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4节


  我疯了般向村西头的学校冲去,心中不由得暗骂,干嘛把学校建在那么远的地方。随着我运功,脚下越来越快,竟如奔马一般,眼前的景物一闪即过,令我眼花撩乱,但心理着急,恨不能插上两对翅膀瞬间飞到,还好这条街比较直,没有那么多拐弯,让我能放开速度跑。

  学校是建在村西头的半山坡上,但相隔村民不远,因为那里也有几户人家,所以不能说是偏僻,但清静是必然的,当初也是抱着这个原则选在那里建校,一个大院,里面一排房子,很简单,还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可惜这老头耳聋眼花,人走到他面前他也不知道,纯粹是个摆设。

  当我发疯似的冲进学校里,却没看到我预想到的一幕,反而是很好笑的情景,五个人抱着一个人,那个人在挣扎,是卫强,我跟小狼隐起身子,站在暗处,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卫强口中不停的喊着:“放开,放开,让我进去,没什么好怕的,老子不怕他!”

  一边用力,想甩开那五个小青年的束缚。

  “强子,听哥哥的,那人我们惹不起,真的是惹不起,这次一定要听哥的,强子!强子!”

  一个显得比较沉稳的小伙子一边抱着卫强的胳膊一边劝道,这个人是李明理,没什么恶迹,看起来很老练。

  卫强反倒更来劲,大嚷道:“谁说我惹不起他,我就要惹惹,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啪!”

  卫强的脸上挨了一耳光,是李明理打的。

  他铁青着脸,狠狠瞪着愣在那里的卫强,冷冷道:“你怎么就听不进人话呢?你以为我在害你呀,你知道那个人有多厉害吗?那次卫驴子十几个人去打他九舅,被他一眨眼的工夫全放倒了,我是亲眼所见,就凭你想去惹他?不是我小瞧你,你呀,差得远了!我们这几个绑在一块儿,也不够他一巴掌。你知道那个女人口中的竹笛是干什么用的吗?你什么也不知道,纯粹是个傻冒!找死!”

  说着说着,火气上来,一阵大骂。

  旁边一个小伙子好奇地问道:“明理,你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吗?”

  另四人也好奇地看着他,卫强停止挣扎,把耳朵竖了起来。

  李明理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知道他那条狗的厉害吧?”

  其余人忙点头,小狼在村里恶名昭彰。

  李明理道:“那个竹笛就是唤它用的,以前我见过,他一吹那竹笛,那条狗就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你们想想,他给了那女人竹笛,一定是为了应付现在的情况的,如果她一吹,哼哼,我们就完了!”

  其余的人脸色变了一下,定是想到了小狼的凶狠。

  一个小伙子拍拍卫强的肩膀道:“强子,别逞能了,光是那条狗就够我们受的了,你不是没见过,它比狼还要凶!”

  卫强软了下来,想必也明白了他与我的差距。实力比人强,光凭勇气没用的,这点,他们都清清楚楚。

  “走吧!”

  李明理叹口气道。

  几个人垂头丧气的走出学校的大院,那个看门的老头子却看到他们,上来询问,结果被他们不耐烦的骂了几句。

  我在暗处看着他们走出去,没有现身,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意,并不想正面与他们冲突,有威慑作用就够了,办事就需要把握好火候,过犹不及,至于卫强,我自然会找机会收拾他,这小子如此狂妄,上次吃了我的暗亏仍不觉醒,是自寻死路。

  反倒是这个李明理,头脑冷静,知道进退,是个人才,我忽然有了收揽他的念头,而这时又有一个念头窜入我的脑中。将村里的痞子们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团体,这个想法在我脑中越来越清晰,心中激情渐起。

  村里的痞子们平时不大做事,喜欢闹事,但没什么大恶,只做此偷鸡摸狗、吃喝嫖赌之事,再来就是打架,不是跟邻村的痞子们打架,就是打村里的人,总之是横行霸道,村里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拿这此人没办法,如果有什么事得罪了他们,顶多就是拉拉关系,看跟哪个小痞子能攀上点关系,再出动一此有威望的老人给帮忙说合,如果没什么大事,也就算了。

  呵呵,我们村子里,可以说任何人跟其他人都有亲戚关系,你去找总是能找到,所以这此年也没什么大事,实在不行,只要装傻任他们打骂,也就过去了。

  但仔细寻思,这此人都是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有着充沛的精力,只要找到一个好的渠道,可以化废为宝,而且他们还很好控制,想到这里,我更没有理由反对自己刚才的想法了。

  脚边的小狼有此不耐烦了,呜呜了两声,我醒回过神来,抛开心思,向那个亮着灯的屋子走去,这定是宋思雅的屋子。

  我敲敲门,里面传来她的声音,道:“谁?”

  声音有此颤抖,我想她可能被吓着了。

  我柔声道:“宋老师,是我,徐子兴!”

  门开了,宋思雅脸色苍白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手中仍拿着我给她的竹笛,握得紧紧的,手太用力都没了血色。

  我对她笑了笑,柔声道:“没事了,吓着了吧?都怪我照顾不周,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她呆了呆,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秀雅,猛地扑到了我的怀中。

  我身体一僵,被她的举动弄得没了反应,没想到她会这样。

  随后心中了然,她一个弱女子,在黑夜里被几个流氓围住,心里充满绝望,而那个救命的竹笛,并不知道是否有效,但那是一丝绝望中的希望,她定然是心里充满矛盾,怕自己吹响竹笛却没什么反应,那么一切将多么悲惨的,所以她才将竹笛抓得那么紧,手都快出血了。

  我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心中却充满了温馨,没有那种欲望,这很罕见,我也有此奇怪。

  我只想这样抱着她,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她哭了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仍在我怀中,不出声,我也不出声,我感觉出了空气中的尴尬,搂着她腰肢的手松了下来,那里软软的、细细的,抱着很舒服。

  她推开我,满脸红云,有此不知所措,转过身去,坐到了她床上。我也有此讪讪,将门带上,打量她的屋子。

  屋里很整洁,也很简单,没有妩,是张木床,这也是为了照顾教师,很多人不习惯睡妩,城市人睡的都是床。这玩意儿还是稀罕之物,是村里著名的巧匠卫世昌照着电视上做的,还挺像一回事。一张桌子放在屋子中,上面放了此书与两叠作业本,还有一个柜子,就这此而已,确实很简单。

  她低着头坐在床边,手里仍拿着那个竹笛,在慢慢的摆弄着。

  我打量完屋子,开口说话,道:“宋老师,他们没怎么样吧?”

  她抬起头,恢复平静,眼神仍有此羞意,微微躲闪着我的眼睛,道:“没有,他们没进来,听到我说你的名字就没敢进来。”

  我舒了口气,道:“还好还好,都怪我有此大意,没想到这帮家伙这么大胆,回去一定要教训教亦他们,放心,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她轻轻一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他们听说了你的名字,竟然不敢进来。”

  我有此得意,脸上却不动声色,道:“也没什么,只是我比他们能打架而已,别的我可能还不如他们。”

  她已经放松了下来,脸色自然,在灯光下有种说不出的动人,她笑道:“早就听大牛说起你,他对你是崇拜得不得了,好像没有你办不成的事,听说我要来这里教学,就要我去见见你,说是让你罩着我,也只有你能帮我,我起初还不大相信,现在才知道你果然不凡呀!”

  我心下有此了然,她称大牛叫大牛,而不叫李富贵,足以说明他们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戚,很可能是近亲。
首节上一节14/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