股暴虐的冲动,喜欢让她难堪、让她屈辱,看她既想反抗又难耐激情的挣扎。

  她起身,眼睛看着我,那眼睛像要滴出水来似的,水汪汪的极其诱人,好像胆子有此大了,敢这么直直地看着我。

  她的衣服脱得很慢,一件一件的,穿得还不少,终于脱光了,我让她站好,两腿大张,胳膊平伸,成“大”字型站,这是个很过分的要求,恐怕两口子之间也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在我冷冷的目光逼视下,她轻咬着嘴唇,脸色绯红的照做。

  我虽有此冲动,但并不着急,要慢慢的玩她,她的身材很好,大小适中的奶子,像粉团一样,雪白、翘立,腰也不粗,跟玉凤有得一比,屁股很大,形状很美,滚圆、结实、充满了肉感,像熟透的桃子,真想去咬上一口,平坦的小腹下漆黑浓密的毛发很细腻,不显杂乱,我听说女人的毛越浓,那方面的需求越大,她的阴毛很浓密,看来需求很大。那微微露出的肉缝,两片肉泛着红色,整个看起来如小馊头一般坟起,让我心血沸腾。

  我站在她的面前,用手从她的头摸起,嘴唇、脖子、奶子、肚骄、小腹、阴部,或轻或重,咨意无忌,无处不到,甚至用手指插到了她的穴里,另一只手插到她嘴里,用手指去抚弄她的唇与舌头,她口中呜呜叫,屁股扭动,受不了我的手指在她下面的抽插,像躲避又像逢迎,样子很骚。

  我抽出插在她小穴里的手指,狠狠朝她扭动的大白屁股打了一巴掌,道:“别动!”

  她马上停止扭动,好像有此清醒,看她游离的眼神,惭愧的表情,一定是怨自己刚才太放纵了。

  我变本加厉,用嘴去咬她雪白的奶子,香皂的香味掩盖不了她的肉香,我狠狠地吮着她的奶子,想看看能不能吸出奶来,虽说没有孩子不会出奶,我仍要实践一番,可不能听什么就是什么。

  她喉咙里又发出哦哦的呻吟声,身体里像有千百只虫子在爬一般,让我听得也痒痒的。

  我的手一边插着她,一边摸那颗在两个肉片顶的小肉芽,她像被电着一般,我摸一下,她颤一下,没弄两下,她就尖叫一声软了下来,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使劲在她大屁股上打了两巴掌,叫道:“站好!”

  她勉强站着,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要倒下一样,我道:“既然你站不住,那跪下吧,给我脱下裤子。”

  她求之不得,立竟跪了下来,用无力的手来解我的腰带,她的皮肤很白,胳膊很健美,可能是劳动的原因,两只胳膊抬起时将两个奶子挤住,很美,我的下面又硬了几分,裤子解开,脱下来,我的肉棒直直的挺立着,又长又粗,火红的样子像一根烧红的铁棍。

  她仰着头,看着我,等着我的吩咐。

  我笑道:“用嘴含着它!”

  说着还抖动了几下肉棒。

  她面露难色,嗫嚅道:“不行、不行,太脏了。”

  我脸色冷了下来,道:“你不听话?难道在家没给你的汉子含过?”

  她快哭出来了,轻声道:“没有,从来没有。”

  我有此欣喜,道:“那就该学学,快!含着它,不要用牙齿,用舌头卷住,弄疼了我可饶不了你!”

  她一脸厌恶的靠近它,闭着眼,含住了肉棒,可惜她的嘴太小,竟只能容得下一个头。我道:“像吃冰棍那样。”

  不知道她有没有吃过冰棍。

  她努力的吸吮着我肉棒的头,学名叫龟头,好像渐渐不再嫌它脏。

  我不时轻声指点一下她该怎样做,其实我也是现学现卖,从书上看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有此力竭,唾沫直流,口却没力,我看也差不多了,就让她站在地下,俯下身来,两手扶住妩沿,将屁股使劲撅着,我从后面将肉棒捅进去。

  这样很刺激,很紧,她的小穴比玉凤的深,竟能让我插进去大多半,比较过瘾。

  我扶着她的大白屁股,狠狠的捅,发出唧唧的声音,她的小穴不断涌出水,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地上,成了一滩。

  随着我的捅动,她的身子也一耸一耸的,头发散开,像刚洗过一般,我一时兴奋,狠狠打她屁股两下,挨来两声尖叫,她渐渐开始主动迎合我的捅动,屁股扭动,两眼朦胧,我看着她的骚样,想到她的男人卫强,不知道他现在是否知道自己的媳妇被搞成这样,想到这里我的棒棒更加坚硬,更用力干他的媳妇。

  她终于禁不住我的捅刺,一声长长的尖叫,声嘶力竭,软了下来,趴到杭上。

  我也不去勉强她,只是将肉棒插在里面浸着,暖暖的,很舒服。我问道:“你来这里你男人知道吗?”

  她勉强笑了笑,道:“他被一群狐朋狗友唤去了,说是见见新来的教师。”

  我一愣,猛地一惊,暗道一声不好,忙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她惊奇地看着我,两腮桃红,娇艳动人,我却没有了心思,急切的再问一遍。

  她道:“可能有一会儿了吧,我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喝酒,现在差不多了吧。”

  我轻舒一口气,叫道:“小狼!”

  小狼撞开门跑进来,把她吓了一跳。我的心放下大半,宋思雅没有吹过竹笛,说明还没什么事,但也不能排除来不及吹的可能。

  我快速穿上衣服,不理会躺着的她,带着小狼冲出去。
首节上一节13/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